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农兵

  从最低级的士兵做起,是为了开发自身的潜力,更快地提升实力,在刘都尉身边可以学到作战谋略,但是却无法提高自身的战斗力,因为高级官员很少亲自参加战斗的。

  季子文摇头道:"多谢大人的好意,但是晚辈想在底层多多锻炼,开发自己的潜能。"

  看到季子文脸上露出毅然的神色,刘戴知道多说无益,也不再劝,便从袖筒取出一张地图,在身前的案几上铺开,说道:"季子文,你过来看看,整个烽火关包括三十八岭和二十一谷,不知你想到哪里锻炼。"

  季子文站起身,走到案几前,看到地图里面的景物清晰明了,凸显在卷轴上,仔细扫了一遍,目光锁在一个几近残毁的小城里上,食指指着它,说道:"我决定在去这里。"

  刘戴眸光一凝,露出讶异的神色,用狐疑的语气问道:"你确定要去那里?那可是二十一谷中的死亡谷,无数士兵都死在这里,你要不再考虑一下,去别的地方。"

  季子文坚定地点点头。

  死亡谷并不是战斗最前沿的地方,但是相差无几,看到那些坍塌的颓垣断壁,季子文知道那里经常遭受妖族进攻。

  他本来想选择战斗最前沿的地方作为锻炼场所,但是想到自己身边带着翠萱,这样做太危险了,其次考虑到初来乍到,对这里的一切还不熟悉,冒然选择如此危险的地方,一点都不明智。

  刘戴看到他已经选择好了,便收回地图,说道:“我会修书一封,叫掌管死亡谷的付都伯好好照顾你们。”

  从最低级的士兵做起,就是为了避开所有人的保护,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下刻苦修炼,这样才能把潜力充分发挥出来,一旦有人庇护,自己就会成为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风吹雨打,遑论开发潜能。

  季子文摇头道:“大人的美意,在下心领了。大人只需一张报到证就可以了,其他事宜自己会想办法解决。”

  从他的话,刘戴知道季子文并不想自己出手帮助他,和其他最低级的士兵一样进行锻炼。他虽然不是从最低级的士兵升上来的,但是对他们的艰难困苦了然于心,他皱了皱眉头,沉声道:“那你就好自为之,以后遇到什么麻烦,可直接跟我说。”

  说完,他转身走到右边的屋角,取下悬挂在上面的一把雪白色的剑,缓步来到季子文身边,把剑递给他,说道:“此剑叫做炫华剑,乃是上好宝剑,是朝廷赏赐给你的,希望你好好锻炼提升自己的实力,以后为国家效力。”

  季子文接过宝剑,道了谢。

  酷匠网e唯7;一e正-版8r,《其7他都是35盗版;

  这天晚上,他们在烽火城睡了一晚,早上晨曦初露,他们就离开了,刘戴送他们到城门口,递给他一张报到证。

  他们走了两天多,来到死亡谷,路边白骨累累,远处的城墙已经残破不堪,在城墙上站着五六个士兵,正在放哨,城门口黑压压有一群人,正在搬运着沉重的石块,在他们旁边还站着一个身着戎装的士兵举着鞭子,吆喝着,看到不顺眼的士兵,便狠狠抽动他们,一鞭一个血印。

  他们走到城门口,一个面目凶狠的士兵喝道:“你们是来做什么呢?”

  季子文把报到证交给士兵,他瞄了一眼,用轻蔑的眼神看着他,冷冷说道:“原来是来当农兵,跟我走吧。”说话的同时,他用贪婪的目光打量着季子文身边的翠萱。

  来到城内,只见到处都是营帐,那些农兵各各枯瘦如柴,面有菜色,走起路来无精打采,在右边还有一排矮塌塌的木屋,外面有一些妇女正在洗衣,还有一群蓬头垢面的小孩正在走来走去,那是驻军家属住的地方。

  走到一块空旷的地方,一群群普通士兵正在操练,看到婀娜的翠萱纷纷把目光投了过来,各各露出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就连站在队前的长官也停了下来,双眼定定地看着翠萱。

  他们走进一栋高大的石屋内,来到一间房间前,听到里面传来巨大的铿锵声,明显有人在耍动兵器。士兵停住脚步,敲了敲门。

  “整天敲来敲去,想死啊,有什么事就快进来。”从里面传来粗鲁的骂声。

  士兵推开门,带他们进去。

  里面十分昏暗,四周燃着淡黄的油灯,在屋子中间有一个身材粗壮的汉子正在挥舞一把大刀,他的头发硬撅撅的,双眼大如铜铃,脸颊肥油油的。

  看到季子文等人进来后,他停了下来,右手握着刀柄往下一插,顿时插入下面的石板中。

  他粗声粗气道:“有什么事?”

  士兵恭恭敬敬道:“付都伯,这个男的是来当农兵的。”他一边说,一边把报到证交给付都伯。

  “妈的,又是农兵,这是要整死我啊。”付都伯怒喝道,同时打开报到证,上面还写着要给翠萱安排好的住所。

  季子文初到这里,也不知道为何他那么厌恶农兵,从他说话的意思看,并不是因为农兵地位卑微,似乎还有重要的原因。

  付都伯仔细打量一下翠萱,嘴角露出一丝淫笑,说道:“好,好,你叫翠萱吧。”他说话的语气温和许多,微微舔了一下舌头。

  翠萱冷冷地瞥了一眼,双手抱臂,厌恶道:“本小姐叫做翠萱,赶快安排住宿。”

  虽然平时她很温和,但是对待那些图谋不轨的人,却又是另一种态度。

  “有点辣味,正合老子的胃口。”付都伯肥油油的脸上露出夸张的笑容,眯缝的眼睛闪动着淫靡的光芒,在翠萱的身上游动着,嘴巴正向翠萱的脸伸过来。季子文不过是农兵,是最没地位的兵种,付都伯根本不把他当一回事。

  季子文早已看不下去,默念道:“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刚刚念完,屋外的黄尘似乎受到召唤一般,纷纷聚拢起来,向石屋里面飞了进去。由于季子文使用隐气,这些黄尘皆无法看见。

  看到季子文没有一点反应,付都伯心里暗骂道:真是窝囊废。说着,变得更加有肆无恐,一边向翠萱亲去,一边伸开双手准备抱住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