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文眉头一皱,心道:硬拼是挡不住他们三人的,现在只能拖住他们,一旦擎天笔把那句诗写完,取他们小命就轻而易举了。

  说着,他继续催动才气移动擎天笔,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使用它,因而写第一个写十分慢,但是写完"花"字后,速度明显变快。

  现在季子文体内还剩三成才气,几乎和一个普通秀才差不多,但是在提纯后变成才气中的精华,因为仍然具有不可小视的杀伤力。

  季子文把剩余的所有才气注入到书生剑上,这样可以大幅度提升它的杀伤力,在强大的才气注入下,剑身上绽放出银白色的光芒,一成浓郁的剑气萦绕在上面,不停卷动着,宛如凶猛的野兽。

  他快速挥动宝剑,举至空中,剑气似乎感应到主人的杀气,疯狂地涌动起来,右手一动,书生剑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破空而下,带动着强大的剑气,狠狠地砍在朱横的宝剑上,爆发出无比刺耳的声音。

  两人顿时僵持在一起,相互催动才气,凝注在书生剑上,只见交接之处不断迸射出炽热的火花,两股凶猛的剑气碰撞在一起,似两条蛟龙缠绕在一起,相互撕咬。

  这时,季子文听到身后响起急促的脚步声,略微转头一看,只见那几个凶神恶煞的壮汉正举着弯刀向他靠近,他眸光一凝,猛然发力,只听"叮"的一声,两把书生剑顿时被弹开。

  季子文乘此机会快速转身,使劲挥动书生剑,一道耀目的剑气瞬间释放出来,犹如汹涌的海浪,眨眼间就来到壮汉眼前,从横在胸前的弯刀上划过,铿锵一声,弯刀断成几截,而那道剑气势不可挡地刺入他们的胸口,从背心飞出。

  一股鲜血喷射出来,他们翻着白眼,眼睛都没时间闭上,就纷纷倒下。

  看到这一幕,朱茂财惊得目瞪口呆,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何峰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完全不敢相信方才的情景,从那道剑气的威力来看,已经接近秀才的极限了。

  一道剑气竟然斩断两把弯刀,还能穿破人的身体,这小子到底有多强的能力?朱横面色变得极其凝重,嘴里喃喃道。他已经发现季子文身上具有超级强大的力量,不然根本不可能在打斗那么久之后还拥有那么雄浑的才气,只是不明白力量的来源。

  不过事情已经做到这个地步,根本没有回头的余地。朱横瞳孔一缩,继续催动才气,移动着笔魄快速完成"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句悲凉雄浑的句子。

  曾经朱横猎杀一只幻影犀牛,从而获得这句名句,顿时才气翻倍成为举人,可想而知它具有的力量。

  刚刚写完,狂风四起,猎猎作响,把那些碗口大的树木吹得齐腰折断,附近的树枝全都被席卷干净,在半空中凝聚形成一个螺旋形的旋风,发出狂戾的呼啸声,当聚集得宛如乌云的时候便向季子文急速旋转过去,所到之处飞沙走石。

  此时,除了正在催动擎天笔的那股才气,季子文彻底没有才气可用,手中的书生剑失去光泽,双手乏力,双目紧紧盯着迎面而来的狂风,双脚如同扎根在地上,没有丝毫的动摇。

  酷G匠网唯一F正版¤,其他?都¤T是5R盗#V版\`

  旋风越来越大,气势更猛,看上如犹如一条发怒的巨龙,所经之地,黄土被卷掉厚厚的一层,附近的树皮皆已被刮走,留下惨白的木质。

  眼看狂戾的旋风奔杀到季子文的面前,就要把他撕裂,可是他却纹丝不动,表情漠然,似乎眼前的旋风只是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根本没有杀伤力。

  就在狂风即将把他包裹住的时候,忽然脑子传来一声巨响,犹如大海中翻涌的滔天巨浪,向四周快速扩散出去,不仅压制住凶猛的大风,而且把方圆十里的树叶震落,纷纷向季子文身边聚拢,远远看去,宛如漫天大雪。

  看到这气势恢宏的一幕,何峰震惊得眼睛呆滞,嘴巴大大地张开,久久合不上,而朱横已经脸色全变,像一块生铁打造而成,凝聚着无尽的恐惧和害怕,双手不停抖动,手中的宝剑似乎也开始畏惧,收敛光芒。

  漫天树叶在季子文头顶上方卷动,黑压压的,看上去极其瘆人。忽然,他双目睁大,右手向前一挥,剑尖直指呆如木鸡的朱横,吼叫道:"杀!"

  无尽的落叶像射出的飞刀一般直奔朱横,路径之地,光秃秃的树干皆已被割裂,变成齑粉。

  朱横脸上扭曲得极其难看,他凝聚所剩的才气注入到宝剑之中,顿时绽放出耀眼的剑光,但是在密麻麻、黑如乌云的树叶逼压下,却显得很黯淡,萦绕在剑身上的剑气被这股强大的才气压制得无法动弹。他知道自己根本阻挡不了季子文的飞花技能,勉强把宝剑横在胸前,脸上露出自嘲的苦笑,

  "嗖",落叶如同锋利的匕首从他的身体上横穿而过,血液散成雾气,筋肉碎成细片,骨骼纷纷裂开,变成粉末,那把宝剑断成十多截。

  瞬间他整个人烟消云灭,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仅仅拥有秀才文位能在眨眼的时间内把举人消灭得片骨不存,这可是旷古未见的事。

  还未死去的朱茂财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骇得心跳骤然加速,似要蹦出胸膛,双脚哆嗦不止,肥胖的身体似倒不倒,像悬崖上摇摇欲坠的房子。

  季子文缓缓转动身体,目光冰冷,逼视着朱茂财,威严肃杀的眼神让他浑身颤抖,不敢直视。

  "杀了他,绝不能留下这个祸害。"不远处的何峰愤然道。

  对付这种肆意妄为、为非作歹的人,季子文怎么会手下留情,况且朱茂财要是活着回去,必然会向朝廷告状。虽然朱横主动杀季子文,但他毕竟是带领人,又是朝廷命官,朝廷必然追究责任,按律法规定,季子文将被处死。

  季子文挥动白灿灿的书生剑,那满天落叶又纷纷向朱茂财杀去,只听惨叫一声,无尽的落叶从他身体扫过,刹那间,他便化为齑粉飘散到空中,地上连一丝血痕都没有。

  这时,空中出现一些诗文,两只笔魄和光板,一块浓黑的墨心,虚飘如烟,袅袅悬在空中犹如一只只精灵。那是从朱横和朱茂财身上爆出的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