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家徒四壁

  不过在十岁之前,他家却是另一番光景,美轮美奂的房子,奴仆成群,出门乘轿。

  那时本县富翁王扈为了巴结季家,在季子文生下之时,便打算把女儿王翠萱嫁给他。

  一年中秋佳节,县里举办歌舞表演,王扈与季涂共坐一桌,开怀畅饮。酒意阑珊之际,王扈乘着酒意把结亲的想法说给季涂听,两家本是门当户对,因而一拍即合,当场书写婚书,按下指印。

  两大豪门结为亲戚,轰动全县,一时间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事。

  季子文稍长,便经常来到王府与王翠萱玩耍,在重重廊道捉迷藏,坐在池畔的亭子里垂钓,攀爬假山,玩得不亦乐乎。年常日久,两人情感日益深厚。

  常言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十岁那年,季子文的爷爷溘然长逝,长子季涛继承家业,掌管整个家族。

  那时为了大学士遗宝的事,父亲和兄长争吵不休,最终季涛暗耍阴招,诬陷父亲挪用大笔公款,以此为借口把父亲逐出家门。

  从此季子文全家日渐衰落。后来其母因病而逝,父亲便一蹶不振,整日酗酒,渐渐又沾上赌博恶习。

  随着季子文家旷日下,他与王翠萱的婚事便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只因季涂还握有婚书,而王家又碍于脸面,所以并没有当面辞退婚事。不过两家的关系日渐僵硬,王扈不允许季子文踏入王府大门。

  但是季子文和王翠萱青梅竹马,早已建立深厚的感情。王翠萱时常乘父母不在家之时出外与季子文私会。年小之时,只是相互嬉戏,进入少年之后,两人渐渐懂得情爱之事,彼此心生爱慕,立下山盟海誓。

  半个月前,做绸布生意的朱觉派人到王扈家提亲,那人家底丰厚,店铺众多,居住在相邻的青崖县,他的儿子朱茂财早已听闻王翠萱貌美如花,便央求父亲派人提亲。

  王扈完全不顾与季家还有婚约,满口答应此事。

  :c看e正版"T章☆v节上b(酷匠☆Y网$'

  翌日,王扈高兴地把婚事告诉翠萱,没想到她却以死相逼,声称此生只嫁季子文,气得王扈跺脚咬牙。

  当晚,翠萱与季子文相会在老地方,那是县城外面的古柏树下,她柳眉紧锁,清澈的双目扑扑簌簌流下两行滚烫的泪水,湿透那张白皙滑腻的脸蛋。翠萱悲悲戚戚把那件婚事告诉季子文,这话宛如炸雷一般响彻在季子文的耳畔,令他既气愤又惶恐。

  他决定到衙门控告此事,但就因为这事,巨大的灾厄降临到他的身上。

  第二天早晨,便拿着婚书走进衙门擂鼓鸣冤。婚书上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季家和王家订结婚约之事,县令只能判季子文胜诉,王家和朱家暂且搁置婚事。

  过了一夜,傍晚时分,他携带供品前往孟子庙祭拜,希望孟夫子能赐予文运,在考取童生中一举夺魁。

  祭拜完毕,他兴致勃勃离开庙宇,没走几步,迎面遇到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双手抱臂,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用恶毒的目光紧紧盯着他。

  看到这些人的表情,季子文立即明白他们正是冲自己来的,从现在的实力看,明显不是他们的对手,于是转身拔腿就跑。

  这几个汉子箭步追来把他逮住,跑在最前面那个脸色黧黑,他一手拎住他的后衣领,讥笑道:"小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凭着一纸婚书就想把翠萱小姐娶进门,简直是痴心妄想,不撒泡尿照照你那副穷酸样。"

  "我家朱公子风度翩翩,英俊潇洒,一表人才,跟貌若天仙的翠萱小姐可是绝配。"另一人附和道。

  从这些话,季子文知道他们是朱茂财派来的人,登时心冷如霜。他并未见过朱茂财,但此人心狠手辣,不择手段,恶名远扬,附近县镇村乡无人不晓。

  那几个汉子脸色阴沉下来,一同猛揍,狂风暴雨般的拳头密集地击打在季子文瘦弱的身体上。他努力挣扎,却无济于事,身体变得虚弱,痛疼难忍,却从不吭一声,牙关紧咬,心里只想着挚爱的王翠萱,想起她笑魇如花,想起她缱绻柔情,想起她噘嘴生气的模样……

  在临死的刹那间,他想到自己就这样白白死去,娇艳如玫瑰的翠萱却要插在朱茂财这坨牛粪上,怎么也不甘心,双泪横流,牙齿咬得嘎嘣响,可是却又无可奈何。一记沉重如山的拳头落在他的脑袋上,顿时一命呜呼。

  想到这里,现在的季子文不禁唏嘘感慨,体内的不平之气如汹涌的狂潮重重地撞击在胸膛上。他目光坚毅,双手紧握成拳,心道:我一定会帮你报仇,完成你未了的心愿。

  说完,他迈着沉重的步伐,踉踉跄跄朝文曲街走去。路过雄伟高大的王府,他淡淡地瞥了一眼,红彤彤的大灯笼射出柔和的光芒,映照在铜色的大门上,熠熠生辉。

  在大门前面站立着两个门卫,他们身体哆嗦,双手握在一起,相互婆娑,口里哈出团团白气,那双冻得快要流泪的眼睛看到孱弱的季子文,顿时像一道烈焰猛蹿起来。

  那个尖嘴猴腮的门卫,挺直腰板,脸上挂着嘲笑,指着季子文盛气凌人地说道:"喂,小子你不是想娶翠萱小姐进门吗,路过这里怎么不进来坐坐?"

  另一个胖门卫见季子文并不理睬,而是继续往前走,哈哈大笑道:"怎么?难道你也知道不好意思?平时厚着脸皮搭讪我家小姐,也不想想自己落魄成什么样子。瞧着你副死不要脸的样子,就让人恶心。"

  换作以前的季子文,听到这些刺耳的话,他会怒骂几声,可是现在的季子文却表情平静,他知道跟两个看门的奴才生气是毫无价值的,但是心底却油然升起一股怒气,暗暗骂道:狗仗人势的奴才,迟早要让你们看到我季子文风风光光把王翠萱娶进门。

  他踩着冰冷的厚雪,七弯八拐来到文曲街,走到一栋破败不堪的木屋前,推开裂纹纵横的小门。里面漆黑一片,冷冷清清,宛如阴暗的冰窖。看到如此落魄的情景,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比自己那间小房间还要破旧百倍。

  跨进屋子,反手关上木门,凭着死去的季子文的记忆,他摸出火折子,点燃残剩的蜡烛,微弱的火光照亮整个小屋。不过,寒风透过千疮百孔的墙壁以及门扇上手指大小的缝隙猛灌进来,把烛焰吹得摇摇晃晃,几近熄灭,他不得不用手掌挡住冰冷刺骨的寒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