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公子饮完酒,淡淡瞅了一眼季子文,见他表情平静,心里说道:在老子面前装什么装,才出一招,体内的才气就被压得死死的,接下来看我们怎么玩弄死你。

  他笑着说道:"这次季兄考中童生,以后与翠萱小姐双宿双飞,真乃如古人所说: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可是平生幸事,季兄才高八斗,不如做一首诗表达心中感触。"

  @酷匠网;K唯一#。正6版V,R其J他*h都、D是r盗}版U

  他每说一句,才气就增加一成,对季子文的压制就强一些。

  季子文小抿一口酒,站起身,微一沉吟,提起毛笔蘸了蘸墨水,一边写,一边念道:

  《雁丘词》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成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

  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此词紧紧围绕"情"字,谱写了一曲凄恻动人的恋情悲歌,笔调凄凉哀婉,借此写出这么多年季子文和翠萱苦恋过程中的艰辛和痛苦,同时表达两人至情至爱赞颂。诗文不仅写得十分动人,而且还说出季子文内心的真实感触,浓郁的真情溶于诗文之中,因为具有极强的情感穿透力。

  刚刚写就,雄浑的才气迸射而出,瞬间把韩公子压来得才气反弹回去,震得他面色苍白。

  朱茂财一怔,完全没想到他竟然真变了一个人一般,拥有如此雄厚的才气。其实他哪里知道刚才季子文仅仅只用一成的才气。

  韩公子催动六成的才气这才缓过神来,他脸上不再浮现笑容,略显干巴地说道:"今天既然是斗诗会,总需要比斗一下诗文,今天我们在大雪纷飞的天气饮酒,不如就以饮酒和雪为题,大家作诗。小弟既然主持诗会,就由我先写一首,用以抛砖引玉。"

  说完,他走到桌边,提起毛写道:

  《岁暮》

  殷忧不能寐,苦此夜难颓。

  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

  运往无淹物,年逝觉已催。

  写完之后,季子文感到更为强大的才气迎面扑来,再一次想压制住他。此时还不是出击的时候,他没有引动才气来抵挡。

  其他人看到季子文表情一直平静,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众人都有些恼火,韩公子刚刚写完,其他人接二连三写诗文。坐在韩公子旁边的王斌站了起来,他面目清秀,写道:

  《酒歌》

  子云性嗜酒,家贫无由得。

  时赖好事人,载醪祛所惑。

  觞来为之尽,是谘无不塞。

  有时不肯言,岂不在伐国?

  仁者用其心,何尝失显默

  此诗写就,才气荡然,亭子四周的布曼不停抖动起来。季子文知道他使用的是隐气,攻击时无影无踪,虽然看不到任何东西在向他攻击,但是他凭借雄厚才气的优势已经感觉到无数雪花正在自己扑来,并且快速逼近。

  在这迫不容缓的时刻,季子文一手提笔,挥毫泼墨写道:

  《月下独酌》

  花间一壶酒,

  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

  对影成三人。

  他引用的正是诗圣李白的诗,还未写完,亭外的雪花纷纷飘了进来,疯狂卷动,把王斌引动的隐形雪花阻挡起来,全诗刚刚写成,"呯砰"一声,只见隐形的雪花化为气雾散落一地。

  王斌刚才使用八成的才气,被季子文一举击破,顿时脸色苍白起来,嘴角流出血丝,呆立半响才缓过神,坐在椅子上默默无语。

  其他人骇然一惊,朱茂财浓黑的眉毛紧紧蹙在一起,那双鹰隼般锐利的眼睛扫了一下季子文,被在身后的拳头握得嘎嘣响。

  翠萱也惊诧不已,完全没想到季子文竟然有如此雄厚的才气,不过在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欣喜,因为季子文才气越高,就越有安全感,她清澈如湖水的眼眸里闪动着欢乐的光芒。

  不过季子文并没有露出兴奋之色,这是因为主菜还没上,今天赴这场鸿门宴是为了狠狠教训一下朱茂财,但是到现在还没跟他正面交锋,只是击败几个虾兵蟹将,季子文怎么会高兴。

  这时,朱茂财向另外两人使了使眼色,示意他们一起上。

  那两人一个穿着红袍,另外目如铜铃,见到刚才的情景,心生畏惧,不敢与季子文相战,低首不语。

  过了三天,杨泰和胡坤召集本县所有考中童生的学员到县衙门口,在他们身边站着一位身材修长,面容冷峻的青年。

  杨泰环视四周,目光落在季子文身上,不禁微皱一下眉头。

  看到他的表情,季子文知道事情不妙,转头看了一眼那个青年,他负着双手,表情倨傲,斜视着季子文,目光极其冰冷。

  杨泰说道:"按朝廷规定,任何考中童生的学员都必须猎杀两头妖魔,无法完成任务者取消童生资格。这次带你们去完成任务的是朱骑督,请他给大家说一下要求。"

  "这么年轻就当骑督,非同一般啊。"季子文旁边有人轻声说道。

  骑督官职并不是特别大,但也不小,最起码要到秀才以上级别才有资格当。那青年约莫也就二十岁左右,才气在秀才以上可见实力很强,天赋超高。

  一般而言,有一个才气雄厚的人带童生去猎杀妖魔,完成任务的几率就高许多,因为猎杀过程中,有时会遇到实力强大的妖魔,那时不仅无法完成任务,很可能会丧命,如果带领人文位较高,自然可以协助他们杀掉它们。

  但是何峰等人脸上没有露出丝毫的喜色,反而愁眉不展,忧心忡忡,用担忧的目光看着季子文。他们都知道朱骑督是朱茂财的堂哥,名叫朱横,这次肯定是来报仇的,他作为本次的带领人,季子文显然凶多吉少,或许还会死在他手里。

  季子文依然保持平静的神色,但是心里却有些沉重,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对付秀才以上的官员几乎不可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