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扈皱着眉头,沉声道:"那朝廷给你分配什么官职?"

  他觉得现在季子文可是双甲圣童,朝廷重点培养的对象,必然给他分配重要的官职。

  众人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季子文。

  季子文淡淡一笑道:"没有官职,是从最低级士兵做起。"

  "什么?你千万不要意气用事,犯这种傻事。"王扈大惊失色道。

  其他人也纷纷劝他改变想法,唯有翠萱噤口不语,静静地站在季子文身边,心里默默地支持他。虽然翠萱读书不多,对国家大事并不了解,但是还是知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

  季子文没有过多地理睬他们,而是拉着翠萱离开了。

  他们来到一座亭子里,坐在一起,翠萱深深地望着季子文,柔声细气道:"你这次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我会在家等你的。"

  季子文拉着翠萱的素手,说道:"这次我带你一起去。"

  翠萱十分惊讶,用难以置信地眼神看着他,问道:"你是说我们可以一起去吗?"

  季子文点点头,笑着说道:"嗯,徐知府给刘都尉写了一封信,只要我把信交给他,你就可以以驻军家属的身份和我住在一起。"

  听过这句话,翠萱晶莹如玉的脸蛋立即浮出浓浓的笑容,小小的脑袋靠着季子文,清澈的双眼流动着欢快的光泽,望着空着缓缓飘过的白云。

  季子文在王府吃了晚饭,便携着翠萱回到自己家里。

  推开摇摇晃晃的屋门,只见季涂正坐桌边的椅子上,深情威严,漆黑的眼睛里闪动着明亮的光芒。

  季子文叫道:"爹,孩儿回来了。"

  旁边的翠萱也说道:"季伯,翠萱来看您了。"

  季涂点点头,炯炯有神的双眼看着季子文,沉重道:"你真打算去参军,从最低级士兵做起?"

  季子文肯定道:"嗯,还望父亲成全。"

  深深吸了一口冷气,季涂声音低沉道:"做最低级的士兵可是异常艰辛的,非常人能够忍受,每年都有大量的低级士兵死掉。"

  季涂就这么一个儿子,盼望那么多年,他终于有出息了,怎么忍心他去做奴隶般的最低级的士兵,不过打心里还是很佩服儿子的勇气,要是他能够在如此艰难的困境中熬出来,不管意志力,还是战斗力都将胜人一筹。

  "为父并不反对,只要在作出决定之前考虑清楚,以后不要后悔。"季涂继续说道,还是想挽留儿子别去。

  季子文说道:"孩儿只有到军队里去磨砺,才能快速提升自己的能力。"

  季涂点点头,转头看着翠萱,说道:"那翠萱怎么办呢?"

  "我会带她一起去的。"季子文说道。

  》。最!v新《章zQ节!上酷匠网

  季涂摇头道:"这怎么行,翠萱一个弱女子,吃不了军队里的苦的。"

  "只要能和季哥在一起,翠萱什么苦都能吃的。"翠萱面如晚霞,娇声道。

  带翠萱到军队的决定,自从季子文打算到边疆参军那天起,他就一直在思考,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他觉得必须带翠萱一起去。因为彼此都不想离开对方,一旦他参军,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他不想让翠萱在苦苦等待中度过青春年华。

  听到翠萱如此说,季涂也不想多说,只是嘱咐道:"一定要好好照顾翠萱,要是她回来瘦了一分,我就剥了你小子的皮。"

  翠萱忍不住笑了起来,露出光洁细小的牙齿,偷偷地瞥了季子文一眼。

  季子文回视了她一眼,大声说道:"孩儿绝不对让你儿媳瘦一分的。"

  季涂忍不住笑了笑。

  过了一天,第三天早晨,季子文和翠萱并肩走在古老的城门下,前来送他们的,不仅有王扈、季涂等人,而且整个县的人都涌来送别,季子文可是双峰县有史以来第一位双甲圣童,大家都无比崇敬。

  大家挥动着手,欢呼着,在众人的注目下,季子文和翠萱上了马,他们转身向父老乡亲挥了挥手,随后纵马挥鞭,一阵哆哆的马蹄声过后,他们已经消失在古道上。

  十多天里,晓行夜住,经府过县,他们终于来到烽火关。

  远远看去,烽火关的城墙十分雄伟,宛如一头威风凛凛的狮子蜿蜒在山岭上。四周的山峦高峻陡峭,此时正是腊月,天气寒冷,那些参天古树皆以繁华落尽,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树枝在寒风的吹拂下,发出颤颤的声音,显得有些萧瑟。

  现在已是黄昏,黯淡的夕阳悬挂在天空上,淡金色的余晖洒落在古老的城楼上,挂在城楼上的铜钟泛着淡淡的金属光泽,一个身穿黑色铠甲的战士正使劲推动木槌,重重地撞击铜钟,发出悠长的声音。

  他们催马前进,来到烽火关的城楼下,现在城门还未关闭,穿过城门来到里面。只见地面坑坑洼洼,到处是马蹄印,屋舍破旧不堪,千疮百孔,一家酒店前面坐着一群士兵,正在斗酒。街道上风沙漫卷,黄尘飞扬。

  看到这寥落的一幕,季子文轻叹一声,烽火关交通发达,乃是边疆重关,在和平稳定的时代,这里贸易发达,商贾云集,城内华屋鳞次栉比,如今萧条成这般模样。

  季子文走到酒店前询问一个士兵刘都尉住在那里,得知他住在城北最高那栋楼阁里,便径直往那里走去。

  来到楼阁前面,四个身穿重甲的士兵守护在门口,看到季子文和翠萱,其中一人上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有何事?"

  季子文取出徐知府写的信,一边递给守卫,一边说道:"麻烦大哥把这封信交给刘都尉,他看过信便知道一切。"

  看到是写给刘都尉的写,那个士兵不敢怠慢,接过信,转身急冲冲向楼阁内跑去。

  没一会,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走了出来,穿着银白色的铠甲,腰间配着一把大刀,他的脸黑黝黝的,长着一双虎眼,目光炯炯有神,看到季子文,便笑着说道:"请。"

  季子文和翠萱跟着他走了进去,里面昏暗,四周放着许多兵器,他们来到大堂内,分宾主坐定。

  刘戴目光灼灼地看着季子文,说道:"你可是双甲圣童,百年难遇的奇才,现在国家危难,你能挺身而出,精神可嘉,只是你想从最低级的士兵做起,这完全是浪费你一身本事,不如跟随在我身边,共同杀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