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三人笑着走过来,何峰一手拍打在季子文瘦小的肩膀上,声音洪亮地说道:"季兄,希望你这次考中童生。"

  李康眯着眼睛说道:"这样早娶翠萱小姐,我们也就可以喝喜酒了。"

  "那时,咱们几人好好干几杯。"吴山明红红的脸上挂着笑容。

  季子文也笑道:"多谢了,如若考上一定要痛痛快快喝一场,这次大家都要努力,一起考上。"

  "好。"何峰又重重拍了一下季子文的肩膀,哈哈笑道。

  姜圣庙建造得十分宏伟,红墙绿瓦,雕梁画栋,庙堂中心放置着高大威严的姜圣石像,他右手握着巨大的毛笔,左手端着银铸的光板,神情严峻。

  主持祭拜的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先生,他叫姜松,名望颇高,对前来祭拜的学生十分慈祥,因为这些学生中间必定有人考中童生,继而还可能步步高升,他自然不能得罪。

  轮到季子文的时候,他那张老脸顿时沉了下来,露出不耐烦的神情,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他,淡淡说道:"别磨磨蹭蹭,耽搁时间,到姜圣前面磕几个响头就可以了。"

  何峰脸上顿时露出怒容,目光冷冰冰地看着姜松,季子文见状,便拉了一下他,用目光示意他不要闹事,自己心里很清楚现在跟姜松闹矛盾,最终只会取消考试资格,得不偿失,必须忍下这口气。

  祭拜完毕,他也没有过多逗留,早早便回家了。

  到了考试那天,季子文起床后看到饭桌上饭菜备好,知道这是父亲给他做的,不禁心里淌过一丝暖流。五六年来,这是父亲第一次做饭给他吃,而且破天荒地煮了一只鸡,以往即使逢年过节家几乎不会有荤菜。

  他朝父亲的房间叫了一声:"爹!",但是无人回应,他走进房间一看,里面空荡荡的。

  轻叹了一口气,他坐在破损不堪的饭桌旁边默默地吃饭。吃了半只鸡,他便放下饭碗,拿着毛笔、镇纸、墨锭、笔架等等走出家门,往考场走去。

  刚走出文曲街,看到一个穿着火红色衣服的女人正站在街边,她是王翠萱,脸色冻得苍白,双手哆嗦,看到季子文,脸上便露出娇美的笑容,轻移莲步走了过来。

  季子文微笑着,走了上去,说道:"你在这里等我很久了吧?"

  "嗯,我陪你一起去考场。"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深深地凝视他。

  看着她那双清澈的眼睛,季子文心里一阵悸动,那柔情似水的目光中夹着深深的期望。他重重地点点头,并肩往前走,心里说道:如果考上童生,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假如再次名落孙山,我陪你一同离开人世。

  考试地点在县城中心的孔文院,圣道大陆的任何州县都有孔文院,作为考试的统一地点。童生考试分为两部分,上午考圣迹和圣言,把考卷上要求写出的某位圣人或半圣的人生经历,以及自己对他的评价。下午要求考生按要求自写诗词。

  他们远远看到孔文院前面的广场站满了人,叽叽喳喳,很是热闹。旁边有一栋高大的房子,粗壮的柱子漆成红色,门扇刻着青竹图案,结构简单,却十分气派,这是孔子学院。

  两人刚刚走进广场,许多人便把目光扫了过来,落在光鲜亮丽、风姿绝佳的王翠萱身上,顿时响起一阵啧啧赞叹声,有些人的目光像钉子一样死死盯着她,久久不肯移开。

  王翠萱目光直视,并没有理睬他们。虽然没人瞥看季子文,但是众人齐齐向这边看来依然让他感到浑身不自在,自己从来就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色,在学校他默默地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老师同学从不关注过他,在家里他像一只小猫静静地伏在书桌旁边。

  K最)新W章X节?上#V酷匠#s网H)

  这时,李康、吴山明和何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微笑着向季子文和王翠萱打招呼,来到他们的身边。

  何峰看着翠萱,笑着说道:"嫂子,这次季兄考上童生,我们几个就可以喝你们的喜酒了。"

  翠萱脸上涌现红晕,但没有责怪他提前叫自己做嫂子,樱桃小嘴微抿着,双眼看着身边的季子文,却发现他正在瞅着自己,不禁心里慌乱地跳动起来。换做往日,翠萱早已看惯他的目光,自然不会出现有慌乱的感觉,但是刚才听到何峰叫自己作嫂子,她忽然把自己想象成季子文的媳妇,之后又发现他正看着自己,似乎看透自己的心思,故而有些慌乱。

  来到新世界后,季子文知道不能像以前那样性格孤僻,不然根本无法生存下去,便尽可能地放开自己的胆子。他笑着说道:"若能考上童生,咱们不醉不归。"

  "好,这次季兄一定要全力赴考,兄弟我就可以痛痛快快喝场喜酒了。"何峰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大家絮絮叨叨说起笑话。过没多久,孔子学院的大门打开了,走出一个神色严峻的中年男子,后面跟着几个吏卒。中年男子声音洪亮地说道:"童生考试即将开始,请各位考生入场。"

  说完,考生鱼贯走入,季子文看着王翠萱,温和地说道:"我去考试了。"

  王翠萱那张被寒风吹得苍白的脸蛋露出柔美的笑容,眨巴一下清澈如水的眼睛,缱绻地说道:"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季子文本想叫她回去,不要呆在冰冷的寒风中,劝她的话已经涌到喉咙,却硬生生地压了下去。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考童生的机会,也是两人能够执手走到一起仅有的希望,她怎么愿意离开呢?他目光很自然地洒落到她眼眸中,深情地点点头。

  经过这短短的两次交往,季子文深深地感受到她的柔情与关怀,她对自己那份冰清玉洁的爱情像一团炽热的火,燃烧了自己整个身心。在转身走向考场的一刹那,他感到一块沉甸甸的称坨压在自己的心头上,满脑子都是翠萱那张苍白如雪的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