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文虽然初次听到擎天笔这个名字,但是刚才文祖说过这里是记录天地万物的地方,擎天笔应该是记录天地万物的神笔,世间任何笔都无法与之媲美,品级自然是最高的。

  得到这样的神笔,季子文惊喜不已,但又有些担忧,毕竟肩膀上扛着如此大的重任。他深深地鞠躬道:"多谢文祖,子文必当全力以赴。"

  仓颉点点头,由于才气的大量外泄,嘴唇极其苍白,脸上的皱纹增添许多,看起来更加苍老。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一定要竭尽全力去完成。擎天笔乃是世间奇宝,你一定要妥善使用,千万不用跟其他人说,否则必然引起别人的争夺。"

  除了文生剑以外,其他文宝平时都在体内,宿主被杀后就会游离出体外,因而人族中间经常出现为了获取对方的文宝彼此残杀的事情。

  季子文重重地点头应道:"嗯,子文一定会铭记前辈的嘱咐。"

  "那你快走吧,藏宝阁就快关门了。"仓颉说完,右手一挥,发出一股强风卷着季子文飞出《圣道实录》。

  回到现实中,季子文环顾四周,光线极其暗淡,明显藏宝阁要关门了,一旦关闭季子文终究会被里面的灵气杀死。

  站在藏宝阁的朱横看到藏宝阁的门渐渐关闭,不禁咧嘴一笑,露出得意的笑容。

  其他童生皆已获得文宝,安全出来,唯有季子文还不见人影。在获取文宝的过程中也时不时出现文印上才气不足,或文生不按时出来导致文印才气耗尽从而被灵气所杀的事。因而只要一次死在藏宝阁的人数不超过三人,朝廷是不追究责任的。

  但是何峰等人岂会不知肯定是朱横从中作祟,但是他们又无证据,只能把满腔怒火憋在心里。

  何峰咬着牙齿,恨恨地看着朱横,但是朱横装作没看到,头颅高昂,摆出一副志得意满的神情,同时对守藏宝阁的守卫淡淡地说道:"快关上门,他已经死在里面了。"

  朱横毕竟是举人,又是骑督,加上朱家有权有势,守卫哪敢违逆,便催动才气,几道白色的气流飞出体外缠绕着大门,藏宝阁的门关闭的速度更快了,眨眼间只剩下一条缝隙。

  何峰、李康和吴山明顿时怒了,也纷纷催动才气,虽然才刚刚拥有童生的文位,才气不高,但是三人合力还是勉强减缓大门关闭的速度。

  朱横转过头,阴鸷的眼睛瞥了他们一眼,大笑一声道:"不自量力。"说着,他用意念使用体内的笔魄,在光板上写道: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他的身后顿时聚集一股强风,向何峰等人席卷过去,风势雄厚,重重地撞击在他们的胸膛上,瞬间把他们撞飞到远处,各各嘴角都流出鲜血,脸色十分苍白,皆愤愤地看着朱横。

  冷笑一声,朱横鄙夷地扫了他们一眼,大喝道:"你们要是不识时务,一起把你们灭了,季子文已经死在里面,永远都出不来的。"说完,他朝天大笑起来。

  "你还不死,我怎么会死。"

  朱横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连忙转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从藏宝阁里走出来的季子文,他气色红润,丝毫不像受伤的样子,而起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何峰等人看到季子文便纷纷跑了过去,何峰一手拍打在他的肩膀上,怒视着朱横,满脸恨意地说道:"出来就好,下次一定要灭了他。"

  朱横右手指着他们几个,冷哼道:"有本事就放马过来,我还怕你们不成。"

  "咱们会见识一下高低的。"季子文淡淡一笑道,转身往回走去。

  看到他们远去的背影,朱横的双眼皱缩,钢牙紧咬,怒道:"这次猎杀妖魔,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回来。"

  季子文回到家里,干瘦的季涂正坐在一张椅子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小木盒,乃是珍贵的金丝楠木所做,上面雕刻着古朴的花纹,细小的缝隙上露出柔和的光芒。

  J酷匠网“正版首@发√

  季涂看着季子文,笑着说道:"季儿,你猜一下这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看到盒子缝隙处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季子文已经猜到里面应该是大学士遗宝,于是微笑道:"这是家族几代人誓死捍卫的大学士遗宝,只是不知道爹爹拿出来做啥?"

  季涂说道:"朱家想杀我儿,这次你就再给他一点教训。你只要吸收蕴藏在大学士遗宝里面的才气,就可以直接晋级到秀才,使用剑气的技能。"

  在圣道大陆里,科举考试并不是上升文位的唯一途径,拥有珍贵的文宝,吸收它的才气也可直接晋级,但是若想当官掌权,一般需要进行考试获得朝廷的确认,或者有达官贵人的提拔。

  季子文心头大喜,默说道:朱横大概是举人级别,自己若晋升为秀才,又拥有双倍才气以及擎天笔,完全可跟他一斗。

  现在这种危险时候正好可以发挥大学士遗宝的作用,他也没有推却,直接说道:"多谢爹爹。"

  季涂站起身子,苍老的手重重地拍打在季子文的肩膀上,语重心长道:"咱季家能不能扬眉吐气就看你了,今晚好好吸收里面的才气,为这次猎杀妖魔做好准备。"

  季子文点点头,拿起金丝楠木盒轻轻触摸,感觉有种温润的感觉,打开一看,躺在盒底的紧笔正散发出耀目的光辉,笔杆上流转着柔和的气息。

  他小心翼翼地拿起金笔,心里说道:朱横,这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说着,他的眼睛闪过一抹杀气,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种种经历让他明白要想活下去就不能对敌人仁慈,否则就会被对方灭掉。

  当天晚上,季子文盘腿坐在床上,催动体内的才气把金笔浮在空中,接着一股股紫气从胸膛钻出进入金笔中,过了一会,引出雄浑的金气,宛如滔滔江河,向他的身体奔涌而去。

  这次他不再感觉到难以忍受的炽热感,而是十分舒服,整个身子似乎侵泡在温泉中。体内那只擎天笔在强大才气的注入下,也开始运动起来,季子文心里大喜,用意念使用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