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之余,他连忙催动才气来抵挡,脸色变得彤云密布起来,双眼瞪大死死盯了一眼季子文,背剪在身后的双手握成铁拳。

  季子文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翻过试卷第一页,继续往下看,扫了一眼第二题,心道:真是招招要命。

  第二题也是要求写一首诗,必须顺着念和倒着念都是一首完整的诗,时间是半柱香。虽然汉子中有一些词语顺着念和倒着念意思几乎一样,而且还十分通顺,比如"空房"和"房空","香浓"和"浓香",但是要求整首诗都必须如此谈何容易,而是仅仅只有半柱香的时间。

  更重要的是,绝大多数文生看完第一道题虽然未必能写成,但大致还知道该从何处下手,比如全诗不能用形容词,便可把形容词隐于名词之中,也就是用一些比较生动具体的名词,比如"寒光"、"孤灯",这些名词本身具比较生动具体,而且还富含浓浓的感情色彩。但是第二道题目让人不知该从哪里下手,要是换做其他文生,绝大多数人看到题目要求后直接放弃了。

  但是这次的考试关乎季子文的未来,不管遇到什么题目,他都要坚持到最后。朱召看到季子文开始看第二道题,急忙把准备好的香折断,一半点燃后插入香炉中,顿时飘起袅袅轻烟。

  季子文继续使用意念,翻动《圣道实录》,顿时成千上万首诗从书页上飘飞过去。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他依然没有提笔去写,显然没有找到合适的诗,但是那半柱香就快燃尽了,只剩下很短一截。

  看着残剩不多的香快速缩短,朱召脸上再次露出笑容,背在身后的拳头渐渐展开,整个人顿时神清气爽起来。笔试和面试不一样,任何一道题都不能出现问题。

  香越来越短,要是季子文再不动笔写,即使想到也没时间写了,朱召是不可能多给他一点时间。

  季子文的脸上也沁出细密的汗珠,心里逐渐焦急起来,一旦考验失败他沦为平民,那时朱召只要稍稍挥动一下手指,他就会立马被杀,就连死的方式都没能力选择。

  香只差那么一点点就燃烧殆尽了,朱召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呼之欲出,冷哼道:"敢跟我们朱家作对,只有石路一条,这次我要你死得很难看。"

  季子文没有理睬,心里明白他是想扰乱自己心思,现在必须保持镇定,找出符合题目要求的诗,但是脸上的汗越来越多了,这毕竟是一场至关重要的考验,失败之后不仅自己会死得很惨,而且父亲和翠萱等人也会死无葬身之地,在这最后关头,他怎么不担忧。

  虽然心里忧心如焚,可是他表情镇定如初,而且一如方才那样继续翻动《圣道实录》,忽然一首诗从书页中跳动出来,正是他所想要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

  这时香已经燃得差不多了,若是按正常方式去写完全没有时间写完,他猛然合上《圣道实录》,立马催动才气,三倍秀才的才气汹涌而出,凝注在手中的毛笔上,毛笔犹如凶猛的野兽在白色的卷纸上狂奔如电。

  看到这惊人的一幕,朱召脸上的笑容顷刻间烟消云散,身子微颤,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眨眼间的功夫,一首诗就已经写就,毛笔刚停下,插在香炉里的香已经彻底燃尽,烟灰倒落下来。

  于此同时,狂涌而出的才气喷薄而出,似一股猛烈的寒风,向四周扩散出去,把窗扇震落下来。

  这次的笔试只有两道题,因为朱召根本不相信世上存在能写出这样诗的人,以为季子文就连第一道题都没法完成,所以并设置那么多题目。

  写完试卷,季子文便收拾笔墨,走出文院,推开门看到右边正站着徐知府,身后站着十多个身穿铠甲的士兵,他对着季子文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不要说话。季子文立即会意,微微点点头,走到徐知府身边。

  文院里面只留下朱召一个人,他被刚才季子文的表现完全震惊了,久久才回过神来,坐到季子文刚才坐的椅子上,准备批阅试卷。

  稍稍瞟了一眼第一首词,朱召摇摇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季子文写的第一首词是马致远写的《天净沙·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这首词描写的景物无不生动,藤是枯干的,树是苍老的,马是瘦弱的,但是全诗没有突兀地出现一个形容词,对事物的刻画全都隐于名词之中。

  同时,十分有画面感,意境深远,情景完美融合在一起。在黄昏时刻,路边的被枯藤缠绕的树上落着几只归巢的乌鸦,在不远的小桥下有着缓缓流动的小溪,偶尔有几缕炊烟飘出,但是在这荒凉的古道上,诗人孤零零一人骑着一匹瘦马,寥寥几笔,勾勒出一幅暮色苍茫的秋野图景。

  这首词,前四句皆写景色,这些景语都是情语,"枯"、"老"、"昏"、"瘦"等字眼使浓郁的秋色之中蕴含着无限凄凉悲苦的情调。

  最后一句"断肠人在天涯"作为曲眼更具有画龙点睛之妙,使前四句所描之景成为人活动的环境,作为天涯断肠人内心悲凉情感的触发物。

  曲上的景物既是马致远旅途中之所见,乃眼中物。但同时又是其情感载体,乃心中物。全曲景中有情,情中有景,情景妙合,构成了一种动人的艺术境界。

  看完之后,朱召惊讶得目瞪口呆,悬在空中的笔久久没有落下,过了半响,他定了定神,不过却把批阅试卷的毛笔放在旁边。

  他翻过第一页,看第二道题,顺这念道:

  《题金山寺》

  潮随暗浪雪山倾,远浦渔舟钓月明。

  桥对寺门松径小,槛当泉眼石波清。

  “E酷◇匠网=;正}版首发

  迢迢绿树江天晓,蔼蔼红霞晚日晴。

  遥望四边云接水,碧峰千点数鸥轻。

  读完后,又倒着念道:

  《题金山寺》

  轻鸿数点千峰碧,水接云边四望遥。

  晴日海霞红霭霭,晓天江树绿迢迢。

  清波石眼泉当槛,小径松门寺对桥。

  明月钓舟渔浦远,倾山雪浪暗随潮。

  倒着读同样是首七律,同样工整贴切,可见驾驭文字的技巧极其娴熟,犹如缠着铁链跳舞,依旧翩翩。玩弄文字游戏的人很多,不过,像这首无论怎么读都很工稳漂亮的,却寥寥无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