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空后,汉子大怒道:"把他抓起来。"

  几个身材粗壮的男子从他身后闪了出来,疾步追了上去。

  季子文绕着廊柱往前奔跑,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介书生,又没拥有文位,没一会就被逮住,两个男子用铁钳似的手紧紧抓住他,让他动弹不得。

  满脸横肉的汉子走了过来,肥油油的脸上彤云密布,那双豹环眼瞪着季子文,暴怒道:"继续跑呀,想从老子手里逃走,门都没有。"

  说着,他举起大刀,手臂肌肉暴涨,青筋毕现,刀刃上反射着凛冽的寒光。

  季子文连忙高声唱道:“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刚唱完,胸口处释放出丝丝白气,飞出走廊,进入飘飘大雪中,携带着刺骨的寒风重卷入走廊内,迅猛得宛如狂奔的野兽,秋风扫落叶一般把那几个汉子席卷进去。

  他们在寒风中起起伏伏,跌跌撞撞,身体完全不由自己孔子,不停地碰到粗壮的柱子和坚硬的墙壁,发出惨叫声。

  不过季子文也不好受,经过一天的考试,不管是体能和才气都消耗许多,而大风歌又是极其耗损才气的诗文,没一会就彻底把残剩不多的才气消耗殆尽,顿时风平浪静,那几个汉子碰撞得鼻青脸肿,头发十分蓬乱,正躺在地上喊叫,那把大刀深深咬住漆红的柱子。

  满脸横肉的汉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抽动着脸颊上的肉,用凶狠的目光盯着季子文,同时对其他汉子大吼道:"都给老子起来,抓住那个兔崽子,老子先狠狠揍一顿,再一刀一刀剁死他。"

  说完,他大步流星向前走了几步,黝黑的手抓住刀柄猛力抽出,接着转身走向季子文。

  其他人纷纷从地上爬起,刚才被季子文释放的才气杀得七零八落,满肚子怒火,于是狂奔过去,把虚弱的季子文抓住。

  季子文喘着粗气,刚才已经用尽所有的才气,此时已经无可奈何。他用凝重的目光看着那个满脸横肉的汉子,只见他一脸阴煞,像死神一般像自己走来。

  来到身前,他二话不说,用硕大的铜拳重重击打着季子文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感传遍整个身体,猩红的血液从鼻孔狂喷出来,季子文感到天旋地转,双脚瘫软起来,两只手徒劳无益地挣扎几下。

  。满脸横肉的汉子冷笑道:"不是很厉害吗,继续使用大风来杀我啊。"说着,他的右拳密集如雨猛砸过去。

  没几下,他感觉到全身酸软无力,眼前闪动着明晃晃的星星,脑子昏沉沉的。

  看到季子文收敛笑容,牙齿咬的嘎嘣响,满脸凶光,粗壮的手擎起那把寒光四射的大刀,冰凉的光芒映入季子文的眼睛里,让他的心变得无比寒冷。

  他声嘶力竭地呐喊道:"我不甘心,翠萱,为何我们没有完美的未来。"

  说着,他用尽全力挣扎,双脚乱踢,身体拼命扭动,可是却徒劳无益,无神的双眼悲绝地望着走廊外面。

  天空阴云密布,一片迷蒙,莽莽苍苍,团团大雪犹如深秋的落叶在空中飞飞扬扬,呜咽的寒风吹入走廊,猛钻入季子文的身体里,寒冷刺骨。

  满脸横肉的汉子目光一冷,那把沉甸甸的大刀破空而下,直接向季子文的额头砍去。

  季子文转动目光凝滞的眼睛,看到锋利的刀刃快如闪电地接近自己,悲痛得忘记呼吸,嘴巴前面的那团白气似乎凝固了,久久未散,浓黑的眉毛紧蹙在一起,不甘和无奈的表情呼之跃出。

  忽然,一道亮丽的金光照射过来,洒落在季子文的身上,化为一道坚不可摧的光盾罩住他。大刀砍在光盾上,立刻反弹回去,连人带刀飞落到远去。

  季子文和其他都大吃一惊,连忙向金光射来的方向看去,只见茫茫青天上飘飞着一张金榜,上面散发着耀目的光辉,把周围的白雪融化为气。

  季子文大喜,血红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激动得眼角涌出几滴热泪,口里大声呼喊道:"翠萱,我们有希望了。"说着,他抬起沉重的双脚,踉踉跄跄向风雪中走去,迎接那张金榜。

  那几个汉子惊骇得脸色全变,满脸横肉的男子全身哆嗦,目光颤抖,脸颊上的肌肉抽动不止,右手似乎拿不起那把大刀,刚提起又掉下,反复尝试几次,最终没有拿起那把刀。他害怕地瞅了一眼大刀,眼神瑟瑟,像看到魔鬼一般,不敢再拿,拔腿便跑。

  那张光芒四射的金榜徐徐落下,与季子文并肩而飞,钻入走廊在空中打个转便紧贴在贴榜牌上面。

  季子文睁着大眼睛,兴奋地看着金榜,见上面写着:季子文双甲圣童,顿时无比激动起来,心扑通跳动,似要从胸膛跃出。他没有想到这次不仅考上童生,而且还是双甲圣童。

  他急切地想把这个天大的喜事告诉翠萱,没顾及看何峰等人的排名,便转身疯跑到漫卷的大雪中,朝王府飞奔而去。

  最新◇章节上C:酷(匠网i…

  这时,广场以及陆续有人走过来看榜,见季子文像个疯子一般,走路癫狂,以为他是忍受不住落榜的耻辱已经疯掉了。

  一路上马不停蹄,来到王府前面,他累得气喘吁吁,脸被寒风刮得变成紫青色。

  王府的守门人也冻得哆哆嗦嗦,双手拢在袖筒里,瑟缩着脑袋,突然见到季子文,眼睛一亮,整个人像触电一般立马精神起来。

  那个尖嘴猴腮的门卫嘲嘿嘿一笑,说道:"哎哟,真是稀客啊,这天寒地冻的还忘不了咱小姐,可真苦了你这个有心人呢,要不进去陪翠萱小姐喝杯热茶?"

  季子文没有理睬,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径直朝王府走去。

  胖子门卫见他当真走了过来,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展开滚圆的手臂,拦住季子文的去路,说道:"你小子是欠抽不成,快滚,不然老子就蹿死你。"

  但是季子文没有搭理他的话,而是拼命推他的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