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翠萱知道现在自己或许还能救季子文,便一把拭去眼睛里的泪珠,强装坚强,脸色变得坚毅起来,站在季子文身前,作保护姿势,但是季子文却无比从容,目光淡定地看着王扈。

  秀儿等人颤颤发抖地向王扈施礼,王扈重重地哼了一声,目光死死盯着季子文,鞭子指着他,怒呼呼道:"兔崽子,仆人说你进翠萱房间我还一时间难以相信,想不到你竟然真来了,够有种的,这次老子不打死你才怪。"

  说着,他举起长鞭正要抽过去,季子文却大喝:"慢着,我要说一件事。"

  王扈冷笑道:"今天你不管说什么,都绝不会放过你,不过在死之前,老子就让你把话说完,快说。"

  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到季子文的脸上,他平静地说道:"我已经被评为双甲圣童。"

  /B酷=/匠网…O正●@版5=首"发0I

  话音刚落,旁边的秀儿怒气冲冲看着他,一手扯动他的衣袖,低低说道:"现在还说胡话,你赶快跟老爷道歉,我们一同帮你求个人情,希望老爷饶了你。"

  两个门卫忍不住扑哧一笑,而翠萱脸色顿时沉了下去,在她心里季子文能够考上童生都已经是天大的造化,评为双甲童生就已经是闹市里出老虎压根就不可能,而评为双甲圣童彻底超出他的想象。在这关键时候,季子文还说了这么一句胡话,让她怎么不伤心,不过她依然站在他的前面。

  王扈像听到天大的笑话,笑得腰弯肩斜,过了半响,才勉强控制自己的情绪,冷笑道:"季子文,你还有什么笑话继续说出来,要是能把大爷我逗开心了,就留你一条小命。"

  季子文凛然道:"不信的话,你可以去贴帮牌前面看一看。"

  王扈逼视着他,说道:"当我是个糊涂虫,你那肚子脏水拉出来一团臭,还想写出好文章,得了吧。"

  季子文怒道:"你可知打双甲圣童可是要坐牢的。"

  "嘿嘿,还威胁我,要是你都能评为双甲圣童,我他妈早就当皇帝了。老子打的就是双甲圣童。"

  说完,他对翠萱吼道:"翠萱,快走开,经常跟这个小白脸勾勾搭搭,早就把咱家的面子丢尽了,今天你要是再护着他,就连你一起打。"

  季子文用力推动柔弱的翠萱,但是她却像扎根在地上,一动不动,目光紧紧盯着父亲。

  王扈越看越恼火,手臂一挥,长鞭呼啸过去。

  眼看长鞭抽打过来,季子文准备拉开翠萱,但是她却猛然扑去,挡住气势汹汹的鞭子,白皙的手上顿时出现两道红印。季子文气冲冲走过去,抓住长鞭,拼命一扯,把鞭子拉了过来,朝窗外扔去。

  看到鞭子打在女儿身上,王扈还是很心痛的,不禁手软,这才让身体虚弱的季子文轻松扯掉鞭子。

  王扈口头上说要把季子文和翠萱一起打,但是实际上并不打算鞭打女儿,只选择翠萱没有挡住的地方落鞭,最终却偏偏打在女儿身上,不禁怒火冲霄,牙齿咬得格格叫,暴跳如雷道:"混小子,看你真是活腻了,竟然让我的女儿去挡鞭子。"

  说着,他朝四周一看,见不远处的桌子上摆放着铜铸的香炉,便快步走去,双手举起沉甸甸的香炉,转身向季子文大步走去。

  看到翠萱手上那道赤红的印子,季子文心头的怒火立刻燃遍全身,双目变红,两手握成铁拳,脸颊变得僵硬,对王扈大声说道:"如果你还冥顽不灵,就休怪我把客气。"

  王扈面露凶光,怒道:"废话少说,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

  季子文也不是菩萨心肠,王扈如此相逼,他如何能忍,但是考虑着王翠萱,他又不能动手,今日若是伤了王扈,日后自己如何与翠萱相处。

  王扈冷笑:“小王八蛋,老子打死你。”

  一鞭抽来,季子文躲闪不急,顿时被抽倒在地,翠萱哭着扑向季子文,可是被家仆拦住。

  王扈眼中闪烁着冷光,为了让季子文死心,这次要给他个教训,只要不打死,最后日后赔点钱。

  如此想着,他手下更不留情,就在这时候,一个家仆急匆匆的跑过来,焦急喊道:“老爷不好了,季子文真中了,县令大人都上他家了。”

  王扈惊诧回头,手中的鞭子跌落在地……

  季子文被带送家,鞭伤严重,季涂看见爱子如此模样,差点没忍住和王扈拼命,不过被左邻右舍死命拉住。

  最后也只能坐在床边,拉着儿子的手唏嘘流泪,一群人围在屋中,全是关切。

  尤其是文院长胡坤和县令杨泰竟然大驾来到这里,更是让所有人吃惊,他们手上拿着礼品,脸色却阴沉如水。

  王扈脸上挂着难看的笑容,想要走上前去寒暄,可是又犹豫不决。

  杨泰和胡坤像是没看见忐忑难安的王扈,径直走到季子文的床边,看到他鼻青脸肿,伤痕累累,大怒起来。

  胡坤转头盯着王扈,喝道:"可是你打伤季子文的?"

  在凌厉的目光逼视下,王扈哆嗦一下,讨好道:"都是小人的错,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人见谅。"

  杨泰冷冷哼了一下,说道:"你可知道打伤双甲圣童该如何处罚?"

  王扈多少有些见识,岂能不知打伤双甲圣童处罚措施,杖打一百,罚款一百两银子,如果钱财不够拉去充军。听到杨泰说要处罚,王扈吓得面色全变,弓腰道:"小人糊涂,请大人开恩呐。"

  虽然王扈在双峰县颇有财产,有些威势,但毕竟手中无权,遇到县令和文院长发火的情况下,他只能低头讨好,不敢违逆。

  杨泰挥动宽大的衣袖,说道:"下不为例。"

  这时,坐在床边的季涂忽然惊叫起来,大家闻声看了过去,只见床上的季子文伤痕如波纹一般渐渐消失,一会他的脸平复如初,看不到一点淤青。

  杨泰惊诧不已,嘴里喃喃道:"文气治愈伤痕那可是秀才的级别才能做到,他现在不过是个童生,况且还在昏迷之中,根本无法发挥才气,为何能够疗伤治病?"

  他哪里知道季子文在没有获得任何文位的情况下就能自愈伤口,现在拥有童生文位这根本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不过个中缘由季子文现在还没明白。

  胡坤和季涂同样也一头雾水,像看一个怪物看着季子文,但是翠萱可没想那么多,见季子文身体上的伤痕消失高兴得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心头也流动着暖暖的热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