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下午我们都没有去军训,抱着吉他,来到了二教的榕树下,我唱起了许巍的完美生活。歌词这样写到:青春的岁月,我们生不由己,只因这胸中燃烧着梦想,青春的岁月,放浪的生涯,就任这时光,奔腾如流水;体会这狂野,体会孤独,体会着欢乐,爱恨离别....唱着这样的歌儿,即便是在坚强的男儿也不免感伤,一曲唱罢,我叼着烟,说:“虽然和你们几个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你们是我这十八年来遇到最好的兄弟,特别是你赵宇。”

  “哎呀!说这些没用的干啥,哥几个走起,时间不早了,该喝酒吃饭了。”赵宇就是这么洒脱,但我知道,他内心其实比我还难受,他确实不想我走人,这家伙重感情。

  没有去高档的餐厅,就在学校外面的小饭馆里面,寝室四个兄弟,加上堕姐、苏朵、王珂,还有那唐朝,我们几个人坐了下来。

  堕姐得知我的事情后,很是郁闷,说我就这么走了,那她以后找谁玩去。我叫她别开玩笑了,然后感谢她对我的帮助。

  学姐林冉冉叹息,说还没来得及跟我学钢琴呢,就这样算了。只是她的出现,让张凯很不好意思,原来她就是那个找张凯学琴的女孩,也就是因为她,张凯才被李萧他们打。

  但这事我们没提,毕竟不怪她,要怪就怪她那男朋友。当然,事情都了结了,没必要揪着不放。

  苏朵呢,喝着酒,不停的跟我道歉,说全是因为自己把我害了。我没有接受,慷慨的说:“别跟我道歉啊,别说不是你,就是班里任何一个女生,我也要冲上去打那杂种。”

  见苏朵要喝酒,唐朝那龟儿子夺走了她的酒杯,说:“你女孩子喝酒不好,我帮你喝。”

  看着唐朝那叼样,我本想发火的,但是算了,毕竟我明天就走人了,何必呢。只是苏朵没有让他帮,硬是自己喝了三杯。

  “好样的,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老妹。苏朵,要我说啊,袁少天如果不被开除的话,那你就跟他算了,他人不错。”赵宇哪壶不开提哪壶。

  “对,对!袁少天真不错,只是......哎呀,有缘无份嘛。”张晓东叹息一声。

  话题就这样引到了我和苏朵身上,苏朵没有说话,我内心莫名的触动起来,看着她那清纯的样子,第一次有点心动了。

  但这心动没有用,正如胖子张晓东说的那样,有缘无份,再说了,她对我好像根本没感觉。

  见苏朵有些难为情,唐朝马上端起杯子敬酒给我,说:“袁少天,好聚好散,我替苏朵谢谢你。也算是你师兄把,希望你以后有好的发展,来走一个。”

  这家伙语气说是在给我敬酒,不如说是不想让我和苏朵的话题继续下去,我看这他那装的样子,一口就闷了一大杯。

  一直喝到晚上十一点,最后就只剩下我们寝室的人,四个兄弟搀扶着就往寝室走。走着走着,我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朝我们走来。

  没错,他不是别人,正是那让我身败名裂的杨晨。杨晨一个人叼着烟。

  我暴怒,一下就冲了上去。

  “少天,干啥你?”赵宇问着。

  天黑,杨晨也没看见我,我上去就是一脚,直接爆在他的身上。手机都给他弄掉了,丫猛然醒悟过来。

  “日你鬼,是你这垃圾啊。你一个人也想跟我打?”杨晨气焰嚣张的说。是的,他个子高,又是学体育的,论单打独斗,我不是他的对手。

  “哥几个,还等什么,干他啊。”我大吼一声,扑像了杨晨。

  赵宇几个提着酒瓶子冲了上来,也不管认不认识,上来猛的一下就朝杨晨砸去。杨晨慌了神,见人多势众,自己打不过,撒腿就跑,边跑边喊着:“我要你明天躺着回南城市。”

  我和赵宇撵了上去,边撵就边骂那砸碎,张凯也跟了上来。由于酒喝多的,我们跑不快,最后那砸碎就溜走了。

  我气喘喘吁吁的站在原地,气的不得了,想着自己就要离开大学了,居然都没能报仇,这样的失败让我好生难受啊。

  回到寝室,我彻夜难免,兄弟几个很快就睡着了。内心难以平复的我莫名的想家,但又不敢回去。我回去之后如何面对母亲?如何面对父亲呢?

  一瞬间,我不的人生坍塌了,突然感觉毫无方向,不知道未来在哪里,如同站在繁华的街上,迷失征途的孩子。

  e最新}√章r节~上酷$匠A☆网x

  最后我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已经是凌晨了,母亲问我怎么这么晚打过来,叫我要好好学习,说天冷了,要加衣服,没有钱就给家里打电话。

  我默不作声,听着泪水止不住的流淌,最后挂断了电话。蜷缩在被子里的我狠这一切,而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由于杨晨和余佳佳造成的。

  第二天一大早,那德艺双馨的余白白老师来到了寝室,很是抱歉的跟我说自己已经尽力了,说我的事情没法挽回。

  我没有怪她,她这样的老师在当下的校园里已经不多见了。起床收拾行李,装好吉他,最后光着膀子和三哥兄弟合影一张,我拖着行李就往外面走。

  熟悉又陌生的校园让我无比的眷恋,看着牵手漫步的情侣们,我甚至有些嫉妒。为什么我袁少天就不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为什么我这样的人就要受到这么多的波折呢?

  走到音乐系下面,我看见了开学那天捡到我吉他的那个GAY,他看到我很是激动,问我去哪里,说国庆还每到啊。

  我没叼他,直接往前走,他身边几个女生嬉笑着说:“杨伟伟,矜持点好不好。”

  真够恶心的,不过名字和人一样,阳/痿伟,怪不得要搞基。

  嗨呀!这些与我何干呢?这大学里的一切都不再属于我了,再见了绵阳师院,再见了让我眷恋的兄弟。

  刚走到校门口,突然听到有人在喊我,嚷着:“袁少天,袁少天同学,你等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领风骚说:

  虽然追书没有增加到100,但是我还是爆发一章,感谢大家支持,大家周末玩的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