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奇书入体

  他感到十分疲惫,大口喘着粗气,斜倚桌子,放松一下酸痛的身子。

  突然,吱噶一声,门开了,风雪如猛兽一般蹿了进来,瞬间把孱弱的焰苗扑灭,四周陷入黑暗之中。门口出现一道瘦削的身影,头发蓬乱,手里提着一个鼓囊囊的布袋。

  虽然看不清面部,但是从身影的轮廓看,季子文知道他是季涂,便站起身子,温和地说道:"您回来了。"初次见季涂,心里还是十分抗拒叫他作爹。

  季涂点点头,关上门,坐到季子文身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听到这声出乎寻常的叹息声,季子文一愣,以往他回来之后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从不会长吁短叹。

  季子文点上蜡烛,看到父亲一脸颓丧,深邃的眼睛透过门扇的缝隙凝视着屋外纷纷扬扬的雪花,黯淡的目光夹着一丝恍惚。他现在仅仅只有四十几岁,看起来却像六十岁的老人,脸庞成酱紫色,布满皱纹,两鬓如霜。枯瘦如柴的身体上披着一件洗得发白的棉衣,上面打满补丁。

  看到父亲如此伤感,季子文困惑不解,在去世的季子文的记忆里,从来没有出现他痛心的情景,不禁眉头紧锁,心道:一向只会喝酒赌博的季涂遇到何事竟然伤心至此?

  默默坐了半响,季涂忽然转过头,痛苦地看着季子文,发现儿子鼻青脸肿,嘴角还有一丝血迹,不禁一怔,伸出枯枝般的手指轻轻摸了一下他的伤痕,气愤地问道:"是谁打伤你的?"

  季子文并不想让沧桑的季涂知道他的儿子已经被人活活打死,这件事肯定会让他彻底崩溃的,于是摇摇头,微笑道:"刚才和那群仗势欺人的奴才打了一架。"

  刚才季涂看到自己伤痕累累的样子登时火冒十丈,酱紫的脸上抽蓄起来,让季子文心里顿时感到一股温暖,他深深地看着季涂皱纹满面的脸。

  从小到大季子文只见到父亲回家几次,并不是来看他,而是探望年迈的爷爷奶奶,大家坐在一起,父亲也只是淡淡地问了自己几句,比如成绩怎么样,有没有听奶奶的话,除此之外从未问过自己跟爷爷奶奶过得好吗。而整日酗酒的季涂如此关心自己,那种浓浓的父爱顷刻间传遍他整个身心。

  听完他的话,季涂一手重重地拍打在桌子上,气得脸色铁青,牙齿紧咬,久久才平复自己的情绪,深深吸了一口寒气,低沉道:"子文,你已经十六岁了,大后天就要考童生,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目光颤抖,咽了一下口水,把涌到喉咙的话压了下去,过了半响,才勉强抑制心头汹涌起伏的悲绪,缓缓吐出一口白气,声音略带嘶哑地说道:"我盼了那么多年,就等着你考上童生,这样就可以把曾祖父遗留下来的大学士遗宝送给你,可是……"

  说到这里,他眼眶微红,深陷的眼睛里出现一丝水意,最终遥遥头,重重地叹息一声道:"算了,反正你不是读书的料,这次你就尽力而为吧,实在考不上你就拿着大学士遗宝换取钱财做聘礼吧。"

  他的话越说越嘶哑,声音变得更低,最后那几个字似乎是从胸膛发出的,滚热的泪水在眼眶里面流转几圈,终于控制不住,扑簌簌掉了下来,一发不可收拾,迅速湿透整个面颊。

  从那个季子文的记忆里可以知道这个世界文人划分八大等级:童生、秀才、举人、进士、翰林、大学士、半圣和圣人。季涂的爷爷是大学士,才气雄浑接近半圣,他把毕生所学化为才气注入到一支金笔上,成为一件不可多得的奇宝,季家几代人誓死捍卫。

  季仓去世之后,传给儿子季道,这时豪门大户想抢夺此物,遭到季家一同抵抗,最终没有得逞,但是季家却因此连死几人,季道也在此争斗过程中丧命。

  现在季涂竟然把如此贵重的东西拿出来做聘礼,让季子文无比感动。他看着季涂老泪纵横的模样,顿时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自己从小就被爸妈抛弃,没有享受过父母的温暖,在孤单落寞中度日,而眼前的季涂却为了保存大学士遗宝,过着艰辛痛苦的生活。

  良久之后,季涂擦拭一下眼泪,站起身子,把那个涨鼓鼓的钱袋放在桌上,沉声道:"这是王翠萱小姐送给你用来给姜圣买供品钱,你可要好好珍惜她的一番心意,尽力考取童生,她说明天傍晚要见你一面。"

  说完,他默默地朝卧室走去。季子文看着他单薄的背影,以及颤颤巍巍行走的样子,一阵心酸,心里默默说道:爸,我会用实力考上童生,绝不会用几代人拼死保存的大学士遗宝作为聘礼。

  想到明晚要见娇美的王翠萱,他心头一阵猛跳,脸上微热。自己性格孤僻,在学校几乎没和女同学搭话,突然要和美若天仙的王翠萱约会,那时不知道要出什么洋相,可能半天憋不出一句话,不过不管怎样,他还是会去赴约的。

  ☆酷ni匠v网8唯一正(版f,B其他☆◎都是◇@盗MA版

  季子文在沉寂无声的堂屋坐了一会,才缓缓站起身子,朝自己的卧室走去,宽衣解带,钻入冰冷冷的被窝。他现在极其疲倦,一躺上去很快就入睡了。

  迷迷糊糊中,他感觉脑子里有书页在翻动,随即耀目的双鱼图再次出现,散发出温暖的光芒,温养着他的身子,让体内的筋骨血肉微微舒展,伤痕渐渐消退,气色变好。

  他呼吸均匀,不再感觉寒冷,做着香甜的梦。

  晨曦初露,温柔的光芒划破浓浓的雾气,洒落在裂纹纵横的窗户上。季子文醒了过来,刚睁开双眼就想起昨夜身体上出现的微妙的感觉,他急忙用手碰触一下脸上的伤痕,但是却感觉完好如初,没有一丝的疼痛感。

  他惊诧不已,从床上跳了下来,穿上鞋子跑到厨房,舀了几瓢水倒入木盆里,照了照自己的脸,上面的确没有紫青色的痕迹。

  站起身子,他满脸困惑,心里喃喃道:难道那本《圣道实录》融入到我的脑子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