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文历九百二十一年,腊月二十四。

  季国文阳道的双峰县,寒风呼啸,雪花漫卷,茫茫厚雪像棉被一般铺盖在大地上。

  在九曲街尽头的黑暗角落里白雪微微隆起,忽然,一阵抖动,寒冷刺骨的厚雪中艰难爬出一个极其瘦弱的少年。他扶着冰冷的墙壁爬了起来,全身不停地颤抖,脸无血色,嘴唇乌青,双眼茫然看着四周,浑然不知身在何处。

  "这里是哪里?我不是正在看那幅奇怪的双鱼图吗?为何突然到这里了……"脑子里无数问题蜂拥而出。

  深深呼出一口白气,他仰起头,微闭着双眼,努力思索过去。

  很小很小的时候,爸妈就离婚了,自己从小到大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性格孤僻,除了和爷爷奶奶有一些交流外,几乎不跟别人说话。

  他唯一的爱好是阅读古典书籍,经常孤单一人枯坐在自己那间阴暗的房间里默默看书,潜移默化中把那些书籍烂熟于心。每逢考古诗词和古代历史,他几乎都能获得满分,但是其他科目则差到极点。

  本学期期末考试刚刚结束,他兴冲冲跑进一家破败不堪的小书店里打算租一本典籍,在逼仄狭窄的书架间翻阅一会,看到阴暗的小角落里有一本《圣道实录》,那书已经发黄,书页破损,明显有些年月。

  他当时不以为意,认为那不过是一般的儒家史籍,并不想租借它,只是书店里面的书籍几乎看尽,再看已然无味,便随手拿了回去。

  回到家里便走进自己那间小房间里开始翻阅那本书。只看几眼,他不禁大吃一惊,双目放光,里面的内容迥异于以往的古典书籍。其中记载孔子泼墨挥毫之时,体内的才气竟然化为耀目光柱直冲云霄,天空一片绯红,风云涌动。

  周文王用生花妙笔删减《周易》更是惊天动地、震撼人心,他巍巍立于苍穹之上,目如红日,俯视锦绣山河,以山岳为笔,蘸江河之水为墨,在苍茫大地上挥洒才气。最终,繁复难懂的《易经》演变为六十四卦。大功告成之日,日月交辉,红霞万里,百鸟齐鸣,猛兽蹲伏于地,对天狂啸。

  奇异无比的内容深深吸引了他,黄昏之前,借夕阳之辉阅读,日落之后,皎月明光铺洒于古卷之上。他废寝忘食地看到天将破晓时分,晨曦微露,天边出现鱼肚白,《圣道实录》已经翻到最后一页,上面画着一幅黑白分明的双鱼图。

  双鱼图刚跃入眼中,他顿时感到双目清明,头脑清晰,耳朵特别敏锐,千米之内的微末声响都尽收耳内。感官的异常变化让他惊骇不已,便凝神注视图案,仔细琢磨其中奥妙。

  忽然,古卷变成汹涌的洪波朝四周奔腾,在远处阴暗如深渊的地方崩塌而下,消失殆尽。洪波滚动的地方已化为一片碧绿汪洋,两只交互缠绕的鱼形图案幻化成金色的鲤鱼和青色的草鱼,硕大如山岳,正在波涛汹涌的水面上嬉戏跳蹿,上升如游龙出海,下落如蛟龙探水,气势如虹。

  就在这时,天际旭日东升,朝霞万里,碎金般的光芒充盈天地间。顷刻间,巨浪腾空,那两条鱼蓄势一跃,飞入九霄,化为两道急速旋转的光辉,一道金黄色,一道纯青色,相互交融,变为迷蒙的虚幻光圈,中心如烟如雾,射出刺目的银光,照耀在他的身上。

  这道银光竟然具有穿肉透骨的威力,让他的身体开始扭曲变形,宛如一道飘渺的游魂。他骇然失色,双目瞪着溜圆,双手疯狂舞动,拼命挣脱银光的照射,但徒劳无益,身体已然不受控制。

  突然,在虚幻的光圈里面出现阴森恐怖的场景,在风雨如晦的山川大地上,密密麻麻站着成千上万的猛兽,它们面目狰狞,血红色的爪子握着寒光浮泛的兵器,高举在空中,胡乱挥舞,同时纵声狂吼,喊声震天。

  更du新D最“)快上2酷%匠◎网1

  苍穹一片墨黑,乌云滚滚,雷电交加,呼啸的阴风凶猛如厉鬼在苍茫的天地间游荡。

  在迷蒙的天际傲然站着三个人,其中两个外貌怪异,一个头顶长着血红色的龙角,紫发飘飘,面目青紫,铜铃般的巨目射出如电光芒,粗大的獠牙冷光流转,朝天而长。另一个面目赤红如血,眼睛蓝幽幽的飘出阴森森的白气,眉毛如两道呼呼燃烧的烈焰。

  他们两人口念咒语,手臂狂舞,身上飘出浓郁的阴黑之气,直冲九霄,幻化为一颗玄黑的妖星,射出柱状的如血光芒,划破苍穹,向第三个人杀去。

  那人面白如玉,双目威严如雷,披着一袭胜雪白衣,随风漫卷,全身金光四射,脚踏涌动不止的青云。

  他的右手握着如椽玉笔,上面电光闪闪,笔尖上流转着一滴翡翠色的墨水,发出辉映苍穹的刺目之光,不可直视,左手拿着一块五彩缤纷的光板,虚幻如虹。

  忽然,白衣飘飘的男子,挥动如光神笔,在虚濛的光板上笔走龙蛇,气势雄浑。笔尖下纷纷迸射出震天撼地的雷电,发出充斥天际的白光,迎上那道气势凶猛的光柱。

  两相碰撞,天地摇晃,苍穹似若崩塌,长河断流,山峦倾倒,大地开裂,整个世界天旋地转,飘忽渺渺,宛如袅袅轻烟。

  这时,他的小房间变得虚幻起来,猛烈地晃动,渐渐和那个天摇地晃的世界融为一体。"呼啦"一声,席天卷地的寒风破窗而入,猛然合上古卷,他也被卷入其中。

  "这是为何?"想到这里,他不禁问道,恐惧的声音在凛冽的寒风中迅速消散。

  他环顾四周,眼前的情景既陌生又熟悉,左边那座威严的孟子庙似乎从来没见过,可记忆里却出现自己从小到大逢年过节在此祭拜的场景,前面那棵大榆树小时候还从上面摔下来。

  看到这些,另一个人的记忆纷纷涌入到脑海里,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进入到另外一个世界,附身到别人身上,这人也叫做季子文,和自己同名同姓,居住在双峰县东面的文曲街,身边只有一个亲人,那就是爱喝酒赌博的父亲季涂。

  季子文十岁之后自己便开始做饭洗衣,常年在酒店客栈给别人做小厮,赚取聊以度日的微薄钱财,生活得极其贫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