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这想法,不可耻,这想法是所有大学生都有的,包括高中生。这是男孩子对性的懵懂,对爱的迷惘和烦恼。

  像是有什么东西牵引着我,我一步一步走出了卧室,来到了白白老师的门前。而那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

  我内心在跳动,真想猛的一下踢开门,然后进去握着白白老师的手儿,说:“老师,让我来帮你吧。”

  不!不!

  我不能这样,那可是我的老师啊,还是我的干姐姐啊。袁少天,你丫怎么能有这想法呢?我反问自己,压制住了内心的狂躁,冲进厕所,浇灭了自己的火焰。

  走出厕所门,只听见白白老师不停的喘息,声音很大,都有点控制不了了。不用说,她已经登上了自己的高峰。

  我正要回卧室,白白老师涨红了脸出来,手里拿着纸巾,而她的手指还湿湿的。

  “袁少天,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她装的很是正定。

  “嗯嗯,白白姐,你怎么还不睡觉呢?”

  “我.....我.....”老师支支吾吾的,生怕被我发现。“我上厕所。你早点休息吧,明天还军训呢。”

  我笑笑,回到了卧室。睡着床上,我不由得怜惜起白白老师来。哎呀!想她这样一个女孩子,在绵阳举目无亲的,在本该性/福的年龄,却失去了幸福,真的让人惋惜。

  于是我就在想,要不我就做个好事,送白白老师一点小礼物,让她不至于用自己的手指。于是我打开淘宝网,订购了一套紫薇器,准备送给她。

  我是这么想的,把这东西送给她,到时我故意闯进去,发现她在紫薇,这样我们说不定能......十八岁热血青年就是这么冲动,等我订购完后,我才觉得自己这做法有点操蛋,但有并没有点取消。

  第二天,我给白白老师提出了自己的事情,说自己想当班长。她听后表扬了我,认为我有上进心,是的,但是要通过努力,要班里的人来选,而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

  这天中午,我刚军训完回公寓,走到楼道上就听见有人在争吵。我吓了一跳,想着肯定是许毅那叼毛,于是急匆匆的赶了上去。

  上去一看,门开着的,一个穿着蹭亮皮鞋,带着墨镜的,个子高高的男生站在客厅里面,白白老师扭着头,坐在沙发上。

  这叼毛是谁啊?

  我刚走进去,这高个子家伙回头就看着我,还带着个墨镜。我正欲开口问这是谁,坐在沙发上的余白白老师发话了。

  “凌天,我不想和你说,你自己看看你吧,在外面装的真厉害,随时带个墨镜,其实你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

  凌天?

  这难不成就是上次堕姐提到的师院扛把子龙头吗?不是说几个月不回来,怎么现在回来了呢。更操蛋的是他居然还是白白老师的前男友,这简直让我.....“白白,我要跟你怎么解释你才相信呢?”

  《Z更h新最快上h酷Ww匠。e网%

  “解释?不用解释了,你快点走吧。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白白老师很是强硬。

  我站在屋里,显得特别的尴尬,而这凌天突然怒了,嚷着:“你他妈说我装?你看看你自己,我们分手才多久,你就找人合租。”凌天和我说,“呵呵,这家伙是谁?”

  “你好,我是她弟弟,请问你又是谁?”我冷眼相对。“请你别侮辱我姐姐。”

  凌天被我的冷漠搞的很无语,余白白站起来,就把他往外面推,这样一来,凌天面子全无,最后灰溜溜的滚蛋了。

  冷静之后,我就问白白老师和凌天是怎么回事,事已至此,白白老师不再隐瞒,说出了自己和凌天的事情。

  原来他们是老乡,凌天到学校念书后,偶然间遇到了白白老师,老师个人无依无靠,觉得这男孩子高大帅气,慢慢的两人就走到了一起。然而这家伙并不是什么好鸟,借着自己在学校里的名声,到处搞女孩子,前不久被白白老师发现了,所以两人得以分手。

  听着这话,我气不打一处来,原来这家伙居然是这种人。我安慰这白白老师,跟她说凌天不配和她在一起,叫她别再想了。

  白白老师的头就靠在我的肩膀上,那秀发散落在脸上,我俯身看着她,感觉好漂亮,好凄美啊。

  不晓得是怎么的,我突然低头下去,亲吻了她的额头一下。这一吻,白白老师像是触电一样,猛然抬头看着我。

  “袁少天你......”老师涨红了脸蛋。

  “对不起姐姐,我.....我就是想.....”

  “以后不许这样,别人会误会的。”

  听着这话,我总算松了口气啊。白白老师问我有没有女朋友,然后给我建议,说大学最好别找女朋友,读书才是最重要的,不要因为谈恋爱耽误了学习。

  这番话要是高中的老师说,我觉得不会理睬,但是白白老师说,我欣然的接受了。我甚至在想,会不会这白白老师是对我有所感觉呢?然后她找这样的借口来留住我的心。

  当然,这个有点不现实,不过这可以实现。要知道,女人在受伤之后内心的防线是最薄弱的,想要攻破,只需要多加关心就行。

  安抚好白白老师,我想着刚才凌天和我的交锋,又想着前几日杨晨那狗贼说过的话,我不由得担心起来。

  这家伙已经回来了,杨晨绝对会找他修理我的,而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需找保护伞,因为目前我还没有混进学生会,还没有抗衡丫的力量。

  我拨通了堕姐的电话,跟她讲说我见到凌天了。堕姐一听,气炸了,吼着:“妈个B,他还好意思回来,肯定又是去找那贱人了。”

  贱人?这什么意思?我没有询问堕姐。

  “袁少天,你暂时不要在学校呆着,来我场子里面,这几天和我呆一起,凌天他不会在绵阳留很久的。”

  这话说的,整天和堕姐在一起也不是办法啊,我要军训,晚上还要回去陪干姐姐呢。我没有同意堕姐的话,堕姐真够意思的,说自己会安排人护着我。

  我问她怎么安排,她不说,说到时就知道了。

  下午军训,张晓东那龟儿子和王珂打的火热,两人闹的很是开心,赵宇走过去跟王珂说我已经在外面租房子了,问她想不想出去住。

  王珂犹豫了下,说暂时不想,这把赵宇搞的很是郁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