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嘴猴腮的门卫没有去阻拦,而是抱着手臂,讥笑道:"有种就推开他的手,老子就放你过去。"

  季子文现在一心只想把评为双甲圣童的消息告诉翠萱,见胖子在阻拦,心头的怒火顿时蹿起几丈高,双眼变红,牙齿咬得嘎嘣响,双脚用尽全力一蹬,手臂猛冲,竟然把肥墩墩的胖子给撞退几步。

  尖嘴猴腮的门卫见状,脸色一变,疾步跑了过去,双手死死掐住季子文的肩膀,抬起右腿狠狠一踢,把瘦弱的季子文踢翻出去,在冰冷坚硬的石阶上滚动下去,脑子磕磕碰碰不断撞击在石阶的棱角上。

  两个门卫继续追下去,一阵拳打脚踢。胖子一边猛揍,一边暴怒道:"看爷爷这次好好揍扁你。"

  这时,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从王府走了出来,手里提着竹篮,看样子是要出去买东西的。她听到一阵咒骂声,便匆匆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没有几步,见门卫正在石阶下面的街道上揍打一个人,便喝道:"住手。"

  两个门卫连忙停住双手,尖嘴猴腮的门卫嬉笑道:"秀儿姑娘,你这是去哪里?"

  秀儿瞪了他一眼,没有回话,快步步子,向石阶下面走去,靠近季子文一看,大吃一惊,竟然是他。

  秀儿连忙扶起季子文,轻轻地拍掉粘在他身上的白雪,叹道:"哎,这又何必呢,以前不是跟你说了,要想见小姐就先跟我说一声吗?"

  季子文大口喘气,抹掉嘴边的流血,眼睛看着秀儿,目光中充满感激。

  秀儿转头盯着那两个门卫,大声说道:"谁叫你们打他的?"

  尖嘴猴腮的门卫赔笑道:"秀儿姑娘,你不要生气,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啊,他今天吃了雄心豹子胆想闯王府。"

  "那你们把他拦住就是了,何必打人。"秀儿哼了一声。

  胖子说道:"刚才拦不住他,所以我们才揍他一顿。"

  秀儿冷笑一声道:"两个人竟然拦不住一个文弱书生,真是饭桶,老爷叫你们守卫大门,还不如雕两个木头人放在门口,省钱又省饭。"

  两个门卫一时语塞,缩着头,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

  这时,季子文又猛然冲向石阶,朝王府钻去。两个门卫没有想到他竟然还往里面冲,所以没有防备。

  秀儿惊得花容失色,对两个门卫大声说道:"快把他拉回去。"那两个人飞快追了上去。

  说完,她扔掉篮子,也回身去追季子文,心里喃喃说道:"老爷正在气头上,现在季子文走进王府,那不是火上浇油,要是被老爷发现肯定会被他打死的。"说到这里,她的心咯噔一下,满脸担忧之色,目光颤抖,步子越跑越快。

  季子文小时候经常在王府玩,轻车熟路,很快找到翠萱的闺房,用力推开房门,见翠萱独倚在窗前的木椅上,嘤嘤哭泣,白如凝脂的脸蛋湿漉漉的,脚边淌着一小滩水,看来已经泪流很久了。

  看到她悲痛欲绝的表情,他心如刀绞,不禁泪如雨下,牙齿不停地相互碰撞,发出颤颤的声音。

  而翠萱听到吱嘎的开门声,抬起憔悴的脸,疲乏无力地扭头一看,朦胧的泪眼立刻绽出明亮的光芒,泪水像绝堤的洪水狂涌而出。她从椅子上爬起,踉踉跄跄向季子文走去,倒入他的怀里,抽泣不止,哽咽得说不出话,胸脯剧烈地起伏着。

  季子文紧紧抱住娇弱的翠萱,下巴紧贴在她长如流水的乌发上。

  这时,两个门卫已经追进来了,见他们两人拥抱在一起,怔怔无语,双目瞪得大大的,秀儿也紧跟进屋,看到眼前的情景,大声咳嗽一声。

  翠萱抽身出来,悲伤地看着季子文,用柔弱无力的手推开他,低沉地说道:"你现在快走吧,不然我爹来,肯定会杀了你的。"

  秀儿也箭步上前,拉住季子文的手臂,一边用力往外拉,一边说道:"走吧,现在绝不能在这里呆。"

  不过季子文心头燃烧着炙热的火,深情激动,勉强按捺住波翻波涌的情绪,正要把自己评为双甲童生的事说出来,翠萱却强打精神,推他出去,同时娇声说道:"哥,你快离开这里。"

  那两个门卫也大步走来,紧紧抓住季子文,疯狂往外拖,季子文心头的话堵塞在喉咙里,一时间无法说出来。

  这时,房间外面响起急促的声音,步履沉重,踩在地上冬冬作响。

  众人骇然变色,两个门卫吓得瑟瑟发抖,秀儿的目光闪动不止,柳眉倒竖,贝齿紧紧咬在一起,浓浓的担忧情绪笼罩在脸面上,右手握成拳头重重地打在左手手板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看cP正*版…章2R节上《}酷KS匠网.j

  翠萱更是全身发软,脸颊霎时变得苍白,呼吸变得沉重,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溢满泪水,滴打在梨花般的玉脸上。不过季子文却表情淡定从容,正要吐出那句堵塞在喉咙里的话。

  但是秀儿却跳步过来,一手拍打在季子文的肩膀上,把那句话压了下去,低声道:"你快躲到床下,不要让老爷发现。"

  季子文一动不动,双目看着翠萱,嘴巴已经张开,就要把话说出来。但是秀儿已是热锅上的蚂蚁,见他不仅没有动弹一下,还一副淡定地样子,不禁怒火中烧,一把拉住他的手臂,朝翠萱的床边扯去。而翠萱和守门人也拼命去拉。

  就在这个时候,门猛然打开,一个身体肥胖的男子大步跨了进来,脸上的肥肉剧烈地抽动着,双目瞪得溜圆,凶光大放,他右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鞭子,左手握成铁拳,此人正是王扈。

  秀儿乃是翠萱的贴身丫鬟,从小便和季子文认识,他家境中落后,又是自己牵线搭桥,为两人沟通信息,时刻都在关注两人的未来,见老爷黑沉沉的脸色,知道季子文这次即使还能活下去,也会被打个半死,自己的心不禁提到嗓子眼了。

  季子文闯进王府,两个卫门难逃干系,王扈定然不会放过他们,两人的脸扭成苦瓜样,身体抖动,脑袋低垂,双眼看着地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