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一会,季子文摇摇头,淡淡一笑,怎么也不敢相信那本充满异能的奇书会钻入脑子里。

  他穿上衣服,烧火煮饭。吃过早饭,又洗了一个热水澡,穿上干净整洁的衣服,虽不华丽,但稍稍梳理,倒也清清爽爽。

  日落时分,他走了出去,来到县城外面的大柏树下,见她还没有来,于是就蹲在青石上,看着柏树下悠悠流淌的河水。

  忽然,他听到身后传来细碎的声音,扭头一看,来得是一个女人,她穿着红色的绸衣,上面用金丝线绣着寒梅图案,身材苗条高挑,脸蛋如花,眉毛如丝,水灵灵的眼睛宛如闪亮的星星,鼻子精致笔挺,小小的嘴巴宛如一颗鲜红的樱桃。

  看到如此美丽的一个女人,他双眼一呆,随即回过神,凭着记忆知道她就是王翠萱,立马站起身子,温和地说道:"你来了。"

  王翠萱撅着嘴,戏谑道:"说得那么平淡,是不是不喜欢我来?"

  他立即露出窘状,脸颊红热,急忙说道:"没有,没有。"

  "今天你可真奇怪,随便说一句玩笑,你却羞得像个小姑娘。"王翠萱用纤纤素手点了一下他的额头,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季子文尴尬笑道:"第一次跟你说话还不适应……"还没说完,猛然明白自己说错了话,脸红得像晚霞,眉头紧皱,目光游离地看着地面上刺目的白雪,双手扭缠在一起,再也说不出话,只是心里暗骂道:季子文你以为翠萱知道自己是穿越过来的,真是笨,这下出大丑了。

  "什么?第一次跟我说话?你今天是不是在梦游?"王翠萱偏着头紧紧盯着他,漆黑的眼睛里闪动着疑惑的神色,不过嘴角依然勾着一抹笑容。

  季子文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看得越紧自己的心就跳得越快,过了半响,牙缝里钻出微弱的声音:"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

  话音刚落,翠萱刚才的欢乐一扫而空,脸色全变,苍白如霜,纤细如丝的眉毛紧拧在一起,清澈如水的眼睛出神地望着远处苍茫的雪山,重重地叹息一声道:"我那个贪财的爹还想跟朱家联姻,昨日他说今年是你最后一次考童生,一旦落榜,就会以你拿不出彩礼为由辞退婚姻。"

  季子文记得圣道大陆的法定结婚年龄在十六岁,那时一旦男方拿不出彩礼,女方就可以辞退婚姻。听完这句话,他感觉有座黑沉沉的大山压在心头,但是表情保持镇定,鼓起勇气,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说道:"我会把你娶进家门的。"

  王翠萱微微一笑,那笑容明显夹着一丝苦涩,温柔地说道:"嗯,我想信你这次能够考上的。"

  从她异样的表情看,季子文知道她不过是勉励自己罢了。这也不能怪她,毕竟自己从十二岁那年开始考童生,年年考试都名落孙山。

  两人沿着城墙边的小道走动着,一边说了一会话。

  暮色降临,翠萱用落寞的眼神看了季子文一眼,说道:"我要走了。"说完,她把一条紫色的丝绢放到他手心,转过身步履沉重地往回走。

  酷P-匠E网首《K发g

  季子文望着渐行渐远的她,心如刀绞。在白雪的映衬下,她红得像一道柔弱的焰苗,在凛冽的朔风中显得是那么孱弱。季子文知道她此时心寒如冰,愁肠百结。

  翠萱消失在呼啸的寒风中,季子文默默收回微颤的目光,轻轻地打开紫色的丝绢,上面出现血红色的字,十分震惊,仔细一看,光滑如水的丝绢上写道: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季子文对这首感人至深的古诗熟稔于心。这句引自于汉乐府民歌《上邪》,是一首感情强烈、气势奔放的爱情诗。诗中女子为了表达她对情人忠贞不渝的感情。她指天发誓,指地为证,要永远和情人相亲相爱。

  看完这首诗,一股热流从心底缓缓淌过,但是他脸色并没有露出喜悦之色,因为结合翠萱痛苦不堪的处境,他领会出此诗还表达另一层含义,那就是即使考不上童生娶不了她,她依然一往情深,忠贞不渝,绝不会屈从父亲的淫威而嫁给残酷暴戾的朱茂财,那时她只能以死殉情。

  季子文深吸一口寒气,双牙紧咬,心中呐喊道:翠萱,我一定会考上童生,风风光光娶你进门,绝不辜负你的一片真心。

  说着,他眼眸中透出明亮的光芒,抬腿向往回走,脚步坚定。

  过了一夜,晨光熹微,银白的光芒洒落在大地上。他炒了一碗昨夜的剩饭,草草吃过,提着一个篮子跨出家门,来到大街上。

  今天是冬至,所有考童生的学生必须祭拜姜圣,街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十分热闹,街边摆放许多卖供品的摊子。季子文用翠萱给的钱购买一篮子供品,径直向姜圣庙宇走去。

  走到兴隆街口,远远望见姜圣庙宇前面排了长长的队,围观的人摩肩接踵。他也走了过去,刚站到长队后面,人群中爆出讥讽声:"这不是年年考童生的季子文吗?今年还来,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哎约,今年的供品还挺多的,看来翠萱小姐给了不少钱,一个大男子要女人送钱买供品羞不羞?"一个胖脸女人看到他篮子里的供品满满的,便嘲笑道。

  "这样的蠢猪,还一直缠着翠萱小姐,脸皮比城墙厚。"大家你一言,我一句,说得不亦乐乎,哄笑声此起彼伏。

  听到这些刺耳的话,季子文表情很平静,但左手紧紧握起拳头,发出咯嘣响声,心里燃起一片怒火,默默说道:我会让你们这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看到自己考上童生,锣鼓喧天地迎取翠萱。

  心里正说着,不远处走来三个人,正是他要好的同窗。居中的那个身体矮胖,脸蛋椭圆,长着一双咪咪眼,他叫做李康,左边那个是吴山明,长着一张苹果脸,脸颊泛红,身材中等,右边那个浓眉大眼,穿着一件青色的袍子,走起路来虎虎生威,他叫何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