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挽回余白白老师,凌天执意离开了堕姐,然而这家伙两边不讨好,最后谁也没得到。更为可气的是,堕姐曾经亲自抓到凌天和自己的闺蜜在床上,这让她倍感伤心。

  也就是从这天起,堕姐彻底的远离了凌天,只是说到自己的崛起,她感谢凌天。堕姐说她和凌天是在一次打架中遇到的,后来凌天帮助她做上了妓院一姐的位置,只不过凌天这不是因为爱,只是想感动她,然后狠狠的玩她。

  当所有海誓山盟成云烟后,温柔的女孩苏灿变成了现在的暴戾,变的不接受任何男人,变得和男人一样,冷漠,孤独,骄横跋扈!

  “苏灿,你也别生气,这种人不值得你去爱。”我故意把话题扯的很深。

  “屁话!姐根本就没爱过他,我恨不得杀了他。”

  嘿嘿!我要的就是这效果,就是想借助堕姐的东风,烧一把大火,让她带领妓院的人,加入我们的队伍。

  但我并没有继续谈下去,也没有说凌天和我的矛盾,因为我还有别的想法。同时我不会让堕姐知道我是在利用她。

  安慰了堕姐,我就骑摩托车去酒吧上班,由于我带来的妹子不错,现在我和鸿飞的关系混的还可以,这家伙比侯三耿直的多。

  这天晚上,我唱完歌找到鸿飞,跟他讲说自己在学校里被人欺负了,希望他出手帮助下。侯三一听,拍着大腿说:“峰,你的是就是哥的事,这样子,你在场子里喊几个人,到时想怎么办由你安排。”

  看●正RL版!章节%P上Ss酷匠q网!

  “行啊!谢谢飞哥!”

  就这样,鸿飞同意我在场子里拉人,找了十来个混子。要平日,这些戴墨镜的混子不会理我,但现在,鸿飞一句话说了,他们对我很是恭敬。

  我照自己的计划安排,让这帮人直接去学校,到体育系去找凌天最要好的马仔张杰,把这张杰狠狠的修理一顿,修理完后,直接爆出堕姐小弟四儿的名字,说这是四儿打的人,用这样的方式,来引爆两个学校之间的矛盾,而我从中获利。

  果不其然,第二天上午,场子里一帮人拿着棍棒将张杰那叼毛暴打一顿,吓的丫女友射娜都哭了,最后撂下一句说:“张杰,你丫在欺负我们四爷,我们妓院的绝对不放过你。”

  张杰不明不白的吃了瘪,这是一下就抖到了凌天那里,凌天根本没思考,领着人,直接冲到了堕姐的桌球室,把那虎胆龙威的四儿整的鸡飞狗跳,四儿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一下就成了两个学校的战斗了,等凌天收拾完四儿,我就往桌球室走,桌球室已经是一片狼藉,柱子上用血写着:妓院的母狗——苏灿!

  看的出来,这是凌天所谓,他肯定觉得是堕姐故意针对他,才出手打的张杰,所以留下了这样的文字。

  没等我打电话联系堕姐,堕姐就找我了,跟我说,问我有没有空,帮她收拾下桌球室的残局。

  “堕姐,不是我不帮你收拾,我今晚遇到麻烦了,我还想找你帮忙呢。”我故意说的很郁闷。“对了,你桌球室怎么了?”

  堕姐破口大骂。“居然不知道,凌天扫了我的场子,还打伤了我的人。”

  “不会吧,他今天不是要找我麻烦么?”

  “啊?”堕姐有些诧异了。“他找你干什么?”

  我如实的说了情况,说凌天是想和余白白啪啪啪,我为了他和堕姐好,他就准备要干我。堕姐一听,骂了我一通,说着:“谁要和那贱人好,袁少天,你真想多了,这么的,你等着我,我马上回来,今晚上我不闹翻师范学院,我就不姓苏。”

  我擦!

  听着这话,我差点没跳起来,这完全在我的操控中了,堕姐这把东风也真的就借到了。

  我等候着她,另一边,我直接通知凌天,跟他讲,说晚上八点,不用去足球场,直接在灯光球场见。

  凌天听了,嘿嘿一笑,说:“你是想更多的人看到你的死相么?那好,我成全你。”

  “错了兄弟!我是想你当着全校的人给我跪下。”

  是的,足球场围观的人不多,而灯光球场,晚上打篮球的屌丝很多,还有一些恶心的女生在看心中的“中国詹姆斯”,这确实笔足球场好。

  很快,堕姐就回来了,直接领着妓院一百人的队伍就去到桌球室,看着柱子上面的字,她气的一下折断了球杆,嘶吼着:“凌天,技术学院和你不共戴天。”

  这一声,让妓院所有的混子门都热血起来了,一个个都在抱怨,说早该修理凌天了,说凭什么一直躲着凌天。

  大家义愤填膺,一个个如同虎豹豺狼一样。而妓院这帮人,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与其说是在读书,不如直白说是在混日子,这帮人基本上都是学习成绩操蛋的,才会选择念技术学校。

  “干他,必须干!”堕姐咬着牙齿狠狠的说。

  “对!堕姐,我们早就该这样了,该给师院一点教训。”

  说完,一帮人看着我,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是师院的。我呢,很是冷静,给他们分析了凌天的情况,说我今晚上会带音乐系的人跟凌天干一仗,地点已经约好了,如果他们不介意的话,那我就带音乐系的人打头阵。

  “袁少天,你能吗?”一个妓院的混子说着,很是不削。

  “是啊,这是我们两个学校的事情,跟你丫什么关系。你最好别参合,不然血溅到你脸上洗不干净。”

  我擦!这帮龟儿子显然就是看不起我,不过今晚过后,我要让两个学校的人都为我袁少天马首是瞻。

  “都给我闭嘴!袁少天是我兄弟,你们算个球啊。”堕姐吼着,一帮砸碎乖乖的不说话了。“这次,就听袁少天的安排,我们按他说的做。”

  我擦!

  堕姐这也太信任我了吧,这样大的计划,让我一个人来操盘,这朋友关系做的确实不一般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领风骚说:

  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