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醉后我一看到林冉冉,浴火就上来了精虫上脑,我迷迷糊糊间叫林冉冉去旅馆开个房,让她带我去休息。

  一开始林冉冉是不愿意的,但是她看了看醉的不行不行的我就同意了,我觉得她是开始对我有意思了,不然她为什么不去找人把我送回去?

  去到旅馆,林冉冉把我扶到床上,找了条毛巾给我擦脸,弄完了正打算离开。

  突然,我一把抓住她的小手,把她拉倒在我身上,看着她的脸,我满眼都是欲望。身体开始慢慢有了感觉,抵在林冉冉腿上。

  林冉冉愣了,看着我开始本能的害怕,她心里开始出现不详的预感。趴在我的胸膛,林冉冉开始挣扎,“少天,你干嘛,放开我!”

  她越挣扎,我就越感觉到兴奋,这种感觉开始慢慢占据我的脑海,我现在就一个想法,撕开她的衣服,吃了她!

  下一刻,我突然一把抓在她的臀上……

  林冉冉正在想怎么才可以逃脱,猝不及防之下被我摸到,显然被吓到了。不停的挣扎希望能逃脱出我的魔抓。

  “袁少天,你放开我!”

  “啊…不要…不要碰我哪里!”

  林冉冉不停的挣扎,却不知道她越挣扎我越兴奋。那种感觉,就像饿了一个星期的狼,突然发现了一只落单的小羊,跃跃欲试!

  我发了疯一样,一只手紧紧的抱住她,把她禁锢在我的胸膛,另一只手不停在她身上游走。

  林冉冉真的怕了,害怕接下来会……

  她一口咬在我肩膀上,紧紧的直到我松开双手,一把推开她。

  我摸着被咬的肩膀,一看,满手是血。这娘们下手真狠,不,是下口真狠。

  醉了,这次我真的喝醉了。我从床上起来,看着她。心中的兽性彻底被她咬的那一口激发了。

  林冉冉警惕的看着我,小心的往后面退了几步,生怕我再扑倒她。但是当她看到我肩膀,被血浸湿的时候,眼中浮现着担心,却又不敢上前。

  我一下跑到她面前一下抱住她,林冉冉往回一退,但是动作慢了,还是被我抓住了。

  我把她扔到床上,摁住她的双手,开始亲吻她。

  林冉冉挣扎了半天发现根本反抗不了我,她已经完全被我控制住了。最后认命般的躺在床上,她真的没办法了。

  林冉冉抽泣着说着话,“袁少天,你清醒点………!”

  叫了半天,见我没有反应,她还想试着咬住我,好逃脱。但是已经吃过一次亏得我,怎么可能再被她咬到。

  我不停的玩弄着她的身体,动作很是粗暴,一点都温柔不下来。

  林冉冉紧咬着嘴唇,眼泪流了下来,默默的说道:“袁少天,你上了我就要负责到底,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

  我完全没有平时的理智,脑子抽了一样,回答说。“冉冉,我会负责的,你是我的,一到学校我就爱上你了,不能自拔……”

  说了半天情话,林冉冉开始动心了,或许是杨晨伤她太深了,她有点自暴自弃,我突然出现,就像是黑暗中唯一的光亮唯一的出口,她不知道出口外面是什么,是悬崖还是美丽的草原,她只能放手一搏。

  接下来,林冉冉开始回应我的动作,不再抗拒。

  我粗鲁的脱点她的衣物,褪下自己衣服,开始了人类与生俱有的本能……

  最后累了,两个人就这么抱在一起睡着了,一夜春宵。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林冉冉躺在我怀里,脑海中断断续续出现了一些画面。

  u看eL正4…版%章,节!上酷匠网w

  我强上了她……

  我们赤果果的拥抱在一起,我看着熟睡的林冉冉,心里慌了,她真的不错,要是没有苏朵,我肯定……

  唉…头疼……

  我一动惊醒了林冉冉,她揉了揉眼睛抬头看着我。

  看到她眼睛的那一刻,我心都软了,眼睛里的无助、迷茫、害怕、不知所措。

  我摸了摸她脑袋说,“我会负责的冉冉,放心。”

  听到这句话后,林冉冉闭上了眼,依偎在我我胸膛,湿了……

  我能感觉到胸膛已经被泪水打湿,我紧紧的抱着她,轻声安慰她。

  我会玩女人,但是被自己强上的女人,我是不会不负责任的,委屈的是林冉冉,完全没有预兆就被我强了,我是有原则的人,该负责的时候,不会逃避。

  只是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让我头疼不已,苏朵不能弃,林冉冉也不能弃。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脑子就像炸了一样……

  安慰好林冉冉后,她就像是小鸟一样,羞嗒嗒的,给她穿好衣服后,试着走了几步,发现根本就走不了,这是她第一次,我粗鲁的要了她……

  看着她这样子,自然是不方便走出去,最后只好在旅馆待到了下午,等她稍微好了点才走。

  这一上午的时间自然是很香艳的,她现在已经是我女人了,更是很委屈的被我强了,我不对她好点不行。况且成为我女人后的林冉冉,很是乖巧可人,我要做什么,她除了害羞的闭上眼睛,也不拒绝我的要求。

  我也想通了,先走一步看一步吧,苏朵哪里暂时还不能说,只能找个机会,这事还只能还瞒着。

  一想到苏朵心就开始抽痛……

  下午和她一起吃完饭,就回到学校送她回到了宿舍,然后,赵宇就火急火燎的找到我。“少天,不好了!”

  我让他喘完气再说,看他慌慌张张的,我也不敢急,我是主心骨,我一急他们怎么办?

  赵宇虽然平时不稳,但是能让他急成这样子,估计也不是小事。

  赵宇看着我气定神闲的样子,多少有点底子了,缓了缓说道:“学校的人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你和妓院的堕姐有关系,现在外面都传你是堕姐包养的小白脸,是她暗地里支持你,为的就是吞并师院!”

  我一听,上次堕姐那边说了,这次师院也开始传,两次也许不是同一人,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应该是一个人做的!这个人究竟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领风骚说:

  今天有点事所以只有两更,抱歉了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