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文心道:"这次考察完毕后,我必须尽快找到解决办法。"

  说完,他双手平放在大腿上,把才气吸入到体内,缓缓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浑浊的气流。他每一次催动体内的才气,《圣道实录》就能帮他净化。

  第二天早上,他洗漱完毕,吃了一碗面条便向文院走去,外面的街道上正下着大雪,寒风呼啸着,他很快消失在茫茫寒雪中。

  穿过漫天大雪,季子文来到文院,这里的文院明显比双峰县的大许多,构造恢弘,雕梁画栋,里面放置着一些书籍,数量不多,但是价值颇高,当然和古代典籍没法相比。

  走到大堂内,看到一位面色冷峻的中年男子坐在一张椅子上,目光如虎,射出锐利的眸光,死死盯着他,此人正是朱召。

  季子文十分镇定,缓步走到那男子身前,说道:"晚辈拜见朱大人。"

  看到杀子仇人就在眼前,朱召体内登时翻涌着浓浓的怒气,脖子气得青筋暴涨,过了良久才勉强压制住心头的怒火,冷漠地说道:"兔崽子,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杀我儿子,这次你休想活着离开太安城。"

  季子文表情依然平静如水,没有泛出丝毫的波澜,平和地说道:"世间岂有别人杀我,自己却坐以待毙的道理。"

  "好!今天老子就看看你有什么能力杀了我儿。"朱召暴喝道,声音夹着狂霸之气。

  说完,他右手重重地拍打在扶手上,扶手顿时破碎成片,站起身子,背负双手,冰寒如雪的眸光轻轻扫过他的身体,说道:"在开始之前,提醒你一句,这次不用抱任何希望,不管结果怎样,你都会死在我手里。"说完,他大笑起来。

  季子文略微笑了笑,说道:"不到最后,怎么知道结果呢。"

  "老子说的话就是结果,自从你来到这里,你的命运就掌握在我手中,就如你今天来面试,结果是我说了算,曲曲一个童生,竟然敢跟老子作对,纯粹是活腻了。"朱召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

  季子文收敛笑容,平静地说道:"既然大人胜券在握,那就别浪费时间,咱们开始吧。"

  这句话让朱召微微一愣,完全没想到他深入虎穴却临危不惧,反而淡定从容,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心里默说道:想不到一个微不足道的童生竟然有如此胆量,不过不管你有多刚烈,杀了我儿,老子就让血债血还,待我杀了你之后,还要把王家和季家一同杀掉。

  Ik酷RH匠网P首j发

  他的瞳孔猛然一缩,高声说道:"面试开始。"

  季子文坐在大堂中间的椅子上,双目毫无畏惧地看着朱召。

  轻蔑地扫了一眼,朱召冷冷一笑,正准备说古代典籍,让他来接下一句,这时,三个官员推门进来。

  他们是徐知府的至交,中间那个不高不胖,脸蛋椭圆的男子叫做谭深,是太安城的税官,他右边那个身材修长,穿着绿色长袍,此人叫做李奉,掌管太安城的防御事务,左边那个则个子矮墩墩的,五官却端端正正,他叫王磊。

  看到这三人,朱召脸色顿变,露出震惊的神色,他完全没想到谭深几人也会来,不过最让他担心的是徐知府也插手此事。一般而言,考出学员的文才只需要文院长即可,但是当地最高行政长官也可派人监督,谭深他们来这里监视,明显是徐知府派来的。

  虽然心里明白,但是朱召装作不懂,问道:"不知几个大人来这里做啥?"

  谭深淡淡一笑,说道:"知府大人也想知道季子文到底有多少才华,故而派我们前来看看。"

  朱召心里恨恨地说道:臭小子,竟然说动知府大人,不过也别高兴得太早,我才是考察官,如何出题还取决于我。心里虽如此说,但是脸上却挂着笑容,说道:"那是,毕竟他可是百年难遇的奇才。"

  谭深也没多废话,坐到大堂两旁的椅子上,看着朱召如何出题。

  面试的过程并不复杂,就是考察官说上一句,学员接下一句,几乎都是学员学过的知识,很少考远古典籍,不过考察官原则可以出古代典籍里的句子和诗文。

  略一思索,朱召吟道:"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

  刚说完,谭深等人不禁大吃一惊,这可是论语里面的句子,他们猎杀妖魔也有好几百只,却没有获取论语里面的只言片语,只是偶尔听说过,一位童生怎么会知道。他们用担忧的目光看着季子文,而朱召一脸冷淡,心里暗暗得意。

  季子文微微思索,高声道:"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

  还没说完,谭深身子一震,脸上露出无比惊诧的表情,眼睛灼热起来,紧紧盯着季子文,心中赞道:真是天下奇才啊。

  坐在他身边的李奉和王磊无不震惊,而朱召眉头一皱,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但随即平复下来,继续说道:"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

  这时谭深脸色微变,右手紧紧抓住扶手,心里忿然道:"这家伙纯粹不把我们当回事,竟然敢在我们面前一而再地刁难季子文。不过在气愤的同时,隐隐有些担忧,毕竟这些题都是古代经典《论语》里面的名句,是朱召奉为至宝的东西,也是猎杀强大的妖兽有幸获得,平时几乎不会说与外人。

  季子文却从容淡定,嘴角还浮现一丝微笑,朗朗说道:"夫子循循然善诱之,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

  "这小子竟然对《论语》里的名句了然于心,真是气煞我也。"两次出如此有难度的题,却被季子文轻松回答出来,朱召开始按耐不住不安的情绪,心里怫然道。

  他的一举一动落入谭深的眼睛里,谭深的脸上除了惊讶的表情,还有浓浓的欣喜的神色,安适地靠在椅背上,心中畅然道:今天的戏可是越来越精彩,看你朱召如何收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