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餐饭我做的很是周到,可以说是尽可能的让所有人认识我,了解到我。加上之前被评为有些学生,我本就在学校里有些名气了,学生会的对我颇有好感,觉得我这个人不像个学音乐的,更像是一个学体育的。

  这说的没错,我确实和他们不懂。

  音乐系之所以不能在学校里横行霸道,主要原因就是这帮人里面女孩子占大多数,而男生又比较文弱,所以他们只能在许笙的保守政策下龟缩。

  很快,我就故意把话题转移到了索洛酒吧上,问许笙这酒吧到底怎么回事。许笙没有理我,但是大二的一个刺头站了出来。

  “笙哥,不是我说你,索洛酒吧虽然是几年前音乐系的人一起投的股,但是这店子是属于我们音乐系的啊,就现在来说吧,我们没有感觉到是我们的店。”

  这刺头个子不高,长的染着一头酒红色的头发,手臂上纹着两个八分音符,看上去很是霸气。

  “谢鹏,你在说什么?自己坐下。”杨伟伟发话了。

  “没关系,继续讲!”许笙翘着二郎腿,话语很是男人味,手也摸着那叫倩姐的女生。

  我听着,感觉很爽,因为很多人已经被谢鹏的话点燃了,都想知道这索洛酒吧的钱怎么处理。看的出来,这帮人是想要钱,因为大家觉得酒吧是协会的,而不是许笙一人的。

  “笙哥,我不怕你生气,今儿反正又这么多大一的新生在,那我们就把话说开了。”谢鹏很是严肃,如同那冷峻的摇滚歌手黄贯中。“当年我们进学生会,每个人都交钱的,你当时给我说的是这笔钱,相当于我们入股索洛,年底会有分红,但是我现在都大二了,分红至今没看见。所以说,大一的新生们,你们要考虑好。”

  我草!这家伙简直就是在公然反抗许笙的独裁啊,能有他这样一个刺头站出来,无疑对我掀翻许笙是推波助澜。

  话说完,大家面面相觑,最后都看着许笙。许笙抽着烟,装的很是郁闷,说:“哥几个的意思我懂,但是我说了的,现在酒吧声音真的不好。谢鹏你也晓得,去酒吧耍的人基本就是我们音乐系的,你能说有多少钱?就那么点钱如果我发下来,酒吧经营不下去,所以我一直跟你们讲,有空就帮我拉人。”

  记住了,许笙说的是帮我拉人,言语间透露了这家伙的小奸诈。

  “开什么玩笑,索洛我又不是不了解,绝对不可能亏本。笙哥,说直白点,我们的钱到底多久发下来。”

  一下子,火药味就浓烈了,杨伟伟马上帮许笙解围,整了一口娘炮的成都腔调。只不过他压不住太,毕竟是个GAY,菊花都不保的人,能干的过铮铮铁骨的男儿?

  许笙惹毛了,桌子一拍,吼着:“谢鹏,你今晚上是喝多了,还是想给我捣乱?”

  我擦!这基佬居然也能发火,不过他发火的样子相当的猥琐。

  “我不是捣乱,我就是想帮兄弟们要个说法,笙哥,你可能不知道,现在多少人在议论这个事啊。”

  见两人就要干起来了,我马上端起酒杯,让丫们别闹,说有什么事情下来再说,大家先吃饭。

  饭菜勉强的吃完,许笙很快就走人了。最后餐桌上就身下谢鹏和几个大二的男生。我留了下来,就和谢鹏几个喝酒聊天。

  话题自然是围绕这许笙这个砸碎,没想到的是在这些人眼里,许笙居然是个纯爷们,只是有点抠门而已。

  看来许笙确实伪装的好,根本没有对外公布自己的基佬身份。而上次杨伟伟和我们一起吃饭,他估计认为我也是搞基的,所以在我面前肆无忌惮的和汪猪笼抚摸。

  我并没有马上说出许笙是基佬,而是问他们索洛酒吧的事情,几个人义愤填膺,跟我讲,叫我到时千万别交什么入股的钱,说那都是骗人的。

  G酷%匠1=网#正P版…?首d发

  就一桌酒,我和谢鹏混熟了,这家伙虽然是大二的,但我丝毫没有卑躬屈膝,没叫过丫一声师兄。因为在我看来,他们这些人,最终都是要被我统治的,都是我的兄弟,现在叫了师兄,到时不好处理。

  吃完饭,我就给凌天打电话,给他讲我现在已经混了进去,要他出手帮我在音乐系里树立威望。

  凌天听后说这没问题,叫我明天上午在音乐系琴房等着,说到时让我表演就行。

  这个计划在我们达成协议之前就商量好了的,只不过凌天并不知道我只是在利用他,但这就是江湖,无毒不丈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第二天上午正好是钢琴课,我强行陪苏朵弹着琴,小妮子很是不愿意呢。我边弹就边在等待,等待凌天的好戏。

  第二节下课,凌天指使杨晨领着人马就过来了,在音乐系大吵大闹。我出去一看,他们正抓着音乐系一个大一的学生讨说法,说着和屌丝偷了体育系人的手机。

  约莫十来个体育生围了起来,音乐系这屌丝唯唯诺诺的,动都不敢动。而这个时候,正好学生会开会结束,走出来看到了这一幕。

  杨晨没有打人,而是走了出去,指着杨伟伟的鼻子说:“一帮伪娘,学什么不好,要他妈学做贼。”

  在杨晨几个体育生高大的身形下,音乐系的文艺青年们显得很是弱小,明明知道体育系故意找茬,但就是没一个人敢还手。

  “杨晨,你最好滚蛋,别他妈在我的地盘丢人。”杨伟伟娘炮的说,丝毫没有男子气概。

  “呵呵!我听说丫是你们学生会的吧,怎么?你还想罩着他?门都没有。”杨晨很是嚣张。

  没多说,一帮人把那屌丝围了起来,猛的就是一顿暴打,而音乐系学生会的人就只能看着,如同民国时期的中国人。

  “给笙哥打电话啊。”几个音乐系的说着。

  “打,打个鸡/吧啊!”谢鹏很是火大。“他要是硬的起来,音乐系会被这么耍吗?”

  杨晨死死的踩着那屌丝的头,指着音乐系的人,故意鄙视的说:“看看吧,看看吧,这就是你们音乐系的人,就是这样子。永远被我们踩在脚下,一帮长着鸡/吧的娘们儿。”

  显然,这些话音乐系人人都是听过的,但是许笙从来不敢出来回应,采取的只是回避态度。说的好听点叫非暴力不合作,说的不好听就是龟缩。

  看着这一幕,大家义愤填膺,但是没人敢出手。而这正是我最希望看到的局面,我表演的时刻马上就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