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j正《版02章《节K上)酷i#匠z/网

  他双眼死死盯着气势凶猛的破光剑,漆黑的眼眸闪动着冷静的光辉,越在危险时刻,就更需要保持冷静,季子文对这个道理十分明白。就在破光剑快速杀向季子文的时候,他体内的轰隆声也更加响亮,似乎有某种强大的东西要跳蹿而出。

  一道明晃晃的光芒从季子文的眼睛里掠过,破光剑倏然来到他的头顶,刺耳的电流声响彻在耳畔。

  他双腿微蹲,两手紧紧握住白得不能再白的书生剑,用尽全力往上一击,正好撞击在破光剑的剑刃上。

  一声霹雳,季子文手中的书生剑顿时惨白无光,明显耗尽所有的才气,两只手也不再散发光泽,不用说刚才注入到里面的才气也已经用完。

  但是破光剑继续以势不可挡的攻势往下压去,铿锵一声,季子文手中的书生剑断成两截,他的头顶瞬间失去防御,暴露在瘆人的剑光之下,此时的他手无寸铁,手上的才气也被彻底消耗,显然无能抵抗。

  朱召大笑一声,随即喝道:"去死吧!"他的双手继续用力,破光剑宛如嗜血的凶兽,向季子文的头顶劈去,剑刃泛出的凛凛剑光已割断季子文的许多头发。

  徐知府见状,急忙把书生剑向季子文扔去,大声说道:"接剑。"

  季子文闻声转身接过书生剑,剑身上寒光流转,光滑如玉,上面还有古老的纹饰,一看便知不是普通兵器。

  接过剑后,他双手紧握,快速往上回击,此时一道灿然的白光从胸膛处发出,快速向手臂流转过去,手臂和书生剑骤然发出夺目的光辉。

  突然出现的异变让朱召大吃一惊,刚才明显他已经用尽才气,现在怎么又能使出如此强大的才气,从手臂和书生剑上面散发出的光辉,这可是秀才满状态下才能做到的事,经过这么久的战斗,他竟然还拥有满才气,简直不可思议。

  其实他哪里知道,季子文拥有三倍的才气,也就是他只要拥有三分之一的才气就和秀才满状态一样,刚才他用了一成才气用于催动擎天笔,还有一成用于战斗,还保留一成才气,现在他还拥有秀才该有的战斗力。

  不过毕竟两人级别相差较大,朱召乃是进士三阶,所以他并不畏惧,在稍稍惊讶过后,他恢复平静,双手加大力气,破光剑一往无前地向下砍去。

  季子文举起光辉灿烂的书生剑击打在破光剑,霎时迸发出夺目的光辉,发出宏大的声音。但是他毕竟只是秀才文位,即使满状态下,也根本不可能阻挡一个进士的攻击,顿时双脚一软,跪了下去,膝盖皮肉裂开深深的口子,汩汩流出鲜血。

  破光剑宛如一座山压在季子文的身上,让他根本抬不起头,而且力度越来越大,这时,他体内的隆隆声骤然增大,似乎将有巨大的力量要释放出来。

  徐知府快速赶来,手掌如刀一般劈砍朱召,但是刚才的战斗明显消耗他大量的才气,攻击力并不强。

  朱召收回右手,手心凝聚着一个明亮的电球,向徐知府击打过去,电球如同一把巨锤,重重地击打在徐知府的胸膛上,霎时喷出一口血雾,瘫倒在地上。

  毕竟徐知府没有上过战场,方才又消耗如此多的才气,加上级别也没有朱召高,哪里是他的对手。

  朱召收回拳,仰天大笑道:"就你们这群窝囊废,还敢跟老子斗,今天都送你们到地狱。"

  说完,他双目一冷,死死盯着几近坚持不住的季子文,咬了咬牙齿,用尽全力向下他手中的破光剑。

  在这强大的压力下,季子文已经难以坚持住了,脸色极其沉重,双眉紧紧皱在一起,眼睛依然闪烁着坚毅的光芒。

  忽然,他体内的轰隆声消失不见,随即周围的雪花和寒风似乎受到召唤,纷纷空中聚拢起来,转瞬间,已大如山丘,但是这些雪花并不是粘在一起,而是彼此之间有一定的缝隙。

  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朱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自己如此强势地攻击下,他都彻底压在破光剑下,竟然还有剩余的才气使用飞花技能,这可是从未听说过的事。

  就在他错愕不已的时候,季子文双脚用力,猛然站起身子,把破光剑震了出去,擎天笔终于把那句震烁古今写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他大吼道:"杀!"

  喷涌而出的才气瞬间释放出来,化为一道洁白的链子,飞入苍穹,缠住那个巨大的雪球。庞大的雪球滚动起来,向朱召飞去。

  此时的朱召才气几乎用尽,哪还有余力抵抗,看到眼前的情景,他已经惊骇得面无人色,勉强凝聚残剩不多的才气用来回击。

  这已经无济于事,雪球轰然向他靠近,离他只有一丈远的距离时,雪球乍然飞散,成千上万的雪花纷纷飞扬飘到朱召的身体上,宛如成千上万把匕首割裂着他的肉体,顷刻间血肉纷飞,眨眼间已经化为乌有。

  杀了朱召,他扶起徐知府离开文院。

  过了两天,徐知府差不多恢复了,便邀季子文到家里喝酒。

  宴席摆放在后院的亭子里,旁边有一个青绿色的池子,水光潋滟。天已放晴,温风和畅,暖阳洒落着金灿灿的柔和光芒,斜照在亭子里的石桌上。

  在乳白色的石桌上摆放着美酒佳肴,鲜美的肉片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嫩绿的蔬菜热腾腾的,油光水滑,黏稠喷香的糯米粥泛着雪白的光泽,两坛陈年佳酿虽然盖着厚厚的盖子,但依然沁出醉人的酒香。

  石桌旁边站着两个妙龄少女,肌若凝脂,脸蛋秀美,涂抹着淡淡的胭脂,她们伸出纤纤素手,打开酒盖,顿时发出沁人心脾的香气,随后端着酒坛向兽角杯倒着浓浓的美酒。

  徐知府和季子文相对而坐,两人端着兽角杯满满喝了一口。

  放下酒杯后,徐知府笑吟吟地看着季子文,温和地说道:"子文,你现在仅仅拥有秀才文位,竟然能够杀了进士,真是旷古未有的事,我得上报皇上,希望皇上赐予你一个官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