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在这时候,季子文隐气爆发,冲击付都伯,急色的付都伯顿时被冲到在地。

  他心中惊讶,强大的才气压得他呼吸都困难,他猛然回头看着淡然的季子文,不明白这个农兵为何会有这样的手段。

  “大人,你这样行为不检,如何为官,在下虽然只是一介农兵,但是也能将参你的文书送上都尉大人的桌案,倒时候都尉一怒,你就不是摘帽子,是摘脑袋!”

  季子文语气铿锵,身上隐隐有才气光华显现,付都伯心中惊骇,猛然站起来,知道今天这事没戏了,但是他怎么甘心这样被季子文欺辱。

  “小子,老子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既然到这里当农兵,就得听老子的,你来得正好,老子这里缺五百把剑,十日之内你给老子铸剑五百,不然我这里军法不是吃素的。”

  “好,答应你。”季子文知道这事情不解决日后就难过了,所以爽快的立下军令状,答应了十日铸剑五百的任务。

  翌日,一个身材健硕的士兵用黑布蒙住他的眼睛,带他去铸剑之所,走了好久,忽然听到哗得一声,浓烈的热浪迎面扑来,顿时让他燥热难耐。

  #酷M匠d{网v首a发

  士兵解开黑布,季子文朝四周打量一番,自己正在一间密室,石墙上没有任何缝隙,明显是在石头中开凿的。密室正中央有一个火炉,正呼呼燃着灼热的火焰,旁边竖立着一块铁砧,硕大沉重的铁锤斜靠在上面。在密室的左边还有一道铁门。

  士兵打开铁门,里面是一间房间,堆着许多黑乎乎的东西。他转身对季子文说道:"这些就是打造武器的材料,以后你打好的武器也放在里面,明天我会给你找个拉风箱的。"

  说完,他冷笑一声,大步朝外面走去,拉了一下石门旁边的木杆,厚重的石门便插了下来,严丝合缝地插在下面的石槽里。不过在石门的右下角开了一个通风口,不断吹着风。

  在密室没多久,季子文全身冒汗,走到铁门后面的房间里,拿起那黑乎乎的东西,是劣质粗铁。

  这些粗铁里面有许多杂质,要想把它锻造成武器,那可是需要花大力气才能做到的,工序繁琐,特别耗费时间和气力。

  不用说,季子文都知道这是付都伯故意刁难他,尽管如此,但是他没有露出丝毫的难色,关上铁门,走到石门边,靠在通风口处享受着外面出来的凉风。

  不过里面实在太炎热的,坐在通风口,他依然不断涔汗,只是没有方才那么难受。过了一会,他盘坐在地上,催动着体内的才气,翻涌的才气在他四肢百骸流转着,让他感觉到无比的舒适,但是运转没多久,就感觉到有些才气流动到指尖或头顶处时便散佚消失了。

  季子文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沉重的神色,嘴里喃喃道:为什么才气会莫名其妙地离开身体,散失到空中?

  想了许久,没有想明白其中的道理,于是他收回思虑,用意念翻动着《圣道实录》,阅读着里面的诗文和典籍。

  尽管这些诗文典籍清洗地记录在《圣道实录》里,由于此书已和他融为一体,因而他能够随心所欲地使用这些诗文,当然那些无比重要的典籍还是不能随便使用的,这不仅会耗损大量的才气,而且还会损伤自身。但是复习这些典籍和诗文,可以增强才气,对它们越精熟,就能更好地把握和使用它们,才能发挥其最大的价值。

  《圣道实录》金色的书页上散发着灿烂的光辉,在流转的光芒中,跳动着蝌蚪大的文字,它们宛如活泼可爱的小精灵,从季子文的脑海里欢快地走过。

  在他阅读的时候,双目绽放着明亮的金光,胸口处隐隐出现白气。

  阅读到晚饭时间,他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脚步声,于是合上《圣道实录》,眼睛里的金光骤然消失,胸口也恢复如初,白气倏然隐没不见。

  身后的石门打开,来的正是那个身材健硕的士兵,手里提着一个竹篮,里面放着一双筷子和一个小碗,装着米饭,上面寥寥盖着稀疏的菜叶,明显不够吃。

  士兵轻蔑地看着季子文,淡淡说道:"这是晚饭,吃完后赶紧干活。"说着,硬生生把篮子递给他。

  接着,他向密室扫了一眼,见铁砧旁边的铁锤还像刚才那样放置着,于是上前几步,推开那道铁门,里面的粗铁似乎没有动过,也没有看到一件武器。

  他转过头,用恶狠狠的目光看着季子文,怒喝道:"你找死啊,竟然敢不干活。"

  季子文没有理睬,取出放在篮子里的碗筷,扒拉着吃了一口饭。

  那士兵看着他的表情,更加恼火,一脚蹿了过去,却被季子文反手一击,正好打在小腿上,顿时发出剧烈的疼痛,不禁大叫起来。

  季子文吞下一口饭,缓缓说道:"我和付都伯约定十天时间,只要第十天我能交出五百件兵器,你管我什么时候打造。"

  刚才的回击,让那个士兵瞬间明白季子文不是好惹的,恨恨地瞥了他一眼,一瘸一拐往外走,拉下木杆,石门迅速往下插。关上后,外面传来士兵的怒骂声:"要想十天铸造五百兵器,那是不可能的,这次付都伯是想以此为借口杀了你。臭小子,十天后,付都伯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而且带来的那个漂亮姑娘也会成为他的女人的。"

  季子文淡淡一笑,继续吃饭,他岂会看不透付都伯心里的打算。

  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季子文还在睡觉,听到石门的上升的声音便睁开眼睛,看到那个士兵提着篮子,旁边跟着一个老头,一同走了进来。老人约莫六十多岁,白发苍苍,穿着粗布衣服,腰间佩着一把深黑色的剑,双脚赤裸着。

  他的脸似晒干后的桔子皮,满是皱子,牙齿残缺不全,但是那双眼睛却炯炯有神。

  士兵冷笑道:"这是给你拉风箱的。"说完,他把篮子放在地上,便转身离开了。

  这样的老人来拉风箱,明显是故意捉弄季子文,但是他也没在意,因为心里知道付都伯既然想杀自己,怎么可能派精壮的士兵做帮手。

  刚走进密室,老人就坐在通风口,取出一壶酒,独自畅饮起来。

  季子文坐在他的身边,吃着难以下咽的饭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