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泰眉飞色舞地说道:"此诗着眼点在于色彩上,以色感人,季子文巧妙地用金色、胭脂色、紫色、红色,以及黑色、白色等交织在一起,构成了色彩斑斓的画面。如运用"黑"、"金鳞"等词,使描绘的对象、景物色调更加秾丽鲜明,在对比中更好地表现了危城欲破的紧急情境和将士们的英勇顽强的决心。用"胭脂"来描绘边防将土的血迹,给人以惨痛之感。"

  胡坤恍然大悟,拍手叫道:"真是妙啊,用色彩的变化来写出战争,旷古未有,真是构思奇特。"

  看完试卷,杨泰毫不犹豫道:"如此才气充沛的诗文,在童生考试中世所罕见,季子文可为双甲童生。"

  胡坤不以为意地说道:"难道就仅仅只是双甲童生?"

  "从这些诗文看,确实超过双甲童生,但是要评为双甲圣童,这就非同小可,一旦错评,我们都会受到重罚的。"杨泰面露难色,夷犹道。

  双甲童生不仅排名第一,而且还需要诗文亮点超过三处,而季子文的试卷绽放的光芒最亮,独占鳌头自然无疑,他的诗文亮点何止三处,因而评为双甲童生自然妥当。

  但是双甲圣童非同寻常,整个圣道大陆每次考试不超过一个,经常无人胜任。除了评为双甲童生的要求外,还需要把一年内写得诗文整理成册递呈给知府,只有获得知府大人的认可才能确认为双甲童生,而知府大人几乎都是大学生,眼光很高。

  更为重要的是在发榜的时候,县令和文院长就必须公布评为双甲圣童的名字,之后才把他的诗文呈递给知府,为了防止胡乱评定,错评者将受到重罚,当然评定准确的官员也会受到朝廷嘉奖。

  胡坤掷地有声地说道:"我们双峰县从未有人评为双甲圣童,今年好不容易出现如此有才气的考生,我宁愿冒着被革职的危险也要试一试。"

  杨泰沉吟不决,过了半响,才缓缓说道:"如果是其他人倒也值得一试,只是季子文可是年年落榜的考生,往年的诗文不值一看,今年能写出如此好的诗文想必只是一时侥幸,终究才气不足。"

  胡坤一手重重拍打在桌子上,大声说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季子文今年能写出好诗文,说明他灵智已开,才气流转,远非往日,我们不该拿往日的眼光看他。"

  杨泰沉默不语,只是微微摇头,并不答应。

  看到他的表情,胡坤脸气得通红,怒目圆瞪,又毫无办法,评双甲圣童需要县令和文院长两人同时赞成才行。

  整个房间沉寂得没有一丝声响,有种窒息的感觉。

  忽然,他猛地想起出孔文院的时候季子文赠给自己一首诗文,便匆匆掏出黄纸,小心翼翼地摊开,递给杨泰说道:"这首诗写得如何?"

  杨泰接过来,逐字逐句地读道:"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反复吟诵几次,他恍然大悟,一手捶打桌子上,双目放光,大笑道:"不错,真是奇文,全诗没有一个"望"字,却紧紧围绕诗题"望岳"的"望"字着笔,由远望到近望,再到凝望,最后是俯望。不仅描写了泰山雄伟磅礴的气象,而且还抒发了自己勇于攀登,傲视一切的雄心壮志。难道这是季子文写的?"

  胡坤淡淡看了他一眼,故意不说话。

  从他的表情,杨泰知道这是季子文所写,左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赔笑道:"胡兄,刚才是我错了,这次我也拼了,试他一试。"

  胡坤故作生气道:"那么勉强,看来还是算了。"

  杨泰二话不说,转身拿起毛笔,蘸了一下墨水,在金榜写道:季子文:双甲圣童

  胡坤斜睨一下,嘴角露出笑容,说道:"我们继续批阅试卷吧。"

  杨泰微笑着点点头,两人一同念诵诗文继续阅卷,不多久,已经把整个试卷批阅完毕。

  金榜写成后,杨泰秀口一吐,一股强风从嘴中飞出,卷起金榜往孔文院的贴榜牌飘去。

  季子文正在孔文院走廊上反复吟诵着《无邪》这首诗,心里呼呼燃起一团火,全然忘却整个世界,直到那几个汉子快走到身边,听到急促的脚步声,这才回过神来,扭头一看,见走在前面的那个汉子手握一把亮晃晃的大刀,其他人气势汹汹,杀气腾腾,众人目光紧紧落在自己身上,不禁骇然一惊。

  他主动上前施礼道:"不知这几位大哥来这里做啥?"他并非不知道这些人目标直指自己,这样做无非是想拖延时间,故意装傻,希望金榜尽早贴出,一旦自己考核过关成为童生,这些人就不敢轻举妄动,。

  站在前面那个汉子满脸横肉,眼珠瞪圆,咬着黄澄澄的牙齿,耸着嘴皮,声若雷鸣地说道:"臭小子,老子今天就是来取你小命的。"

  看到那汉子凶神恶煞的样子,季子文眉头紧皱,心里暗暗道:现在必须拖住他们,只有金榜出来,自己考上童生,他们才不敢杀自己,因为随意杀童生,可是死罪。

  他故意露出一副茫然的表情,问道:"兄台,我们彼此素不相识,无仇无怨,为何要取杀我?"

  汉子举起大刀指着季子文,冷哼道:"竟然敢在大街上与翠萱小姐勾勾搭搭,纯粹是找死。"

  季子文苦笑道:"难道你也喜欢翠萱小姐?"

  啐一口唾沫,汉子怒道:"你以为老子像你,没有自知之明,她可是大家闺秀,我们这种人能娶得到吗?"

  "那你为何要跟我过不去?"季子文一无所知的样子,疑惑道。

  汉子讥笑一声道:"老子就让你死个明白,是朱公子叫我来杀你的。"现在他已经彻底失去耐心,不想唧唧歪歪说话,挽起衣袖,强壮的手臂挥动着大刀,快如疾风地砍向季子文。

  酷匠网GJ永S久O}免Zn费看小》8说

  不过季子文早有防备,连忙后退几步,避开沉甸甸的大刀。只听到“铿”的一声,脚边的石板被砍出一道深长的裂纹,冒出明晃晃的火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