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晌午,付都伯派一个士兵到李昌那里,询问情况。

  回去后,士兵如是告诉付都伯,说季子文像往常一样在竹楼上和辉伯喝酒。

  听到季子文十分淡定,没有任何举动,付都伯反而坐立不安起来,上一次的经历让他不敢对季子文大意,知道这小子非同一般,十分精明。

  他在宽阔的大堂内来回走动起来,越想越不明白,这可是最后一天,要是再不劈砍黑灵石,那就是有能力也没时间了,毕竟要劈砍如此巨大的黑灵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黄昏时候,季子文在竹楼上和辉伯谈笑自若,似乎已经忘却劈砍黑灵石的事。

  看到季子文到现在还没有动静,李昌不仅没有露出笑容,反而更加觉得这事有些诡秘,那天他明明看到季子文随手一挥,便在黑灵石上劈砍出一个口子,手中有如此利剑,劈开黑灵石并不是件难事,但是他却整日和辉伯在竹楼上饮酒畅聊。

  他照例来到付都伯的住所向他汇报情况。

  付都伯正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听到李昌熟悉的脚步声,魁梧的身子立马爬了起来,急忙问道:“季子文有没有离开竹楼,黑灵石怎样?”

  李昌摇头道:“季子文依然寸步不离竹楼,黑灵石也没有出现裂纹。”

  付都伯右手摸着嘴巴,咂咂嘴,眉头紧蹙,疑惑道:“他难道真的想死了,现在还没举动,你今晚带人好继续监视竹楼,另外派八十人弓箭兵埋伏在黑灵石附近的草丛里,这是最后一晚,他肯定会去那里劈开黑灵石的。”

  李昌点点头,往外走去。

  他在兵营里点好人马,按付都伯的吩咐去做。

  当天晚上,守护在竹楼附近的士兵没有看到天空出现黑影。

  埋伏在黑灵石旁边的士兵,在李昌带领下,各各打起精神,蛰伏在草丛里,双手拿着弓箭,眼睛死死盯着黑灵石,一副摩拳擦掌,蠢蠢欲动的样子。

  此时正是大寒天,夜里的温度挺低的,又在山顶上,朔风呼啸,吹得草木哗啦作响,那群士兵被冻得瑟瑟发抖,但却不敢丝毫的懈怠,越接近天亮,季子文出现的可能就越大,他们也就必须愈加提起精神。

  从黑夜一直等到天明,却丝毫没看到季子文的身影,黑灵石安然无恙地躺在山顶上,这时,李昌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现在已经过了约定的日期,即使季子文把它劈开也没用。

  他派一个矫健的士兵跑回去禀报付都伯。

  士兵兴冲冲跑进城内,来到付都伯的住所。

  付都伯早早就起来,坐在大堂的椅子上等李昌发回消息,看到报信的士兵一脸兴奋,知道黑灵石还没被劈开,大笑道:“不要禀报了,你在叫一些士兵随我去抓季子文。”

  说完,他转身走到后院,拿起一把长刀,迈着大步走出屋子,来到外面,那个士兵已经带来六七十人,整装待发地站在门口。

  付都伯高兴地说道:“这次定要活捉季子文,绝不能让他逃掉。”

  那群士兵举着兵器,高呼起来。

  付都伯右手一挥,声若洪钟地说道:“出发。”

  他们浩浩汤汤往竹楼走去。

  来到竹楼,付都伯径直走到楼上,一刀劈开季子文的房间,只见他穿戴整齐,脸带笑容,兴致昂扬地和辉伯下着围棋,翠萱也端坐在旁边,看着他们下棋。

  看到这一幕,付都伯楞了一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死到临头,季子文居然还有兴致下棋,又转头瞅了一眼翠萱,只见她也是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

  他皱了一下眉头,随即说道:“把季子文抓起来。”

  众士兵纷纷向前,刚走到季子文身边时,他站起身子,淡淡地扫了一眼付都伯,笑道:“我已经等候多时了,现在一起去看黑灵石,看它是否已经劈开。”

  付都伯大笑起来,瞳孔微缩,冷冷说道:“不用看了,尽早李昌已经派人禀报我,那块黑灵石到现在还完好如初。”

  轻轻笑了笑,季子文平静地说道:“要是你输不起的话,当初就别赌,既然黑灵石没被劈开,为何你不敢一起去看。”

  付都伯略微思索一下,随即说道:“好,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说着,他带几十个士兵朝城外走去。

  走了一会,他们来到山脚下,付都伯仰头一看,只见硕大的黑灵石确实还在上面,并没有被破坏,于是转头对季子文喝道:“现在你可看见了,黑灵石并没有劈开。”说着,他向士兵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把季子文抓住。

  季子文又笑道:“不到上面,那里看得清楚,不妨到山顶看一看。”

  _看n正Z版/7章RL节上=酷d:匠网aH

  付都伯重重地哼了一声,说道:“看来你是想死在上面,我就成全你。”他们又继续往前走。

  来到山顶上,李昌向付都伯施了施礼,斜着眼瞅了一眼季子文,眼角微微皱起,露出阴狠的笑容。

  付都伯绕着黑灵石走了一圈,除了那道小小的口子外,没有看到任何裂纹。他偏着头看着季子文,瞪着大眼睛,说道:“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

  季子文笑而不语,环视四周道:“大家稍稍让一下。”

  除了辉伯,众人皆不明白他这样做的原因,但是还是照他说的去做。

  付都伯远远盯着季子文,看他到底要做什么,只见季子文拿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向黑灵石砸去,刚刚碰到上面,轰隆一声,巨大的黑灵石顿时坍塌下来,化为碎片。

  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让众人都楞住了,刚才明明没有看到裂纹,他竟然用如此小的石头把如此巨大的黑灵石给击碎了,这彻底超出他们的想象。

  付都伯久久才回过神来,急忙跑到破碎的黑灵石前面,只见许多黑灵石上有深深的刀痕,恍然大悟,原来季子文用剑在黑灵石上面劈砍,黑灵石如此高大,自然无法看到石顶,表面看起来黑灵石十分完好,实际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里面早已破碎,只是没人碰它,尚且没有倒塌,只要施加一点外力,都可以让它立马坍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