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两天,季子文一直在竹楼里没有出来,这又如何做到的?付都伯猜想他应该达到用才气御剑的能力,在深夜操纵宝剑去劈砍黑灵石,除此之外,他应该还会使用剑气,这样在劈裂黑灵石才能做到迅速快捷,无法让人发觉。

  想到这里,付都伯不禁啧啧称赞,不过虽然心里佩服他,但是没忘记两人还有一场决斗,一旦输了自己得由季子文掌控,他自然不愿出现这样的结果。

  他转过头看到季子文,笑道:“小子,四天后,咱们就在广场上决斗,你可得小心了,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说完,他带着士兵朝山下走去。

  付都伯回到家里,暴跳如雷,怒火十丈,拿起大刀在后院狂舞起来,地面上飞沙走石,尘土飞扬,释放的才气震动得树木摇晃。

  过了许久才缓缓平息心头的怒火,叫人把李昌找来。

  他坐在大堂内的椅子上,看着快步走来的李昌,气呼呼道:“那小子诡计多端,你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我才能百分百打赢他?”

  李昌不假思索道:“大人,你可别忘记自己的最常用的办法。”说着,他嘻嘻一笑。

  遇到棘手的问题事,付都伯往往会选择下毒,他曾经练过药,对毒药和下毒机巧有一定的了解。不过他摇头道:“可是这该怎么下,季子文对我现在是处处提防,怎会轻易上当。”

  李昌细小的眼睛闪过一抹狡猾的笑容,说道:“季子文的食粮都是军队发放的,只要我们在里面加了调料,那他们岂不是中毒。”

  这话让付都伯开怀大笑起来,一手拍打在李昌的肩膀上,从怀里取出一包药,说道:“好,这事你赶紧去做,不过只能让他实力减弱,却不能毒死他。”

  李昌点点头,接过药便离开了。

  %更t新最快yG上酷匠Ym网%

  过了一天,季子文正盘坐在房间里阅读《圣道实录》里面的诗文,听到门口传来敲门声,便走过去开门,只见一个士兵站在门口,提着一块肉。

  士兵说道:“这是这个月配发的肉食。”

  不管是那个兵种,每个月都会配发一定的肉食,根据级别的高低获取相应的数量。

  送过肉,那个士兵也没多说,就离开了。

  季子文提着肉拿到厨房内,向城东走去。这些天的交往,季子文知道辉伯住在城东,不过一直没有时间去拜访,乘着刚刚分到肉食,正好可以去看望他,顺便请他来吃晚饭。

  穿过凹凸不平的街巷,来到辉伯所说的地方,看到不远处有一件土坯房,上面盖着茅草,里面传来呼噜声,那声音十分熟悉,正是辉伯发出的。

  他走了过去推开门,屋内十分昏暗,里面空荡荡的,在屋角有一张床,上面正躺着辉伯,在他旁边的墙上挂着那个纯黑色的宝剑。

  听到开门声,辉伯立马醒了过来,转头一看,竟然是季子文,便竖起身子,笑着说道:“子文,你怎么有时间来看我,过几天你不要和付都伯进行比赛吗。他可不是一般人,猎杀了不少妖魔,拥有雄厚的才气,你可得多抓紧时间修炼。”

  季子文走到辉伯床边坐了下来,笑着说道:“修炼才气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提升上去,今天军队里配发肉食,我一边来看望您,同时请您等会一起去吃饭。”

  辉伯的眼神忽然变得凝重凝重起来,急忙问道:“你可曾吃了?”

  看到他的神情,季子文顿时感觉到事情不妙,便实话实说道:“不正是来请您一起去吃吗,你没来,我们哪里会吃呀。”

  听到这句话,辉伯顿时放松下来,微笑道:“幸好你没吃,不然你就中计了。”

  季子文疑惑道:“难道军队里分配的肉食有问题?”

  辉伯点头道:“正是,你现在还刚来没多久,不知道军队分配肉食的时间,只要没有发生战争,都是每月十五,现在是腊月十三,还不到时间。此外,付都伯最喜欢用毒,现在你和他就要进行决战,他肯定想在肉中下毒,降低你的战斗能力。”

  “此人真是阴招百出。”季子文双目一凝道。

  辉伯缓缓道:“付鳌虽然喜欢使诈用毒,不过说话倒还守信用,说到做到,不然我早就灭了这小子。”

  虽然都伯一职不算大,但毕竟是死亡谷最大的官职,乃是朝廷命官,住所又有几十个士兵把守。辉伯居然说要灭他,就如要杀一只鸡那么容易。

  在密室接触那几天,季子文从那把纯黑的剑就发觉辉伯不是一般人,之后他初次到黑灵石所在的山顶,他竟然肆无忌惮地拿着羊腿到那里,现在看到辉伯家徒四壁,平时却经常有肉吃,这充分说明他绝非寻常。

  过去几天的交谈,辉伯却一直对往事避而不谈,所以虽然交往时间不短,但是季子文对他了解不多。

  刚才听辉伯的话,季子文知道他应该对付鳌比较了解,于是问道:“辉伯,可否说一下付鳌是如何当上都伯的?”

  辉伯说道:“这小子以前也是农兵,拥有喜欢使诈和用毒,暗中把上级给害死了,但是为人讲信用,受到其他士兵的拥护,所以就当上都伯,掌管死亡谷。”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此人和别人打赌,喜欢在打赌过程中使诈,只要不中他的奸计最终赢了,他还是会兑现诺言,所以你现在得万分小心,好好提防他。”

  季子文点头道:“我会万分小心的。”

  这几天的认识,辉伯知道季子文体内的才气十分雄厚,猜想他现在最起码拥有举人文位,于是说道:“子文,你什么时候拥有举人文位的?现在体内的笔魄是否厉害?”

  “这……”季子文犹豫,他现在不过是秀才文位,才气因为吸收大学士遗宝上的才气,和圣道实录等种种原因,直追举人,辉伯这才误会。

  看见季子文面露难色,辉伯立时反应过来,自己失言了,论语中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话是说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也不要强加在别人身上,他自己身上就有秘密,这时候怎么好询问这种关于季子文隐私的事情。

  想明白这一点,辉伯马上起身,对着季子文一礼,郑重道:“子文莫怪,是老夫失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