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可以啊,不过夜场很乱的,我不太想你去那种地方。如果你确实缺钱,我可以借给你。”

  “不用,我就想自己打工,不想用父母的钱。”这个我说的是实话,特别是看着堕姐有自己的场子,我真的有创业的心。当然现在还不是时候,毕竟自己没有人脉,更没有资金。

  “这个嘛,倒也可以丫!那你什么时候想去,我打电话给侯三说下就行。”

  “嗯,下个月吧,等军训完了我就上班,你帮我预定下。”

  “行,这没问题。”说着,丫手就拉着我的手,我郁闷的要死。“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找我就行,别叫我师兄来师兄去的,叫我韦韦就行。”

  额......我快要吐了,还伟伟!

  “哎呀!师兄就是师兄,要不然我以后叫你伟哥吧。”我故意气他,对这种GAY就需要这样。

  杨伟伟听了,郁闷的要死,说着:“你.....”

  我一路就这么调侃他,说给他给女朋友,说我们班几个女生喜欢他之类的话,把丫整的很是蛋疼。但是这家伙并不会对我生气,只能郁闷。

  我回到寝室,一帮哥们就跟我开起玩笑来,特别是赵宇拉家伙,问我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已经把余白白老师啪啪啪了。

  啪啪啪这我倒是想啊,到这不现实,毕竟我们还是有差距的。张晓东听说余白白答应做我干姐姐,丫很是意外,就问我其中的原因。

  我没有说许毅对白白老师的罪行,随便忽悠了他,我可不想白白老师的声誉就这么毁了。然而赵宇一听,就念叨着:“干姐姐,干(四声)姐姐!你小子还真有能耐啊。”

  “滚你大爷的,我可是有节操的人。”我打断了这小子。

  第二天军训,我就把苏朵叫到了一边,跟苏朵说我今天就要租房子了,问她要不要提前预定一间。

  苏朵鄙视的看着我,说:“疯了才和你住在一起。”

  “呵呵,我跟你讲,现在已经有美女要和我住了,就怕你不信。”

  “是吗?谁和你这瓜娃子住,缺心眼儿吧。”

  “余老师!嘿嘿!”

  苏朵一听,都愕然了,完全没想到余白白会和我住在一起。不过这就是实事,余老师中午就叫我去办了手续,要我下午就搬东西进去。

  赵宇那龟儿子一听我已经找到了房子,丫就想混进来,但是只有三个房间,余老师住一个,我住一个,到时苏朵还要住一个,我就叫赵宇暂时想别进来,不然打乱我的计划。

  这小子很够义气,说不住就不住,我和余老师在,他也不好对那王珂下手。

  说到这里,我就问他,怎么还没拿下王珂,这都半个多月了啊。赵宇也郁闷,说不晓得怎么的,王珂最近对他有些扯淡,摸也摸了,亲也亲就,就不给机会炮。

  见这小子郁闷的样子,我乐了,因为我们之前是有赌注的。

  下午,我把东西收拾好,就搬进了公寓。公寓是很宽敞,我就住在余老师隔壁的卧室。下午军训完,赵宇故技重施,就请我们出去唱歌,把王珂拉上的,想着必须那些王珂这小妮子。

  王珂乖乖的来了,穿的很是性/感,挽着赵宇的胳膊,两人现在已经明确了情侣关系了。去到KTV,我们不停的灌酒,故意拖延时间。

  但是王珂这小妮子似乎学精了,丫就拿着张晓东那土豪的爱疯4玩,不停的划着水果。张晓东也有些不解风情,给王珂挡了几次酒。

  赵宇并没有在意这些,但我却看在眼里的,似乎这张晓东总是在王珂的问题上不能我们达成一致。

  我故意跟王珂说:“王珂,要不这样吧,你和赵宇都处了这么长时间了,不如今晚我给你们开/房,让你们早点把事情办了咋样?”

  '酷}匠网_首发、{

  “去你的,袁少天怪不得苏朵不喜欢你,原来你是这种人啊。”

  “哎呀!我这不是替你们着想嘛,我很正直的。”我笑着说。

  王珂没有理会我,就玩着手机,把赵宇整的相当被动。时间故意拖到了一点钟,我拉着张晓东几个就往学校走,赵宇带着王珂跟着后面,两人估计是在商量什么。

  照这节奏下去,今晚王珂不炮声隆隆那是不可能的了。然而中途却出了意外,刚走没多久,王珂她们寝室的屌丝女杨丞琳就出来了,说今晚女生寝室没有关门,非要王珂回去。

  赵宇只能无奈啊,最后灰溜溜的回了寝室。而我呢,我回寝室才发现不对头,我现在应该回的是合租公寓。

  踉踉跄跄的回到公寓里面,白白老师已经睡着了,冲完澡我睡在床上我正个苏朵聊着QQ,突然听到隔壁像是有什么叫声。

  “啊......嗯.......额......”很奇怪,像是一个女孩子被什么吓到了。

  但我感觉不对头,这声音,简直和到过爱情动作里波多老师发出的一样。我心想,难不成这么大一晚上了,还有人在看毛片么?

  “额.....啊.....”又传来一声喘息。

  注意一听,我的三观尽毁啊,这也太那以置信了吧?

  我把头贴在墙上,发现那声音居然是从德艺双馨的御姐余白白老师卧室里传来的,而正声音,正是她发出的。

  这一下,把我搞的紧张了。难不成这白白老师的男朋友回来了,此刻二人正在共度巫山?

  想着这孤独冷眼,饱受伤楚的白白老师被人压在身下,我内心一阵痛楚啊。这痛楚,说来也奇怪,又着学生对老师的爱怜,更有着弟弟对姐姐的惋惜,这感觉五味杂陈,是十八岁骚年最本能的反映。

  我心咯噔一下,但听了一分钟,我发现情况并不是这样的。白白老师卧室里面并没有任何男人,就她一个人在。

  如此说来,白白老师是在聊以紫薇吗?

  这......这也太哪个了吧!

  不过这不奇怪,这也值得理解啊。

  白白老师今年二十五,快二十六岁的人了,是典型的御姐。而这个年龄正是女人最需要的年华,做出这样的事情,没有任何的错误。

  相比于那些在外面鬼混,约/炮的砸碎,白白老师用自我满足的方式解决问题,说明她是个有道德,有节操的女性。

  然而,听着这声音,想着白白老师那姣好的身材,作为骚年儿童的我,身体自然而然的就起了反映。

  我甚至在想,我要不要进去帮帮她呢?毕竟我是有战斗力的勇士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领风骚说:

  没了,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