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归来

  这时,街道上传来一阵吵杂喧闹声,无数人正簇拥着几个人,他们正向翠萱的房间走来。

  "别哭了,我回来了。"

  翠萱猛然一惊,那声音太熟悉了,顿时站起身子,朝窗外一看,站在人群中间的正是季子文等人,季子文挥舞着双手,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向她挥舞着双手,那神情像一位斗胜的战士一般。

  她笑着朝房外冲去,其他人没有注意到刚才的声音,看到翠萱突然破涕为笑,都感到莫名其妙,也走到窗户边往下面一看,顿时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即欢笑起来。

  季子文不顾众人的围观,紧紧抱住蜷缩在怀里的翠萱,温和地说道:"这些天让你担心了。"

  翠萱没有说话,微闭着双眼,手抓住他的手臂,似乎生怕他从自己身边离开。

  "你平安回来就好。"杨县令笑着说道。

  季子文轻轻地放开翠萱,说道:"托天之福。"

  王扈高兴地说道:"你总算回来了,要不然咱们王家可就没希望了。"

  季子文微笑道:"王叔,我答应你会解决这个问题,就一定会做到的。"

  看到季子文平安回来,爱才如命的胡院长自然无比兴奋,笑道:"今晚,大家到府上一聚。"

  众人说道:"好!"说完,大家便朝胡院长家里走去。

  走到大门口,胡院长吩咐一个门卫请季涂前来吃饭。

  来到用膳厅,大家纷纷围坐在餐桌边,稍稍聊了一会,仆人便端饭菜了过来,刚刚放置完毕,季涂也急匆匆走来了,脸上欣喜的神色呼之欲出。

  胡院长站起身子,亲自走到他的身边,邀他入座。

  坐定后,胡院长举起酒杯,欢笑道:"大家恭贺一下季子文等人胜利回来。"

  众人皆举起酒杯,就连素来不喝酒的翠萱也倒了一小杯,一阵碰杯声响后,大家仰头喝尽。

  杨县令坐在季涂身边,一手拍打在他的肩膀上,说道:"季兄,你有如此聪明有才的儿子,福分不浅啊。"

  听过这句话,季涂的心流过一股热流,笑得更加灿烂,说道:"以后还得仰仗大人帮助犬子。"

  这些年,季涂为了保存大学士遗宝,整日装出浑浑噩噩的样子,喝酒赌博,看似全然不顾季子文的前途,实际上却心如刀绞,度日如年,本想季子文能够考上童生,把家族遗宝送给他,让其吸收蕴藏在里面的才气,步步高升,让季家重振雄风,可是连续六年考试,年年落榜,对他的打击也是极其大的。

  就在他心灰意冷,对季子文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他却出人意料地被评为双甲圣童,接着又狠狠教训朱茂财,从举人手下逃生,一连串的惊喜怎么不让他高兴,更重要的让他重新树立信心。

  胡院长笑吟吟看着翠萱,说道:"翠萱啊,终于苦尽甘来,祝你们早结良缘。"

  喝了一点酒,翠萱的脸上已泛出一点红色,现在更加红润,似若两片花瓣,她低首道:"多谢大人祝福。"

  说完,她转过头,用清澈的目光瞥了一眼身边的季子文,嘴角上浮着浓浓的笑意。

  看着季子文受到重视,能够和翠萱喜结良缘,作为他的最好的朋友,何峰等人也十分高兴,打心里默默祝福他们。

  正当大家吃得开心的时候,一个仆人匆匆忙忙走了进来,来到胡院长身边,慌慌张张说道:"朱觉带人来这里了,各各拿着剑。"

  季子文回来没多久,其他童生也纷纷回来。朱觉见他们都回来,唯不见儿子和侄儿,已经猜出他们两人皆已丧命。自己的独子和堂兄的儿子一同被杀,朱觉怎么不气愤,于是带人来胡院长家来找季子文。

  胡院长眉头一皱,从座位上站起,向外面走去,其他人也停下筷子跟着走出去。

  来到门口,只见身材高大的朱觉手里拿着一把亮晃晃的剑,双牙紧咬,脸颊上的肌肉剧烈地抽动着,那双阴鸷的眼睛恶狠狠看着胡坤等人。

  看到季子文走出来,朱觉牙齿咬得咯嘣响,用剑指着他暴怒道:"小子,朱茂财和朱横是不是已经死在你手里?"

  酷ML匠《网X首}@发%

  "我不过区区一个童生,哪来的能力杀死堂堂的举人。"季子文自然不会承认是自己杀了他们两个,否则会被杀头的。

  朱觉瞳孔收缩,目光凝在一起,语气狠毒地说道:"臭小子,别在老子面前装。不要也别得意,过几天你还得去太安城拜见翰林,只有经过他的考察,你才能真正评为双甲圣童。"

  杨泰笑着说道:"真金不怕火炼,季子文才高八斗,还怕别人的考察。"

  这时,季子文看到朱觉的表情变得很诡秘,眼睛微闭,露出淡淡的冷笑,他的心不禁一紧,默说道:难道下次去太安城又将有重大困难?"

  其他人也发觉朱觉脸上的变化,都死死盯着他,想听他说下去,从而知道其中的缘由。

  冰冷的目光扫了大家一圈,朱觉哈哈大笑起来,良久才平息笑声,冷哼道:"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跟我们朱家作对,这次考察你的官员正是我兄长朱召。"说完,他收回宝剑,拂袖而去。

  季子文知道朱召乃是朱横的父亲,知道他儿子死在自己手里,岂会善罢甘休,肯定会从中刁难,作为主考官,他完全有能力决定自己的一切。想到这里,季子文不禁皱了皱眉头,倒吸了一口冷气。

  其他人也面露凝重神色,他们对朱召早有耳闻,听说他乖戾残暴,心性狭隘,睚眦必报,这次季子文杀了朱横,他绝对不过放过季子文的。

  翠萱害怕地紧紧挽住他的手臂,季子文用手拍了拍她的香肩,微笑道:"不用担心,我会平安回来的。"

  "嗯,我相信你会回来的。"翠萱吐气如兰地说道,她嘴上如此说,心里却惴惴不安,从季子文淡淡的笑容中,多少可以看出他笑得有些勉强。

  过了四天,季子文要去太安城接受考察。现在季子文已成王家的救命稻草,上次他从黑崖岭平安回来,税官马上出面。这次要是他没有平安回来,朱家很可能故技重施。

  王扈给他准备一辆华丽的马车,又拿出一带银子,派出两个仆人陪同他一起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