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孔文院的大厅,里面十分宽敞,铺砌光滑的青石板。北面有一个台子,院长胡坤神情威严地站在上面,穿着圆领官服,戴着乌纱帽,神情威严,锐利的目光扫视大家一眼,高声说道:"现在我宣读考试纪律,请大家认真听讲。"话音刚落,整个大厅立即沉寂下来。

  "第一,不得携带书籍进入考场。"

  "第二,考试期间必须保持安静。"

  ……

  把考试纪律宣读完毕,胡坤便派人翻看考生带来的东西,没有发现携带违纪物品,就分发考牌。季子文看了一眼考牌上面写着八十六号考房,便径直走了过去。

  考房不大不小,考桌后面还留下一小块空地,可以自由走动。季子文坐下后,把考试用具一一取出来,放在考桌上。

  胡坤用木槌敲击一口铜钟,发出铿锵的声音,考试正式开始。一个脑袋尖尖、满脸麻子的中年男子走到季子文的考房前面,分发试卷。他叫刘杆,为人阴狠奸诈,脸上正露出恶毒的坏笑,目光猥琐。

  看到他的表情,季子文心头一紧,心猜这试卷很可能有些名堂。那人一走,他连忙打开考卷,大吃一惊,上面考题竟然是刚刚成为半圣的蔡邕的个人历史,以及自己对他的评价。

  为了防止作弊,每个童生的试卷是不一样的。而季子文所考的内容难度极大,因为蔡邕在成为半圣之前一直过着隐居生活,籍籍无名。刚刚成为半圣的时候,妖族兴风作浪,残杀百姓,他不忍人族被杀,便出山杀夷。他秀口一吐,风云变色,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灭杀无数妖族。在英勇奋战中,他与一位夷皇同归于尽。

  殒命到今仅过一月,所以考生对他知之甚少。季子文自然知道那个尖脑袋男子分发如此高难试卷给自己,是故意刁难,其中的原因应该是朱茂财发现上次没有揍死自己,便在考试上面动些手脚。

  他略一思索,刚才的担忧之色烟消云散,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脸上浮现出自信的神情。

  在刚才的思索中,《圣道实录》里面的文字赫然出现在眼前,详尽地讲出蔡邕的人生经历。他心中一阵讶异,完全没想到那本陈旧不堪的《圣道实录》竟然如此神奇。他把水倒进砚台里,手持墨锭开始磨墨,因为成竹在胸,自然气定神闲,从容不迫。

  刘杆站在不远处,协助院长监督考场,目光死死盯着季子文,看到他表情淡定,便嘴角翘起,露出阴冷的笑容,那笑容似乎在说你装什么装,给你那么难的试卷,这次不排到最后一名就算你小子运气好。

  季子文把青石磨制而成的镇纸压在试卷上,右手执笔,轻蘸墨水,在白净的纸张上写郦炎的人生简历:蔡邕,字伯喈,陈留圉人也。献帝时拜左中郎将,人称"蔡中郎"。六世祖勋,好黄、老,平帝时为郿令。王莽初,授以戎连率。勋对印绶仰天叹曰:"吾策名汉室,死归其正。昔曾子不受季孙之赐,况可事二姓哉?"遂携将家属,逃入深山,与鲍宣、卓茂等同不仕新室……

  没多久就已经写完。刚刚写毕,胡坤感到一股雄浑的才气迎面扑来,心头一惊,扭头向才气涌来的方向看去,不禁摇摇头,脸上露出狐疑的神色,因为那方向正坐着季子文。

  季子文连考八年,次次落榜,这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除此之外,胡坤阅看季子文八年的考卷,发现他确实毫无文才,根本不是读书的料,所以他怎么也不相信季子文能够在上午枯燥的圣迹和圣言考试中出现如此强的才气,心里猜想刚才那股才气应该是季子文旁边哪位考生释放的,于是目光扫向他周围的考生。

  季子文理顺思路,又蘸了一下浓浓的墨水,开始写诗文评价蔡邕。

  《燕歌行》

  军歌应唱大刀环,誓灭妖族出玉关。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此诗气势磅礴,豪情壮志。刚刚写完,一股更为强大的才气喷涌而出,宛如一道疾风撞击在胡坤的胸膛上,他顿时一怔,监考几十年,自己从未在童生考试中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才气。

  他的脸上微微露出满意的笑容,心道:看来今年将出奇才,这可是天大的喜事。

  不过,他仔细感受才气传来的方向,发现依然是从季子文考房发出的,不禁眉头紧拧,目光中夹着一丝怀疑,仍旧摇摇头,不相信这是年年名落孙山的季子文释放的。

  季子文快速写完,便匆匆离开考场,因为娇弱的翠萱姑娘还在寒风中等着他。

  刚一离开,刘杆便走了过来,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拿起季子文的试卷,轻蔑地看了一眼,心道:这小子还真装出模样来了,竟然还写满试卷了。

  他收起试卷,名字处贴上封条,放到一个木盒子里。

  何峰见他第一个交卷离开考场,不禁捏了一把汗,心中担忧道:看来季兄时运不济,上午肯定考砸了,他和翠萱的婚事想必也没戏了。

  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在孔文院外面的翠萱全身哆嗦,抱着双臂,来回踱步,忽然看到季子文走出孔文院,惊诧不已,眉头微蹙,现在离考试结束还有半个多时辰。

  f酷匠e^网。;唯!8一-E正版($,?6其他都E是◇盗t版/{

  翠萱的心沉入万丈深渊,猜想上午的考试他一定考砸了,所以才提前离开考场。

  她深吸一口寒气,心里默念道:我命绝今日,魂去尸长留。

  翠萱已对未来不抱任何期望,只想开开心心度过残留不多得时光。她那冻得发白的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娇声说道:"考完了,咱们一起去饭馆吃饭。"

  虽然她笑得那么美,但季子文依然看到眸光中夹着一丝苍凉。他知道翠萱心里的想法,此时却不想说出上午的考试很顺利,因为他希望这次能带给她一次莫大的惊喜。

  季子文微笑道:"好呀。"

  等候在考场外面还有其他人,见他这么早就出来,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他,一些人不禁嘲笑起来,指指点点,根本不把他当一回事。

  "季子文,这么轻松就写完试卷,看来今年的案首非你莫属了。"其中有一人高声说道。

  "哪只是案首?他要成为今年的双甲童生。"另一人讥笑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