• 第四十七章、身正不怕影子斜
  酷c匠网{5永a_久免M费看、小《说

  季子文一愣,然后反应过来,马上扶住辉伯道:“折煞晚辈了。”

  辉伯笑着直起腰,抚须而笑道:“老夫不该问这些,只问你可有信心胜付鳌。”

  对方如此名理,没有就这个问题打破砂锅问到底,让季子文松了口气,他笑笑说:“要是之前不了解付鳌,我难免栽在他的阴谋手段上,但既然有辉伯你提醒,我要是在输给他,岂不是对不起您。”

  辉伯哑然失笑:“你小子,就算这样,他要在你食物中下毒,你如何解决。”

  “只需要如此这般……”季子文将自己心中打算娓娓道来。

  辉伯越听越是高兴,道最后甚至双眼发亮,开怀大笑道:“好小子,果然奸猾得很。”

  “您可是用错词了,我这是聪明。”季子文脸上带着笑意。

  ……

  次日,天还没亮,季子文聚集了一班农兵,提着一只死掉的黄鼠狼去找校场找付鳌。

  付鳌这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作为一个军人很合格,平日里农兵只有月初和月中参与军队的集训,其他兵将每日都由这位都伯带领,操练不辍。

  一大队农兵人人脸上都带着怒气,那分气势那里是平时的样子,所以他们一出现,校场让的百余人就注意到了他们。

  付鳌肩上扛着将士用以训练气力,重达三百余近的巨大原木大踏步走过来,他赤裸着上身,身上箭痕刀疤不少,看得出他确实是个打过仗的人,这倒是让季子文留心,对他的轻视又少了一分。

  “季子文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纠集农兵私闯校场,你要是给不了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依军法办你,你知道是什么罪吗?”付鳌大声呼喝,和平素的样子完全不同,这才是一个军人该有的样子。

  “都伯大人息怒,私闯校场罪同通敌,当五马分尸,但今日之事确实重要,事出有因,望大人明鉴。”季子文不卑不亢,双目坚定的看着付鳌说道。

  “砰!”

  一身震响,付鳌将肩上的巨木贯在地上,这校场的地面都夯得极严实,硬得像是花岗岩,却被这一下生生砸出一个大坑,他凶狠的看着季子文,低吼道:“说。”

  “禀大人,我们发现有人在军中配发的肉食中下毒!”季子文拱手,双目中闪烁着冷光,看着此刻煞气凌人的付鳌,没有丝毫惧意。

  付鳌眼中的戾光差点涣散,脚步微微向后退了一步,差点一个踉跄,季子文虽然是简单一句话,但是落在付鳌耳中却如同是惊雷,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季子文竟然会将这件事情放在明面上来说。

  以前的那些人和自己斗,那个不是吃了亏之后,打碎牙和血吞,那里有季子文这么蛮横的,这种事情怎么能放到台面上来说。

  他转念一想,以前那些人和自己一样,身上都有阴私,都动力其他手段,那里敢将这些事情放在明面上,只有季子文,这小子从来就没有用过不正当的手段。

  此刻的他终于明白季子文为什么要冒着罪论通敌的大祸纠集一帮农兵,他这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啊,将事情挑在明面上来,不仅让自己没有办法针对他,反而还被他给将了一军。

  “好!”付鳌喝了一声,看着季子文的目光都在冒火,这下子让他怎么办。

  季子文眼中有了些笑意:“大人这是在为什么称好,难道觉得是有人在军营中配发的食物上下毒是好事。

  “不,本都伯是觉得你们能提前发现这件事情是好事。”付鳌脸色变得阴沉,因为季子文说话的时候没有压着声音,反而还用才气扩音,让整个校场上的人都能听见两人的对话。

  “大人明鉴,这件事情一定要彻查,竟然有人在军中的食物里下毒,这如果是妖族所为,恐怕要威胁到整个边防。”

  “若是军中之人所为,更是罪同判国,大人刚刚还说草民私闯校场是大罪,相信对这件事情,也不会怠慢,所以草民斗胆犯上,请大人发文烽火关刘都尉彻查此事,以免是妖族图谋不轨。”

  季子文开口大呼,义正言辞,才气加持自身,让他说出去的话十分沉重,像是落在大地上的巨石,振聋发聩。

  旁边的辉伯眼中闪过异彩,这小子果然是举人文位,秀才说话轻言细语,举人开口掷地有声,进士一言舌绽春雷!

  季子文开口如同大石砸地,这不是举人之力是什么,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辉伯认为自己确定了季子文的文位之后,心中依旧吃惊,他要是知道季子文实际上只是个秀才,不知道会作何想。

  付鳌被他说得哑口无言,要是论文位,这位都伯不过相当于一个童生,如何与季子文相争,他眼身急闪,急中生智道:“既知犯上,你怎么敢多说,此事本都伯自然会彻查,何须上报都尉大人,更用不着你一个农兵操心,种好你的地,干好你的活儿才是正理。”

  季子文心中微微一笑,这付鳌本就不是笨人,这时候能说出这种话也在情理之中,他拱手道:“草民失礼,只是此事事关重大,都伯大人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们一个交代,我等农兵也是季国子民,此事更关系边防安危,大人当早日解决。”

  话音还在回荡,他身边的农兵就都吵嚷起来,平素里他们那里敢这么说话,只是此时有季子文带着,他们才敢开口,这些人可不知道肉中有毒是专门针对季子文,在季子文说了肉中有毒后,他们才跟着过来讨说法。

  付鳌眼神变得阴鸷起来,手底下的兵也开始吵嚷,毕竟在食物中下毒,事态越发不可收拾。

  季子文将这件事情挑上明面,在军中食物里下毒,那可是罪同叛国,比通敌还要严重啊!

  为了维系军队的秩序,他必须要拿出对应之法,不然惊动了上面,他这个都伯就做到头了。

  “好,三日之后,本都伯就给众将士一个交代。”付鳌眼中闪着狠光:“今日的集训就此结束,这三日死亡谷禁严,巡查人手增倍。”

  说完,他裹着浑身怒气而去,所有人都以为这位都伯大人是在震怒于有人敢在军队中的食物中下毒,只有季子文和辉伯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