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文等人从王府走出来,向停放在街道上马车走去。何峰、吴山明和李康,以及杨县令和胡院长皆来送行。季子文走在前面,表情深沉,望了一眼空中飘飘的雪花,心里沉声道:人生如梦,这次结果不知又将如何。

  翠萱拿着一个布袋,里面装着一件貂皮做的棉衣,这可整整花了两天一夜的时间。为了在季子文出发之前赶出来,昨夜一宿未睡,直到天将破晓才缝制完成。她的脸上泛着浓浓的倦意,依然强打精神,目光深深地看着季子文。

  走到马车前,杨泰从袖筒中取出一封信,递给季子文,郑重地说道:"到了太安城,你把信交给徐知府。"

  季子文接过信,拱手道:"多谢大人。"

  更新#最9快64上酷*g匠网。n

  他向众人道过别,便上了马车。马夫挥动鞭子抽打在马背上,车子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吱嘎吱嘎往前走。

  翠萱望着渐渐消失在风雪中的马车,柳眉慢慢蹙在一起,暗暗祈祷。

  走了两天,季子文来到太安城,里面十分热闹,行人如织,街边到处都是商铺,屋宇鳞次栉比,高大雄伟的建筑比比皆是。

  马车在一家客栈前停了下来,季子文走出马车,抬首一看,鎏金招牌刻着四个大字:悦来客栈。

  走进客栈,他定了一间房,在一楼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便回房了。经过两天的颠簸,十分疲倦,在摇椅上坐了一会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他坐着马车来到知府大,走到门口,门卫挡住他。

  季子文把信交给卫门,说道:"劳烦两位大哥帮忙送一下。"

  看到这是写给知府的信,两个门卫顿时对季子文刮目相看。其中一个拿着信急忙忙向里面走去,另外一个和声细气叫他在门口等会。

  没过多久,一位身材偏胖,面色和善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

  从他的穿着和气质,季子文已经看出他是徐知府,于是躬身道:"晚辈拜见知府大人。"

  徐知府微笑道:"你就是才华横溢的季子文吧,真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一边说,一边打量季子文。

  季子文回道:"大人过赞了。"

  "里面请。"徐知府转身往里面走去,季子文跟在后面。

  走进徐府,季子文朝四周一看,气象森严,楼阁雄伟,廊道蜿蜒,围墙边长着一排腊梅,在寒风中静静地绽放蓓蕾。

  来到宽敞的客厅,仆人倒了两杯热茶,徐知府小抿一口说道:"子文,杨泰在信上也跟我说了一下你的情况,这次我自然全力帮你,只是我想知道你有何打算,这样才知道如何下手。"

  季子文沉吟一下,心道:朱召胆子再大,但也不敢明目张胆杀了自己,他只能在考察的过程中暗中做手脚。于是说道:"考察分为面试和笔试,面试则由他判断,我们也无法改换,但是笔试的内容,首先由他批阅,接着还要呈交给上级,我最担心的是他暗中偷换试卷,这样我们就无能为力了。"

  他分析得头头是道,逻辑严密,而且说话从容不迫,不卑不亢,初次在大官面前没有露出丝毫怯意。徐知府听完之后,含笑点头,心道:真不愧被评为双甲圣童,这次我要全力死保此人,为司马大将军增添人才。

  徐知府靠在椅背上,略微思索,转头看着季子文说道:"防止他偷换试卷的事就交给我吧,只要你好好考试,发挥出你最大的能力。"

  季子文微笑道:"那就多谢大人了。"

  徐知府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是担心他在面试的时候胡乱作评,面试虽然不能决定你是否评为双甲圣童,但是还是有很大影响的,所以我决定派几个官员去面试,有他们在旁边,就不怕朱召从中做事了。"

  听过这话,季子文大喜过望,连忙道谢。

  当天晚上,他在徐府吃过晚饭便回到客栈,两人都知道现在不宜让别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这样以后做事就能出人意料,于是徐知府也没留他在家里过夜。

  走到房门前,季子文推开房门,只见屋中坐着一个脸若刀削的男子,他脸上阴冷,没有一丝表情,右手握着刀柄。

  男子回头看了一眼季子文,干净利落地说道:"我只想问你,你是想死一个人,还是死一群人?要是想死一人,你现在就自杀,要是想死一群人,你们季家和王家都要死得干净。"

  从这阴狠的句话,季子文知道他肯定是朱家派来的。他镇定自若地说道:"要是我想一个人都不死呢。"说着,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他并非懦弱之辈,岂会被三言两语所吓到,况且现在还有知府大人保护。

  男子用狠辣的目光瞟了一眼季子文,冷哼道:"既然冥顽不灵,那就只有死路一条,我家老爷会把你们全都除掉。"

  说完,他站起身子,迅速地抽出寒光四射的剑,一道光影从季子文的眼睛掠过,房间里响起噼啪声,用来摆放茶水的桌子瞬间被劈成两半,随后他纵身一跃,从窗户上跳下。

  季子文脸色一动,心道:好犀利的剑气,要是刚才那把剑杀向自己,根本无暇躲避,看来朱召这次是想好好折磨自己。

  他一手抚在破碎的桌子上,双眼看着窗外墨黑的夜空,深深吸了一口冷气。

  过了一会,他盘腿坐在床上,催动体内的才气,周身萦绕着淡白的气流,流转均匀,不过过了一会,却发现才气只能在身体上流动,无法汇聚到丹田内,还有一些才气正在散溢到空中。

  这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自黑崖岭回来后,就开始出现这个问题,不过当初散溢得很少,只要白天略微看一下书就能补充,但是现在愈益增多。

  季子文在圣道大陆还没有多久,自然不明白才气散溢的后果,但是凭着生活的常识也能知道这是个大问题,长期以往,体内的才气会消耗殆尽。

  知府大人见多识广,或许知道其中的原因和解决办法,但是季子文心里知道徐知府帮助自己并不只是看来杨县令的面上,应该是想把自己纳入他们的阵营里面,扩充人才。如果把才气散溢的问题告诉他,如果他也没法解决的话,就会收手不再帮助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