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丫第二次给我下跪,不过这次和上次不同,上次我靠的是堕姐的协助,这次纯属我自己的机智。

  “你们打错了人,我们不是妓院的,我们是师院的啊。”杨晨喊叫着。

  “是你大爷的龟,别听他说,哥几个踩他。”我说着。

  一大帮师院的新生涌上来,狠狠的踩着杨晨,杨晨抱着自己的头,不停的惨叫。然而,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凌天都没有走人,也没有上前来帮杨晨一把。

  我提着刀,冷眼看着他,两人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那一瞬间,如同英雄相惜,又好比有着不共戴天的恩仇。

  “淘儿,抓住那戴墨镜的。”我发号施令。

  赵宇和我赶了上去,我们跑的很快,然而凌天动都不动,就等着我们上。冲过去,赵宇一个甩手就要干他,没想到他躲闪开了,居然弄了个类似反擒拿的计量,一下扣住了赵宇。

  这一瞬间,之潇洒,之霸气,不能言说。看的出来,这家伙不是一般角色,打架斗殴那是经常的了,要知道赵宇可是会功夫的人。

  “怎么?你还想来是不是?”凌天笑着说。

  “你快点放人,要不然我让你死在这。”

  “哈哈哈,就凭你啊?算了吧。”言语间,我发现后面涌来了一大帮人,其中就有那李萧,后面全是体育系的。

  看来这砸碎真的是稳重,见杨晨他们失败了,就打了电话,这番体育系大队人马来了,所以岿然不动。

  “不要害怕,我不是来打架的。”说着他松开了赵宇。

  赵宇气炸了,冲上去,一个侧踢就干了过去,没想到这家伙顺势一顿,一个扫腿打过来,赵宇直接给撂倒了。

  “不错,还会几下。起来我们再来。”他摊开手掌说着。

  我知道这是他想现实自己的能力,打住了赵宇,问着:“这么跟你说,打杨晨的是我,你想怎样自己说吧。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杨晨?”他有些不削,“呵呵。”摘下了眼睛,朝我走来,边走边说:“杨晨的事情好解决,你叫什么峰来着。袁少天吧,这么跟你说,今天本来是想跟杨晨来收拾你的,但是从刚才来看,我佩服你的勇气,如果你想解决好杨晨的事情,那么今晚上我做东,请你吃饭。”

  我擦!师院老大,杨晨的大哥居然说要请我吃饭,要知道杨晨可是与我有着大仇啊。而这个时候,杨晨爬了过来,满嘴都是血,说着:“天哥,你请他吃饭干啥啊?”

  凌天扶起了杨晨,不紧不慢的招呼后面的人,说:“李萧,送杨晨去医院。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

  这种气度,这种说话的风格,真的不像一个大学生,更像一个经历了社会洗礼的人物。说真的,就目前来讲,我和凌天确实有差距,但这种差距不是天生的,而是在刀头舔血中磨练出来的。

  见我迟迟没有回答,凌天过来拍拍我肩膀,说:“你放心,今晚只是吃饭而已,绝对不会乱来。我叫凌天,壮志凌云的凌,海阔天空的天。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个男人,就来“六月雪”吃饭,如果你怕了,不来也没关系,杨晨的事照样一笔勾销。”

  丫居然用这样的话来即将我,但从他的口气中不难看出,这人应该还是讲求信用的,不像杨晨那砸碎。而六月雪,这是一家连锁中餐店,在绵阳颇有名气,我在想,到时去了会不会是鸿门宴呢?

  “来,当然来!”我逼的没办法,只能这么说。

  “少天,我跟你一起去。”赵宇说着。

  “一起来也可以,多一个人不就多一双筷子,多喝两瓶酒嘛。欢迎。”凌天微笑着说。

  我没有回应这个话题,凌天也没说讲,反而让我别把今天的事情放在心上,叫我回去洗个澡,晚上他在六月雪等我。

  凌天刚滚蛋,苏朵就上来了,问我是不是又招惹了什么人,怎么又打架呢。我说根本没这事,说刚才那是一朋友,叫她别管。

  苏朵气哄哄,背着小书包就走人,说我再这么下去迟早还是要被开除的。

  开除?开除个叼!

  回到寝室,大家都在想凌天今天说的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都担心会不会去了是鸿门宴。

  我也在思考到底要不要去,这要是去了,万一丫几个人就把我处死在包间里面,我该如何是好呢?但要是不去,这又不是我的风格。

  赵宇几个说陪我一起去,黑子也说不行就拿着自己的佩刀上。听着黑子的话,我差点没笑出来。

  刚才砍人,这家伙拿着彝族佩刀,手不停的发抖,根本没砍一下。不过他已经和之前所有改变了,已经成为一个敢于“亮剑”的人,只要敢于拔刀,那战斗的雄心迟早会燃烧起来。

  对于兄弟们的意见我一一否决了,我想的很简单,如果我袁少天真的想要在学校里面多大,要混出点名堂来,这点勇气都没有,那以后怎么成就大事?

  没多说,我带着黑子的佩刀就准备打车去赴约。刚走出校园就遇到了堕姐,堕姐已经知道了我和凌天交手的事情,就问我凌天什么反应。

  我说凌天准备请我吃饭,我这就准备去呢。堕姐一听,说了句:“我呸!装,继续装!他永远都这样。”

  堕姐似乎很了解凌天这龟儿子,我正想问她我要不要去,堕姐甩了一句,说:“去吃饭可以,但是记住了,别答应他任何事情。”

  这话说的,好像堕姐特别了解凌天一样,都知道凌天想说什么了。

  我赶到六月雪,直接打电话给杨晨,叫那小子下来接我。杨晨包着纱布,领着我就上去了,一路上都吓唬我,说我居然真敢来。

  走进包间,只见里面坐满了人,全是混子,各种恶霸。他们一个个冷眼瞪着我,我不由得担心起来,这难道真的是鸿门宴么?

  “凌天呢?”我问着。

  L更c新z!最'快上‘%酷c匠X;网}

  “凌天也是你叫的?”杨晨一下想按住我,但丫受伤了,根本没我速度快,我扯出佩刀,抵在他的肚子上。

  “你再给我动一下试试啊?”我吼着,口水射了丫一脸的。

  “啪啪啪!”几个掌声响起,回头一看,凌天进来了,西装革履的,真的很帅气。

  “单刀赴会,勇气可嘉!我果然没看错人,来坐下。”他扯了把椅子给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