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酷匠R网k永wJ久免S费看A小j说

  看到季子文伤痕自愈,大家以为他不久就会醒来,杨泰等人也想问他其中的缘由,一直等到夜幕四合,他却依然沉睡不醒。此时天色已晚,他们也不想继续等下去,在王府吃了一顿饭便回去了。季涂饭也不吃就匆匆离去。

  翠萱见季子文久久未醒,毫无胃口,父母和秀儿苦劝一番,依然滴水未进,只是枯坐在季子文床边默默看着他。

  夜深人静,府上的人都已熟睡,她也无比困倦,斜靠在床边的木柱上微微闭上眼睛,本想打旽一会,不料却睡着了。

  没一会,季子文醒了过来,睁开昏沉沉的眼睛,看到翠萱正靠在木柱睡觉,便掀开被窝匆匆抱着她放到床上,轻轻盖上被子。

  他看了一眼翠萱娇美的脸蛋,她睡着的样子宛如静静浮在水面上的莲花,静美又不失娇艳。

  收敛目光,季子文发觉自己神清气爽,没有一丝疲态,按常理被人狠狠揍了几次,即使休息一段时间也不可能彻底驱散身体的倦意。

  获得童生文位后,季子文体内的经脉已经被金榜上散发的光芒打通,丹田可聚集才气。他盘腿坐在地面上,催动体内的才气,刚刚引动,身体出现沸腾的感觉,雄浑的才气宛如滚滚大浪不断冲击胸膛,似乎想要撞出。

  忽然,流窜的才气汇入到天灵穴上,脑子里清晰的出现《圣道实录》这本书,不过已经不再是破烂模样,而是变成赤红色,大如山岳,光辉灿烂,"圣道实录"这四个字变得大如屋舍,虚悬在空中,散发出璀璨的光芒。

  银白色的才气如滔滔江水不断流入到《圣道实录》之中,季子文感觉虚脱一般,全身酸软无力,似要崩塌一般。突然,无数紫气从书中狂泻而出,瞬间流遍全身。他顿时感觉无法忍耐的炙热感灼烤全身,血液宛如刚刚喷出的岩浆,汗水淋漓而下,不过他咬着钢牙,忍受着一切。

  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持续良久,一直到晨曦初露才渐渐消失,此时,他身上的棉衣已经湿透,只要轻轻一捏汗水就会狂滴而下。

  季子文睁开双眼,脸上浮出淡淡的笑容,此时他已经完全明白自己为何能够自愈伤痕,原来《圣道实录》这本奇书竟然与自己合二为一,它具有复原伤口和弥补才气的作用,而且让自己的才气翻倍,即使没有童生文位的情况下,他体内的才气就已经达到童生水平,而现在才气和秀才相等。

  除此之外,《圣道实录》还能去粗取精,除芜排杂,让季子文的才气更加精纯,刚才银白才气进入书中之后泻出紫气正是提纯的过程,这能让季子文的才气力量翻倍,即使他现在只是童生,却和才气顶尖的秀才水平相当,只是没有拥有秀才特有的能力。

  圣道大陆里,每个文位都拥有特有的技能。

  童生拥有飞花技能,即文气可引动周围的花叶,以及和花叶相似的事物,如雨滴、飘雪,这些花叶、雨雪刚硬如刀,割裂铠甲,断人咽喉。

  秀才的技能是剑气,就是使用武器时周围会产生气流,增加攻击强度和范围。

  举人的技能是风魂,能发挥天地之气,化而为风,能够摧营拔寨,杀伤力极强。

  进士的技能是雷霆,能使乌云汇聚,电闪雷鸣,暴雨、冰雹和大雪狂泻而下,攻击时快如疾电。

  翰林的技能是水威,可发挥水气势宏大而无孔不入的优点,让人难以防守。

  大学士的技能是山岳,可指挥天下山丘,转为已用,毁灭千军万马。

  亚圣的技能是凝光,可借日月之光,融化敌军,化为灰烬。

  圣人的技能是无极,天地万物随心所用,拥有毁天灭地之能。

  季子文站起身子,却发现翠萱醒了过来,她睁开如水眼眸,看到季子文全身湿漉漉的,棉衣角正不断滴着水,立马下了床,也不问其中的原因,娇嗔道:"这大寒天的怎么穿着湿衣服,赶快洗个热水澡换一件衣服。"

  说着,她便推着季子文往浴室走去,把他送到浴室,翠萱便去厨房了,这是季子文这些年来第一次在自己家里吃饭,必须要安排一顿美味。

  她本想叫秀儿帮自己想主意,该做些什么饭菜,可是昨天翠萱的母亲经历昨天的事,吓得不轻,大清早便吩咐秀儿陪她回娘家了。

  季子文舒舒服服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上干净华美的衣服,打扮得英俊潇洒,如果不是有些瘦弱,一定是个绝顶的美男子。

  刚才浴室出来,看到王扈一脸焦躁,来回走动。王扈拍了一下手掌,说道:"大事不好了。"

  季子文困惑道:"遇到什么事?"

  王扈从衣袖里抽出一封信递给他,摇头叹息。

  季子文匆匆扫了一眼信纸,这是朱茂财笔写给他的,说要举办一个斗诗会,请他务必要参加。

  朱茂财现在也是童生,季子文被评为双甲圣童,如果不敢参加同级文人举办的斗诗会,别人自然会说自己软弱无能,影响自己的威望,更重要的是自己是否被评为双甲圣童还得看朝廷的评价,现在要是被视为胆小懦弱之人,朝廷自然不会重用自己,被评为双甲圣童的几率就会直线下降。

  若是参加,一旦输给同级别的文人,自己就会名誉扫地,更不可能被评为双甲圣童,而且朝廷为了提高文人的战斗力,对斗诗会上出现任何事情都不会插手,也就是说季子文即使在斗诗会上被对方杀死朝廷也不会过问,当然只限于文斗,即以诗文相战,如果武斗而死是要追究责任的。

  此信措辞霸道刚硬,咄咄逼人,不留余地,季子文看后油然升起怒火,想起他仗势欺人,派人杀死以前那个季子文,之后又安排凶手来杀自己,右手重重拍打在门框上,厉声道:"这次定要你吃不了兜着走,老虎不发威还当老子是病猫。"

  听到他说要参加斗诗会,王扈连忙阻止道:"这次你要是去,只会是有去无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