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都伯坐在一张檀木椅子上,右手扶着扶手上,铜铃大的眼睛紧紧盯着那个士兵,问道:"季子文还是像以前那样没有打造兵器?"

  士兵笑嘻嘻道:"正是,他整日和辉伯喝酒,从没打过铁,我天天看那间密室,不管哪个角落都没有兵器,每次送饭都没看到一丝火星,他肯定是觉得自己做不到,最终放弃了。"

  那个士兵当然不会说自己这几天根本没有去看铁门后面的那件房子,因为付都伯最厌恶手下的人没把他交代的事做好,这样肯定会狠狠揍他一顿。

  付都伯略有所思,从季子文来报到那天看,似乎他并不想是轻浮之人,当初满口答应,想必还是有几分把握,但为何这些天他却没有丝毫动静,难道他真的放弃了?

  沉吟一会,他最终认定是季子文觉得难以完成放弃了,脸上浮出浓浓的笑容,得意道:"乳臭未干的小子,还敢跟老子斗,纯粹是找死。"

  说到这里,他脑子里浮现翠萱清秀美丽的脸蛋,眼睛里顿时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他转过身,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袍子,随手一甩便披在身上,跨着大步朝翠萱所住的竹楼走去。

  明天季子文就要交差,一个人在十天内打造五百件兵器,无比艰难,翠萱也担心他完成不了,躺在竹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这时却听到外面响起急促的脚步声,立马警觉起来,起床穿上衣服,走到窗户旁边,透过缝隙看到月光下正走着付都伯。

  他脸上挂着淫笑,双眼看着竹楼上面,兴冲冲向自己这边走来,翠萱知道来者不善,想到季哥又不在身边,不禁十分担忧。

  付都伯走到翠萱所睡的那间房,推动着房门,可是却被翠萱死死堵住。他微微一笑,用身子猛烈一撞,硬生生把门撞开。

  看到付都伯大摇大摆走向自己走来,翠萱骇得连忙往后退,不过房间比较小,没几步就退到床前没法继续往后走了。

  付都伯上前几步,死死按住翠萱,哈哈大笑道:"从明天起,你就是我的了。"

  翠萱怒道:"你竟然说话不算数,明明说好了十天为限,但是你却出尔反尔,现在竟然敢轻薄我。"

  说他不守信用,付都伯立马变了脸色,说道:"我付鳌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说完连忙收回双手。

  "我和季子文约定十天,在十天之前,我绝不会动你的,也不会动他,但是过了这个期限,那可就别怪我了。直到现在。季子文还没打造出一把兵器,肯定是放弃了。"付鳌继续说道,说话的同时灼热的目光不忘在翠萱的娇躯上游动。

  翠萱连忙反驳道:"季哥性格坚强,说到做到,怎么会轻易放弃了,你是在骗我。"

  看到她全然不信的样子,付鳌一阵好笑,说道:"我的属下天天都检查打铁房,从没发现一件兵器,那些粗铁也没动过,难道他还是神仙不成,能够吹口仙气化为兵器。"

  说完,他也不愿多呆,转身往回走,洋溢在脸上的兴奋之情呼之欲出。

  独自在房子里的翠萱坐在床沿上,一脸的忧虑,看付鳌刚才的表情,似乎并不不像骗自己。她微仰着头,望着窗外惨白的月光,深深地叹息一声。

  拂晓时分,翠萱就起床了,穿着衣服,稍稍洗了一把脸,走出竹楼向付鳌所住的地方走去。

  来到付鳌的屋前,他正往外面走,看到翠萱,立马笑嘻嘻走了过来,双眼盯着她,故作温柔道:"我的美娘子,你怎么徒步走到这里了,要是你想我,我可以派人去抬你。"

  酷S7匠d“网KE正n版首发

  翠萱啐道:"快带我去看季哥。"

  "好,今天就让你看个痛快。"说着,他打了一个手势,身边的护卫给翠萱蒙上黑布。

  走了好一会,他们来到密室前面,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丝的声响。

  付鳌淡淡一笑,揭掉翠萱眼睛上的黑布,拉了一下横木杆,石门顿时向上升起,只见季子文正躺在床边的地板上,睡得正舒服,辉伯则横躺在床上,背对着大家。

  密室中央的火炉没有一丝热气,铁锤静静地放置子在地上,四周没有一件兵器。

  看到眼前的场景,付鳌哈哈大笑一声,斜着双眼用得意的神色看着翠萱,说道:"现在看清楚了吧。"

  翠萱没有理睬他的话,径直走到季子文身边,把他推醒。

  季子文睁开疲倦的双眼,看到翠萱,便连忙问道:"你怎么也来了?"这时,辉伯也转过身,淡淡地扫了付都伯一眼,心里暗暗笑了起来。

  翠萱担忧道:"你真的没有打造兵器吗?"

  季子文故意装出难看的表情,耸耸肩膀,用无奈的语气说道:"付都伯深思熟虑,我哪能打造出那么多兵器。"

  翠萱转过身,恨恨地看着付鳌,怒呼呼道:"纯粹是你故意刁难季哥,这才让他完成不了。"

  付鳌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苦道:"明明是季子文那小子无能,信口雌黄,自己明明做不了,当初却满口答应。"

  愤愤地瞪了他一眼,翠萱转头看着季子文,见他眉头微皱,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不禁忐忑不安起来。

  "把他抓到外面杀了。"付鳌下令道。

  两个身穿重甲的士兵快步上前,伸手去抓季子文,这时翠萱伸开双手挡在前面,清澈如水的眼珠里闪动着害怕的眸光,叫道:"走开,不许你们抓走季哥。"

  这时,季子文拉住她的手,温和地说道:"放心吧,他们奈何不了我的。"

  付鳌鄙夷道:"小子,难道你还想说话不算数,跟我们来硬的。"此人虽然好色,也爱耍动卑鄙的手段,但是说话算话,最厌恶出尔反尔的人。

  季子文摇头道:"愿赌服输,只是在抓我之前,也应该检查一下整个密室。"

  付鳌笑道:"整个密室就那么大,还需要检查吗,如果真要检查,就只有……"说到这里,他脸色全变,心里喃喃道:总不会他真把兵器放在铁门后面的房间吧。

  心里这样想,快步走了过去,他一手抓住铁门,迅速推开,只见比人还高的兵器堆放在眼前,散发着银白色的光泽。付鳌从小就和兵器打交道,一看便知这完全不止五百把兵器,他震惊不已,连连说道:真是精明,竟然瞒天过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