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两人的话引起大家的一阵哄笑,但是季子文脸色平静,和翠萱一同走入寒风中。

  来到鑫隆饭馆,他们并肩走进去。店老板莫邵笑盈盈走了过来,温和地说道:"翠萱小姐里面请。"

  “4酷匠}网正版H+首C。发m

  翠萱花容顿变,目光冷冷盯着他,怒道:"难道这里只有我一人吗?"

  莫邵赔笑道:"没,季公子请进。"

  季子文没有在意莫邵的话,而是脑子里久久回荡着翠萱的声音,在细微处对自己的关怀让他无比的感动,心头涌起一股暖意。

  他深深地看着翠萱一眼,目光充满柔情。

  他们在楼上一间包厢坐下,点好饭菜,不久小厮把喷香的饭菜和温热的高粱酒端了上来。

  翠萱喝了一点热汤,便提起酒壶,满满倒了一盅酒,二话不说便咕噜噜喝了下去。季子文见状想阻止,却被她一手推开。

  翠萱平素不喝酒,所以热酒下肚后,脸上顿时露出娇艳的桃红,醉眼迷离,柔弱的上身斜躺在季子文的胸膛上,尽兴地说着往事。

  她的表情看似欢快,却何尝不是痛入骨髓又无可奈何后做最后的挣扎,季子文心头不禁一阵疼痛,右手轻轻抚摸她滚烫的脸颊,左手也倒了一杯苦酒,仰头饮尽,之后便相拥在一起,畅所欲言。

  正当两人无比欢乐的时候,包厢的门猛然破开,门口出现一个气势汹汹的男子,他身体肥胖,看到两人抱在一起的样子,臃肿的脸颊猛得抽蓄一下,双目如刀狠狠盯着季子文。

  这人正是翠萱的父亲王扈,在他身后站着两个仆人,目光恶毒。

  季子文扶起醉醺醺的翠萱,上前施礼道:"王叔,这是晚辈的错。"

  王扈气冲斗牛,暴怒道:"从今往后,你要是再和翠萱有联系,我把你撕成碎片。"

  说完,他那冰冷的目光落到翠萱身上,气呼呼说道:"带走。"。

  那两个仆人上前揪住翠萱的衣袖,用力往外拉。翠萱无可奈何地踉跄走去,脸上露出淡淡的苦笑,清澈的眼睛里出现决绝的神色,深深地瞥了一眼季子文。

  "你等着我的好消息,我一定会考上童生的。"季子文看着渐渐远去的翠萱,大声说道,翠萱回过头,微微点点头,眼睛里扑簌簌流出串串泪珠。

  她消失后,季子文呆呆地站在原地,目光久久凝视着她离开的地方,脑子里浮现出她悲凉无奈的表情,心里隐隐作痛,怒火熊熊燃烧起来。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已经走远了,你也该滚了。"莫邵一边讥笑道,一边用鸡毛毯子拍打一下他的手臂,驱赶他离开。

  季子文摸出上次翠萱送给自己的钱,重重拍打在饭桌上,目光紧紧盯着他,怒吼道:"老子给了钱,什么时候吃完什么时候走。"

  莫邵被他突如其来的威势吓了一跳,狠狠瞪了他一眼,拿着钱一声不吭走了。

  他离开之后,季子文这才缓过神来,想到刚才自己暴怒的样子,不禁苦笑一声。

  他重坐到饭桌边,看着饭菜全然无胃口,默默地看着翠萱刚才坐的位置,口里轻叹一声,自言自语道:"翠萱,这次我一定要扬眉吐气,用八台大轿娶你进门。"

  他独自一人静静坐了好久,这才起身离开,走到饭店门口,莫邵淡淡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

  季子文并不理睬,而是双眼望着阴暗的天空,上面飘着乌黑的云朵,他口里吐出霜白的气团,迈步走入呼啸的冷风中。

  来到孔文院,待考的学生轻蔑地看着他,交头接耳对他品头论足,讥笑声不断。

  何峰和李康、吴山明一起走了过来,他一手搭在季子文的肩膀上,目光坚定地看着他说道:"别灰心,下午考得好同样还有机会。"

  吴山明也劝勉道:"季兄,最后关头千万不要放弃。"

  "十年磨一剑,可不要浪费自己的才学。"李康眯着眼睛说道。

  季子文微笑地回道:"多谢大家的关系,我会好好应付下午的考试。"

  何峰三人点点头,不过从脸上的表情看,对他并不放心。

  孔文院的门打开了,考生缓缓走进去,在大厅被检查一番,各自回到考房。

  季子文坐到桌子旁边,见胡坤正看着自己,他的表情不像往日那么严厉,发现自己也看着他,便把目光移向别处。

  季子文心里困惑不解,也不知道他为何这样看着自己。

  铜声一响,刘杆拿着卷子走了过来,狡黠地看着季子文,低声说道:"上午的考试很刺激吧,下午还有更刺激的。"

  说完,他轻轻地嘿嘿一笑,把一套试卷发给季子文,便大摇大摆走了。

  季子文平静如常地打开试卷,翻开之后,看到试卷上面只有两道题。

  第一道要求以竹为写作对象,写出一首咏物言志诗。看似容易实则无比艰难,以竹为托物寄怀、表达心志的诗多如牛毛,此内容早已写透写烂,要想在此基础上写出新意难比登天。

  第二道题目要求写一首激励战士奋勇杀敌的战争诗,这自然不是写一些豪言壮语,而是要写出战争的激烈的场景,以及战士誓死保护国家的决心,这对于从未见识战争场面的童生而言,写作难度也是极其高的。

  季子文闭目思索,无数诗篇纷纷从脑海里飘过,忽然,眼睛睁开,射出雪亮的光芒。他提笔运腕,挥毫泼墨,写道:

  《石竹》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最后一笔刚刚写完,激荡的才气喷薄而出,宛如滔滔水浪奔涌到胡坤身前。

  他顿时一怔,目光迅速落到季子文的考房,看到他正凝神写诗,微微点头。

  这次释放的才气远远超过上午,胡坤几乎确定这是从季子文身上发出的,想到他年年名落孙山,这回终于写出好诗,心里暗暗赞扬起来。

  季子文专心致志地写诗,全然没有注意到胡坤的反应,继续写下一道题。

  这次他引用唐朝诗人李贺的《雁门太守行》,不过改动诗名,想到此诗写的是城前对阵,于是便取名叫做破阵歌。

  《破阵歌》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