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着走着,就有人打电话过来,是嫂子尹曦月。我这才想起来,昨晚我给嫂子发了短信,给她说了我见到了老鬼,想着嫂子肯定是要夸赞我。

  “喂,嫂子,我是少天。”

  “袁少天,你咋就不动脑子呢?”嫂子语气很重,让我不知所措,我到底怎么不动脑子了?

  “嫂子,怎么了?”

  一问,嫂子才说出了原因。她说我昨晚不该贸然去酒吧,还说昨晚很可能已经被老鬼发现了,不然老鬼不会对我那么客气的。

  这话一说,把我吓到了,不可能真这样吧?

  “嫂子,我就是想.....”我无语了都。

  “哎呀!算了,你暂时那也别去,好好的给我在学校里面呆着。这事不怪你,我叫人查下,看老鬼是不是发现了你。反正告诉你一点,你是一个学生,你是混社会的。”

  挂断电话,我是欲哭无泪啊。想着自己满怀壮志,意图早点接近老鬼,没想到第一次出马就这样了。

  “为什么?为什么啊?”我站在小河旁,对着天空嘶吼,心中的郁闷震惊了沙鸥,一排排鸟儿突然窜起,而我内心的痛却是一层一层的堆积。

  老乡会被羞辱、班级里丧失尊严、混社会也失败。我袁少天难道真的什么都做不成吗?我袁少天难道永远都只能俯首在他人的腿下啊?

  ,》最!新`章iY节$上Ik酷A匠网.W

  不!不!不!

  这绝不可能,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不甘心,我必须在大学里闯出点名堂来,要人所有的人都认识我,都尊重我。

  我本不想早早的回学校,但是苏朵打电话问我在哪里,我只好回去了。仿佛她的声音对我是一种召唤,让浪子归巢。

  回到寝室,几个兄弟看着我都不说话,眼神故意躲着我。他们似乎一瞬间变了样子,不用说,他们肯定已经知道了QQ群里面的事情。

  我呆呆的靠在床上,抽着云烟,感觉压力好大啊。难道这帮兄弟就因为这事儿看不起我了吗?难道他们都是那种势利眼吗?

  我正思量着,赵宇走了过来,拿了瓶啤酒给我,说:“多大点儿事儿啊,起来喝酒。”

  简简单单一句,没有提及我伤心的话题,也没用安慰我,但足以让我感到温暖。我看着他,半天不说话,一没有动。

  “我草,你丫是不是爷们儿?你的事我们都知道了,这没什么,男人该咋咋的。有冤抱怨有仇报仇,不行咱大伙一块上。”

  简单粗俗的话,让我倍感鼓舞,我慢慢的坐了起来,张凯那家伙也过来了,说着:“袁少天,我也不会说话,可能其他人对你有看法,但是我对你绝对没看法。”

  这傻小子,说的那么直白干嘛啊!就不知道我不想谈及这话题么?

  “你为啥对我没看法?要知道我以前可是狗屎不如的垃圾。”我问着。

  “因为我们是兄弟!”三个人齐刷刷的说了出来。

  我们是兄弟?这话分量好重啊。在你辉煌的时候身边的朋友可能会很多,但是在你落寞的时候,仍旧有一帮哥们陪着你走,这样的友情几人能拥有呢?

  我袁少天是幸运的,幸运在大学里遇到了这样一帮人,不管天高地厚陪着我,陪我大声狂吼。

  张晓东和赵宇把我拉到了桌子上,啤酒瓶一扎,喊着:“今天我们啥都不说,只管喝酒。如果班里有人敢说你半句,我张晓东第一个冲上去扇她。”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我也无需在隐瞒了。酒酣胸胆尚开张,我如实的把自己高中的经历,包括余佳佳的事件都告诉了三个人。

  赵宇听后拍案而起,嚷着:“那杂种在哪里,我现在就去干了他。”

  “对,这种人真的是太那个了。”张凯也说了起来。

  “宇,先坐下,我觉得咱们现在不能冲动,就这么过去万一失败了怎么办?”张晓东淡定的说,显得各位的冷静。

  “我告诉你,赢了一起狂,输了一起扛。东北人就这样。”

  这话说的好霸气啊,一个能在输赢、胜败得失之后都永远陪伴你的人,这样的人值得交往一声,而那些酒肉朋友,只不过是生命中的过客。

  话虽这么说,但我还是冷静的,我知道现在不能冒失,必须有计划,有步骤的实施。于是我按住了赵宇,说先不着急这边,等晚上大家好好商量商量再说。

  下午的军训课成了我眼下最大的难题,我可是说是硬着头皮走到队伍里面的,走进去,马上就有女生叽叽喳喳议论。

  “你们烦不烦啊,自己关好自己好不好。”苏朵帮我说话了。我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内心有着一种难言的感动。

  “嘿!苏朵还真不觉得下贱,居然帮袁少天.....”隔壁寝室的矮子也白了一句,只是这一句还没说完,赵宇就一巴掌扇了过去,指着他鼻子,叫他再说一句试试看。

  就这样,整个队伍都安静了,而我内心确实不安的。因为我知道,这样的安静其实是虚假的,是靠武力得到的,而不是我袁少天用自己的本事让他们闭嘴的。

  军训相当的无聊,特别是那砸碎教官,丫再一次给苏朵挑毛病,把苏朵喊了出去,要给苏朵单独指导。

  我就站在队伍里面,那教官摸着苏朵的手臂说:“你这向后转不对啊,来我教你。”

  苏朵只好让他教着,这砸碎就摸着苏朵的后腰,要帮着苏朵练习转体动作。班里女生看着这一幕,嬉笑起来,都知道教官的意图。

  苏朵也知道,但是她害怕转体不好,拿不到军训的学分,只好由着教官摆布。我他妈是越看越生气啊。

  “怎么还不对呢,来这样,我帮你。”

  说着,教官就蹲了下来,正好苏朵今天没穿军训服装,就穿了条裙子。这一蹲下来,无疑是想偷窥,但是苏朵没办法啊,只能忍受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领风骚说:

在你辉煌的时候身边的朋友可能会很多,但是在你落寞的时候,仍旧有一帮哥们陪着你走!

大家多多珍惜真正对你好的人啊,家人、爱人、朋友!

有些东西失去了将不会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