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写这首诗一气呵成,此次释放的才气更加雄浑,这让胡坤登时从座位上站起,双手握成拳头,眼睛射出明亮的光芒,炯炯有神地看着季子文,严俊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季子文把试卷写完,便带着文具离开考房。

  刘杆看到他又一次提前交卷,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心里恶狠狠说道: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跟朱公子抢女人,纯粹是自寻死路。说完,他哼了一声,一手拿起试卷就收了上去。

  看到他这么早离开考场,何峰重重地叹息一声,摇头晃脑。而李康和吴山明也为他感到遗憾,多年的阅读最终如此收场。

  胡坤脸上的笑容更浓了,点头说道:"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写出如此才气充沛的诗绝非常人呐。"

  季子文刚走出孔文院,被一个人撞个正着,踉跄几下,一手抓住门框,稳住身子没有倒下。

  身后传来嘶哑的呻吟声,他连忙转头一看,只见地上躺着六十多岁的老人,脸上露出痛苦难受的表情,双臂抱着瑟瑟发抖的身子。他快步上前,准备扶起老人,却被一只厚实的手紧紧抓住肩膀,往左边一扔,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瞎了眼,竟然把我大爷撞倒了。"一个五短三粗的汉子双目瞪着季子文,戟指怒喝道。

  季子文爬了起来,扭头一看,那个汉子面色黧黑,一脸凶相,正是上次揍死以前那个季子文的人。在他旁边还站着一个高大的汉子,脑袋光溜溜的,铮光瓦亮,眼睛死死盯着季子文,那眼神似要把他生吞活剥一般,他也是凶手之一。

  看到这几人,他面色凝重起来,知道他们是朱茂财派来的,故意来找麻烦的,看他们脸上的表情,这次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那个光头帮腔道:"撞了人就得赔钱。"

  季子文没有理睬光头的话,而是对面色黧黑的汉子彬彬有礼地问道:"你大爷这是要进考场?"

  "他进考场做啥。"面色黧黑的汉子气呼呼说道。

  iA更新el最P快上y酷n匠网√A

  季子文微微一笑道:"不进考场,那他傻乎乎地往考场里面钻,这不是故意撞我。"

  那个汉子一时语塞,但双目凶光更盛,紧紧逼视着季子文。而光头暴怒道:"花言巧语,大家都看到是你撞了这位大爷。"

  说着,他轻松拎起身边一个胖子,喝道:"大爷是不是被季子文撞倒了?"

  胖子连忙说道:"是,是。"

  那汉子又抓住另外一个人,还没问,那人指着季子文说道:"是他撞了大爷。"

  光头扯住季子文的手臂,趾高气扬地说道:"不用狡辩,赶快赔钱,要不然就让你尝尝我拳头的厉害。"说着,他举起硕大结实的铁拳在季子文眼前晃来晃去。

  季子文知道现在不是跟他们硬碰硬的时候,自己还不是童生,即使被对方活生生打死,他们也可以用钱抵罪。他镇定地说道:"现钱没有,不过我可以当场写一首诗卖给大家,换取赔偿费。"

  话音刚落,考场外面所有人都不禁哄笑起来,那个光头笑得最大声,露出紫黑色的牙齿,而脸面黧黑的汉子嘲笑道:"谁会买你的烂诗。"

  "连年落榜,买你的诗就是晦气,拿回家可要倒八辈子霉。"光头略微收敛合不拢的嘴巴,讥讽地说道,说完,又大笑起来。

  季子文表情平静如水,淡淡瞥了那两个汉子一眼,说道:"买不买,写完再说。"

  他取出文具,在地上摊开一张皱巴巴的旧纸,用青石镇纸压在上面,把清水倒入砚池里,在上面磨墨。

  旁边的人见季子文有模有样,都用看猴戏的目光看着他,想看看他最终闹出什么笑话。

  那两个汉子也来精神了,背着双手,脸上挂着浓浓笑意,斜着眼睛盯着他,光头幸灾乐祸地微微颔首,心里笑道:今天遇到一个活宝,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吐出他那一肚子嫂水,且先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一会再好好收拾他。

  躺在地上的老人强忍一肚子的笑意,脸色憋得酱紫,眼睛不失时机地投向季子文,从他那灼热的目光明显可以看出是在期待季子文出洋相。

  季子文视若无人,静静地蹲在地上,炯炯有神的目光看着发黄的旧纸,毛笔蘸了一下墨水,写道:

  《望岳》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诗文写就,才气熏天,不过周围的人由于自身几无才气,无法感知。那两个汉子见季子文收笔,知道他已经写完。光头一把抓住那张黄纸,在空中晃动,笑道:"谁要买这首诗?"

  众人都摇摇头,嘲笑起来。面色黧黑的汉子更是笑得合不拢嘴,那双贼亮的眼睛被眼眶边肥肉挤压变形,但依然不失时机地瞥看着季子文,见他风轻云淡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讥笑,心道:臭小子,继续在爷爷面前装。

  "季子文,你臭诗一文不值,没人愿意出钱买啊。既然拿不出钱,那可就别怪我们手辣。"光头冷笑一声,手握铁拳,虎虎有声地向季子文砸去。

  这时,孔文院里传来暴喝声:"住手。"

  听到那声音,汉子连忙收住铁拳,朝孔文院看去,只见气势威严的胡坤出现在门口,负手而立,双目如剑地看着自己,他不禁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就在季子文写完诗词的时候,考试刚刚结束,胡坤正在整理试卷,忽然感到雄厚的才气迎面扑来,无比震惊,放下手中的试卷,疾步走出孔文院。

  光头赔笑道:"刘大人,实在不好意思,惊扰您了。"

  胡坤轻轻瞥了他一眼,问道:"刚才发生什么事?"

  众人噤若寒蝉,面色黧黑的汉子指着季子文,微笑道:"那小子莽莽撞撞的,把我大爷撞倒了。他说要写诗文卖钱来赔偿我们,只是写完之后却无人购买,所以我们只想教训他一下,让他走路长点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