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吃着聊着,笑的很开心,就连盘底的洋葱都吃光了。酒过三巡,大一一个新生提起了索洛酒吧分红的事情,问许笙是不是年底每个人都能拿到千元以上的红利。

  许笙听后沉默不语,谢鹏却站了出来,哈哈大笑,说:“你们这帮新生,上次不是给你们说了吗,不能交钱,你们咋就不听呢?红利估计等你们毕业,笙哥才会给你们。”

  显然,谢鹏这是在挑衅许笙,只是那些大一的愣头青门全然不知。

  “鹏哥,你开什么玩笑啊,笙哥不是说了的吗,每年年底拿钱。”一个傻吊问着。

  酷%x匠◎h网,首发

  “是吗?笙哥,那我的钱怎么至今都还没有拿到呢?要知道我进学生会已经两年了。”

  所有的问题都抛给了许笙,杨伟伟显然是知道了这一切都是我策划出来的,一把揪着我的手,如同婆娘一样。

  “出来,我有话跟你说。”杨伟伟拉着我就往外面走,我恶心的要死,但也无所谓了,这里就交给谢鹏,我回来收拾残局就行。

  杨伟伟把我拉到了男厕所,问我为什么不听他的,为什么要闹事。他的表情和智障离合里面的刘洲成一样,把我恶心的蛋碎一点,感情我是他什么人一样。

  “师兄,这个你就别管了。我也没有闹事,是谢鹏在闹啊?再说了,我们不就问问笙哥钱的问题嘛,又不做什么。”

  “是吗?你可别骗我,不然我们朋友都做不了。”这家伙说的真蛋疼,感觉我多想和他做朋友一样。

  扯淡了几句,我随便就撒尿,杨伟伟那小GAY死死的盯着我的二娃子看,搞的我很是羞射。

  等我再回到包间,许笙已经和谢鹏吵了起来,两人争的面红耳赤。许笙一直强调说酒吧现在亏损着的,说钱到时都会发的大家。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就要站起来,准备火上浇油一把,结果杨伟伟拉了我一下,低声叫我别乱来。

  我可没管,一下甩开他的手,站起来说:“笙哥,不个兄弟们钱没关系,但是你让我们音乐系的人抬起不起头就真的太让我们失望了。”

  这话一说,那天在场打架的人都议论起来,特别是那些大二的,不停的质问许笙为什么要龟缩着。

  许笙紧紧的被逼上了悬崖,不知道怎么应对。然而杨伟伟那GAY站了出来,拍拍手,说:“大家别闹了,听我说两句。笙哥他有自己的难处,他不是不想跟体育系的人干,而是不希望大家闹事。”

  我没有等杨伟伟继续讲下去,接着就说:“扯淡吧!他这么做,根本不像个爷们儿。还有,你们可能不知道,索洛酒吧其实不缺钱,这些钱全都给许笙一个揽了。口口声声说关照大家,大家看到了吗?在自家兄弟受欺负的时候都不敢站出来,这算什么老大?”

  听着这话,许笙吓到了,加上丫本来就不是那种硬派的男人,只能看着杨伟伟,希望杨伟伟帮他解围。

  “我看还不如让鹏哥当老大,好歹鹏哥能照应大家。”一个家伙说着。

  “你在说什么?”杨伟伟逼问着。

  “他没有说错。”我冷冷的说。“大家自己看看,许笙他妈的像不像个老大,他算个毛他。”

  这样一番议论后,许笙成了众矢之的,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他。特别是那些大一的愣头青,根本啥都不晓得,只能跟着我们应付。

  许笙坐不住了,桌子一拍,指着我问:“袁少天,你他妈是不是想反了?”

  “呵呵。”我冷冷一笑。“没有啊,我可不敢这么做。”

  “那你他妈今天是吃了火药?”许笙问着。

  “不是吃了火药,而是你他妈根本不配做这个老大,还有你杨伟伟。”谢鹏突然指着杨伟伟。“你算什么玩意儿?就是因为你这样的人,搞的别人都以为我们这帮男的是搞基的。我在想你能当学生会主席是不是跟许笙搞基搞来的?”

  杨伟伟虽然知道大家对他的看发,但是这样直接了当的说出他的事情,不免让他难受。

  “你们到底想怎样?”许笙问着。“伟伟,没关系的。”许笙安慰杨伟伟。

  “我们不想怎样,就想你给个说法。”我逼问他。

  杨伟伟见我咬着不放,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小声的说如果我再这么下去,她会说出我的秘密来。

  我发现情况不对,一旦这家伙说出我跟体育系合作,那我会彻底的完蛋。

  怎么办?怎么办啊?

  就在这紧急关头,我顾不了太多,直接把杨伟伟拉了出去。杨伟伟甩开我的手,问我要干什么。

  “师兄,我知道你和许笙关系好,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我保证不会伤害他,希望你不要阻拦我,只要我的事情办成了,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我之所以说出这番话,是因为我了解这傻吊的心思,他对我有那么点意思。当然,我可不会跟一个男人抱在一起爆菊,这只是我的缓兵之计。

  “真的吗?”杨伟伟恶心的望着我。

  “当然,我袁少天说到做到。”

  “那好,这可是你说的。哎呀,那你们别闹了,我去劝劝笙哥吧,这事交给我办就行。”

  杨伟伟走了进去,我把谢鹏拉了出来,说这事让他来处理。谢鹏很是不解,问我有没有把握。

  听着杨伟伟在里面跟许笙聊,我们一直等着,半天没有回应。我就进去问怎样了,杨伟伟叫我先回寝室,说明天给我满意的结果。

  最后没办法,大家只好走人。于此同时,我们在商量下一步的打算,担心杨伟伟不会听我的安排。

  于是我提出,一旦许笙不主动交出权利,那我们就直接去索洛闹事,让他这个所谓的老板当不下去。

  事情就这么定了,这一夜的惊魂让我忐忑啊,不晓得到底会怎样。

  第二天,许笙再次着急大家开会,只说了两句,说自己马上毕业了,音乐系老大的位置自己可以让出来,谁想做大家来推荐。第二句就是关于索洛酒吧的,他说酒吧自己也不管了,让杨伟伟代管,自己彻底告别。

  万万没想到,杨伟伟居然能这么牛逼。也就是这样,我们并不见血刃的就让许笙下台了,然而许笙下台后,乱子马上就凸显出来。

  说到说做老大的问题上,谢鹏第一个站了出来,说这音乐系的男生不多,自己在学生会混了也有这么久,保证自己当了老大,让音乐系的人不在吃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