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刁难

  "他通晓《论语》,未必知道《道德经》。"朱召想到这里,脸上露出冷冷的笑容,淡淡地瞥了一眼季子文,大声吟道:"不上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说完,他紧紧盯着季子文,嘴角上扬,一副想看季子文出洋相的表情。

  还未听完,刚刚放松的谭深立马竖起身子,右手紧紧握住扶手,由于过度用力,发出咔嚓的声音,一脸不安的表情,心里气愤道:实在太卑鄙了,竟然出《道德经》里面的句子。

  在圣道大陆里,《道德经》比《论语》更富才气,因为此书思辨更强,蕴含深邃的哲理,当初朱召猎杀一只妖将级别的蓝焰蜥和魔宗级别的巨嘴魔分别获得《道德经》里面的两句名句,从而才气骤升晋级为进士。

  酷v匠网#y首发`#

  而李奉和王磊一脸凝重,用无比担忧的目光看着季子文。

  季子文不假思索,随口说道:"不见可欲,使民不乱。是以圣人之治也,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恒使民无知、无欲也。使夫知不敢、弗为而已,则无不治矣。"

  这句完美的回答,让谭深兴奋得从椅子上弹身而起,高声说道:"好!"李奉和王磊也纷纷站起身子,一脸的喜悦。

  谭深说完,转过头淡淡看着朱召,只见他脸色都铁青,牙齿咬得嘎嘣响,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抽蓄着,心中十分高兴。

  过了一会,朱召脸色稍稍平复,阴鸷的眼睛斜扫了季子文一眼,只见他平静无波的样子,心里暗暗痛恨。

  "道冲,而用之有弗盈也。渊呵!似万物之宗。锉其兑,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朱召继续问道,语气明显弱了许多,甚至有些底气不足。

  季子文不再坐在一起上,双手背剪,昂着胸膛,微仰双眼,浩然道:"湛呵!似或存。吾不知其谁之子,象帝之先。"

  谭深抚掌笑道:"十几岁竟然熟知《论语》和《道德经》里面的句子,真是旷古奇才。"李奉和王磊也点头称赞。

  这四次超难度考验,季子文对答如流,早已达到考核的标准,已无需再问,况且如此下去只会徒增羞辱。

  怒羞成怒的朱召一手重重地拍打在身后的椅子上,顿时破碎成片,他转过身,拂袖而去,走到门口时停住脚步,说道:"臭小子不要太得意,明天有你受的。"

  明天是笔试,难度本身就高,加上又是由朱召出题,可想而知其困难程度。

  不过季子文脸上没有丝毫的惧意,向谭深等人道了谢,便向客栈去了。

  回到客栈,他吃过饭便走到自己房间。昨晚被拍碎的桌子已经更换了,他坐在桌边,取出书籍,借着从窗外透进来的明亮亮的天光,开始阅读书籍,毕竟读书可是获得才气的重要方式。

  他专心致志地阅读着,在不知不觉中,天色渐渐变暗。夜幕降临后,他挑灯夜读,直到夜深人静身体疲倦,这才放下书卷宽衣睡觉,

  晨曦初露,他就起床读书,天色变亮后,他合上书本,穿上翠萱用貂皮做得棉衣,右手轻轻的抚摸柔软的白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便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在楼下吃过早餐就向文院走去。

  天空阴沉沉的,乌云滚滚,冰冷刺骨的寒风猛烈地刮着,夹着飘飘洒洒的雪花。穿过漫天的雪花,他来到文院。

  走进文院来到大堂内,季子文看到朱召背负双手直直站立着,微闭的双眼射出阴冷的寒光,从这表情他已经急不可耐了。

  "既然你来,那么就别浪费时间了,考试开始吧。"朱召缓缓说道,语气中夹着浓浓的杀气,同时用眼角的余光狠狠地瞥了一眼。昨天的事让他大失颜面,怀恨在心,今天可是最后一天的考察,他自然要用尽全力为难他。

  季子文淡淡地回视他一眼,收敛目光,走到大堂中间的木桌前,上面放着一张试卷。

  坐下后,他瞄了一眼试卷,第一题的要求是写一首诗,诗中不能有一个形容词,又必须把所描写的对象写得生动活泼,全诗必须意境丰富,拥有饱满的情感。

  季子文摇摇头,这道题目出得够犀利的,完全不留余地,要想写这样的诗,不要说是童生秀才,就连许多进士也无能为力。

  缺乏形容词的情况下,要把所写的对象描写的生动活泼难度极其高,就如要写一只活泼可爱的兔子,却不能用活泼可爱等词,又要把这只兔子写得活灵活现,可想而知其中的难度。而且还需要全诗意境丰富,情感饱满,任何诗词如果能够达到这两点,已经可称为上上之作,若其他没有瑕疵,搭配得当那就可称为传世作品。

  能够很好地做到第一点的文生是凤毛麟角,除此之外,还要求意境丰富,情感饱满。

  题目中的任何要求都是十分苛刻的,要想把所有的要求都做到,比登天还难。

  季子文闭着双眼,用意念翻动一下《圣道实录》,金光闪动,大如磨盘的文字虚悬在纸页上,随即飘然而过,过了一会,纸页依然在翻动,找不一首符合题意的诗。

  看到他想不出来的样子,朱召阴沉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耸了一下眉毛,心里哈哈大笑道:小子,任你想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诗的,即使是我也无法做到。

  其实,他故意出这样一道极其苛刻的题目,是想让季子文无从落笔,最终交了白卷,那时就无需向上级呈交季子文的试卷,可以直接让他沦为平民,那时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这时,季子文忽然睁开双眼,眸光皎然,提起毛笔在砚池里蘸蘸墨汁,开始挥毫泼墨。由于成竹在胸,因而写得十分快。

  看到他下笔很快,平淡的表情里夹着一丝愉悦,朱召眉头皱了一下,心里狐疑道:难道他真能写出这样的诗?不过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很快摇摇头,根本不相信他能做到。

  季子文笔走龙蛇,没多久就把一首诗写完,刚刚写完,一股雄浑的才气喷涌而出,似滚滚江水一般重重地撞击在朱召的胸膛上,由于他完全没想到季子文能写出题目要求的诗,所以没做一丝的准备,被突如其来的才气撞击得有些窒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