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落花

  季子文嘴角微微露出笑容,说道:"那就看你堂哥有没有这样的能力了。"虽然他知道凭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打赢,但是气势上不能弱,否则朱茂财肯定会得寸进尺。

  朱茂财眼睛里闪动着冷冽的眸光,哼了一声道:"我堂哥可是堂堂的举人,官职是大骑督,乃是朝廷命官,想整死你就如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说着,他右手握起拳头,在季子文前面晃动几下。

  翠萱早已看不惯,怒道:"你不过是跳梁小丑,有本事跟季哥单打独斗,上次被打得落花流水,现在哪来的勇气在季哥面前耍威风。"

  戳到他的痛处,朱茂财顿时火冒十丈,气冲冲道:"咱们走着瞧,翠萱你这个臭女人,迟早要被老子玩弄死。"

  听到骂翠萱的话,季子文登时怒气上涌,面色变冷,翠萱乃是他深爱的女人,怎么会让别人随意辱骂,不过他倒没有失去理智,没有立即跟他动手。

  王扈虽然气得够呛,但是大气不敢出,低首默默听着刺耳的话,翠萱脸颊通红,狠狠瞪了朱茂财一眼。

  朱茂财见他们都不敢回话,心里倒有些得意,甩了一下衣袖,扬长而去。

  没走多久,翠萱听到身后响起嘶啦声,继而又传来大骂声,转头一看,朱茂财竟然只穿着一条内裤,衣服全都变成碎片飘飞到空中,他双手抱着身体慌慌忙忙向衣店跑去,看到他那副狼狈不堪的样子,翠萱哈哈大笑起来。

  季子文和王扈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街道上其他人更是笑得腰弯肩斜。刚才季子文口中默默念诵唐代李商隐《落花》诗:

  高阁客竟去,小园花乱飞。参差连曲陌,迢递送斜晖。

  肠断未忍扫,眼穿仍欲归。芳心向春尽,所得是沾衣。

  他释放的是隐气,引动周围的树叶,化为无形,悄然飞到朱茂财身边,割碎他的棉衣,最后那句"芳心向春尽,所得是沾衣",让无影无踪的隐气死死跟随他,除了内裤,撕尽所有的衣服。

  季子文转了一圈后,他对王扈和翠萱说道:"你们先回去,我到杨县令那里走一趟,跟他谈谈。"说完,他向县衙走去。

  来到县衙门口,两个守门人笑吟吟地迎他进去。来到客厅,仆人给他倒了一杯上等的铁观音。

  没坐多久,杨泰笑着走了进来。

  季子文站起身,拱手道:"子文拜见杨县令。"

  "不用客气,以后咱们就随意一些。"杨县令一手抚了抚他的肩膀,微笑道。

  两人坐在椅子上,季子文说道:"今日有一事还想请杨县令帮忙。"

  杨泰慨然道:"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此时季子文也不想拐弯抹角,便直接说道:"现在朱茂财在王家店铺旁边购买商铺,压低价格故意出售同样的货品,如此下去,王家十几口人如何活下去。"

  杨泰面色微变,稍显凝重,探过头来说道:"能不能解决这事还得靠你自己。"

  季子文一头雾水,疑惑道:"这话如何说。"

  抿了一口茶,微闭着双目,过了一会杨泰看着季子文,说道:"朱茂财现在做事如此肆意妄为,是因为税官听说朱横准备在你们猎杀妖魔的过程中杀了你,王扈没把女儿嫁给朱茂财得罪了他,一旦你死掉就彻底没有靠山,谁还会帮他。"

  说完,他叹了口气,虽然朱茂财在双峰县购买商铺故意刁难王扈,但是朝廷为了防止县官贪污,私收钱财,专门设置税官,管理商业和农税,况且朱茂财这样做并不违反国家法律,因而杨县令无权过问。

  从这句话,季子文知道现在杨县令也无能为力,只有自己在猎杀妖魔的过程中活着回来,让杨县令帮忙沟通,税官才可能制止朱茂财的大胆行径,毕竟双甲圣童百年难遇,一旦在朝廷入职,定然受到重用,税官自然担忧自己以后乘机报复。

  从县衙出来后,季子文向王府走去,翠萱等人现在肯定着急得要命。

  刚走到王府门口,那两个守门人连忙送他到客厅,王扈和翠萱等人在屋子里急得乱转,见季子文进来,像看到救星一般迎了上去。

  王扈焦急道:"杨县令可有法子?"

  季子文沉声道:"方法只有一条,就是我在这次猎杀妖魔的过程中活着回来,大家也不用担心,我死不了的。"

  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毕竟实力相差太大了,现在只能一边安抚他们,一边想出活下去的办法。

  听到他说能解决这事,大家也都松了口气,久悬的心也终于落了地。

  第二天早上,季子文来到县衙前面,和众童生排好队。

  朱横傲立在石阶上,双目微闭,向季子文淡淡扫了一眼,说道:"大家跟我到藏宝阁获取文宝。"

  藏宝阁建造在三十里外的风华山顶上,走了半天才到。

  季子文仰头一看,藏宝阁建造得十分雄伟,朱门碧瓦,雕梁画栋,门口站着五六个身穿黑色铠甲的士兵。

  朱横取出令牌,向藏宝阁的守卫示了示,他们点点头,打开大门,耀目的光华迸射而出,照得季子文睁不开眼睛。

  朱横严肃道:"现在我给大家发文印,他可以给你们制造一个护盾,抵挡肃杀的灵气,时间最多只有一个时辰,在这段时间内你们必须寻找适合自己的文宝。"

  藏宝阁乃是聚集天地灵气的地方,按灵气聚集的强弱高低划分等级,县级的藏宝阁是最低的,最高的建造在皇宫。集聚的灵气不仅可以提升文宝的价值,还可以杀死冒然闯入的盗贼。朝廷颁发的文印注入了才气,可以抵挡灵气的杀伤力。

  朱横催动才气,注入到右手拇指上的蓝色戒指,散发出柔和的光柱,里面悬浮着四四方方的文印,他左手一挥,文印散落到众童生手中。

  季子文打量一下文印,它是金属铸造,外形像一块令牌,下面有一个文字,通体流转着柔和的白气,不过极其淡弱。

  h更m{新|/最2t快N上C2酷$)匠网

  他朝旁边一看,发现别人的文印白气明显强很多,脸色不禁一沉,抬头看了一眼朱横,他的嘴角勾着一抹冷冷的笑意,淡淡地看着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