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说到这里,从朱召身上释放出的浑厚才气狠狠地撞击在季子文身上,霎时有种窒息感,体内的才气被紧紧压制住,连连往后退了几丈远,他才缓缓稳住身体,但是威压十足的才气依然笼罩在身上,犹如猛烈的飓风一般死死束缚着体内的才气。

  看着季子文动弹不得的样子,朱召露出狰狞的笑容,快步向前,握成铁拳的双手快如疾风地向他的脑门打去。

  须臾间,拳头就已经来到眼前,季子文感觉到一股寒凉的风像锐利的针一般深深地扎着自己,那是拳头所携带的气势。紧紧凭着这股狂霸的气势,他已经体会到拳头的刚猛霸道,要是直接击打在脑门上不死也残。

  此时徐知府还在抵挡巨斧,虽然它攻势减弱,但依然十分凶猛,根本没法腾出手来帮助季子文,看到那双拳头迅速逼近他的脑门,惊骇得双眼瞪大,额头上冒出汗珠。

  不过季子文体内的擎天笔往回一勾,终于把一句诗文写完,双眼乍然释放出银白的才气,击打在朱召的双拳上,但是并没有把他击退,但是却延缓了他的攻速。

  乘着这个时间,季子文猛然往后退出几步远,身体往左一偏,避开攻击。

  虽然刚才只是稍稍延缓朱召的攻速,但是却把徐知府和朱召两人彻底震惊了,怎么也想不明白仅仅凭季子文先的文位竟然能够阻挡朱召如此凌厉的攻势,完全不可思议。

  朱召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季子文,心道:他刚才明明被自己的才气压制住,怎么会突然冲破,这是怎么回事。

  要想压制住对方才气,一般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使用迫气,另外一种是文位或才气比对方高许多,朱召现在可是进士三阶,比季子文高许多,完全有能力彻底压制住对方。

  站在寒风中的季子文脸色变成凝重,不仅是想到朱召的诗文还未写完,就能释放出那么强大的才气,那么整首诗写成后,所产生的强大攻击力,自己和徐知府恐怕联手也未必挡得住。还想到直到现在朱召的书生剑还紧紧插在剑鞘里,丝毫没有用过。书生剑可是文生最重要的法宝之一,朱召历经沙场,猎杀过许多妖魔,其中不乏强大的妖魔,必然会获得珍贵的宝剑。

  不过刚才能够延缓朱召的攻势,季子文也被擎天笔的威力所震惊,才写了半句诗文,就能释放出那么强大的才气,延缓进士三阶的攻击,这可非同凡响,从古到今,还无人能够做到。

  就在这时,朱召身体上的电光越来越明亮,十分密集,体内的雷鸣声也愈益响亮,这是笔魄写得更快,诗文即将完结的征兆。他冰冷的眸光一闪,双手合拢,在才气的注入下,泛着白色的光芒。

  他纵身一跃,来到季子文身边,双手快如疾风地出击。

  季子文迅速地挥动书生剑,由于注满了才气,剑身上迸射着耀目的光华,锋利的剑刃不断砍刺在朱召的手掌上,却如砍在硬铁上面,不断溅射着炽热的火星,发出震耳的铿锵声。

  随着诗文即将写完,朱召身上的闪电更加繁密,攻击的力度愈益变强,季子文只有招架的份,毫无反手之力,而且越来越感觉到难受,体内的才气逐渐被朱召压制住。

  季子文所能释放的才气变得极其有限,如此下去,到时在没有才气的伴随,书生剑无法使出剑气,那就更加无法抵挡对方的攻势,最终他会死在对方的威压之下。

  这时,他却猛然收回才气,剑身上流转的剑瞬间消失殆尽,回击的力度明显弱了许多。

  看着季子文收回才气,不远处的徐知府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咬着双牙,心里骂道:这小子是傻了吗?在朱召如此凌厉的攻势下,收回才气不纯粹是找死。

  朱召淡淡一笑,心道:看来这小子才气快要枯竭了。说着,他攻得更快,出击更重。

  才气全都收敛后,季子文抵挡能力大幅度降低,在对方猛烈的攻势下,连连后退,在后退的同时,他的胸膛内发出隆隆巨响。

  听到声音后,两个都不其中的缘由,毕竟他只是一个秀才,也没有到妖魔重地,猎杀大型妖魔,他们自然不相信他能拥有强大的文宝。

  尽管不知道原因,但是朱召已经有种不好的预感,脸色微变,双手快如疾风不断击打着季子文的书生剑,在强大的攻势下,季子文只能勉力回击,脚步已经错乱,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挥击书生剑。

  突然,朱召的全身迸射出强烈的光辉,照亮四周,阴沉沉的天空顿时明亮几倍,同时,体内出现震耳欲聋的炸响,成百上千道闪电从胸膛射出。

  这时,朱召脸上露出阴冷的笑容,右手缓缓抽出书生剑,剑身橙色,上面刻着古老的铭文,泛着浓郁的光辉,剑刃虚幻如光。

  酷匠网o永_久免)…费看$小说

  看到胸膛上的雷电,以及剑身上的铭文,季子文和徐知府都骇然一惊。

  能够让雷电从胸膛上闪射而出的,那可不是一般的进士能够做到,必须要对雷电操控得运用自如,而从宝剑上古老的铭文看,这绝对是把有些年月的古剑,能够流传的剑,绝对不是普通的剑,这把宝剑名叫破光剑,朱召是猎杀一只灵角兽获得的,那只灵角兽可是妖将级别。

  朱召双手握住破光剑,缓缓向上举,不断地吸收胸膛处闪射而出的雷电,凝聚在剑内,随着凝聚得雷电越来越多,破光剑渐渐变得虚幻起来,宛如一道刺目的光柱。

  当宝剑举至头顶上方的时候,破光剑已经变成一道闪电,深入高空之中,忽尔,他双手握住宝剑,往下霹雳而下,破光剑横空而下,宛如一条横亘在苍穹的巨龙,刺目的光刃直指季子文。

  看到这瘆人的一幕,徐知府脸上露出惊慌得神色,用尽全力击打冰雪凝聚而成的斧子,现在朱召几乎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季子文身上,因而斧子缺乏操控,以及才气的催动,攻势明显弱了许多。一阵冰屑飞溅,他渐渐摆脱那把巨斧,但是此时已经来不及帮季子文了,因为破光剑已经划破长空,快速接近季子文。

  破光剑如此迅速,季子文自知根本无法躲避,于是也没有挪动脚步,而是把更多的才气注入到手臂和书生剑上,登时散发出银白的光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