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等她干啥啊,我根本不想和任何一个女生说话,我想也没有那个女生会再瞧得起我了,毕竟我以前是什么人,她们都知道了。苏朵的关心让我无比的畏惧,我害怕这关心是一种伤害。

  但在这温润的声音下,我冲动的脚步停了下来,她的话儿像是一剂良药,让我这个轻狂的雄狮边的安静。

  我犹豫着,她一把上来抓我,正好抱着我的腰杆。那一刹那,身体和心里有着一种莫名的感觉,这感觉说不上是什么。

  “你干啥,放开!”我嚷嚷起来,和所有男孩子一样。

  “你这人怎么这么冲动呢?找人打架就能解决问题吗?你冷静点好不好?”小妮子不停的说着。

  “没你事啊,滚!”我喊叫起来。

  我本以为苏朵会伤心,没想到她却扯了一些让我操蛋的话,说自己是军训连队的队长,不能就这么让我走了,我听着都不晓得说什么。

  “你傻啊?还连长,我看你就脸长。”我推了她一下,“闪开!”

  苏朵突然笑了笑,郑重其事的说:“看你平时挺男人的,但现在也点都不像个男人。不就是被别人诋毁了吗,那人说的是真的,那有怎样?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一个人不能只停留在原点,要想赢得别人的尊重,就得让别看到你的能力。”

  这样一番话,一个女孩子突然说出来,让我羞愧难当啊。苏朵直接戳穿了我最后的防线,但这话说的很对,一个人要像赢得最终,就得让别看看到你的能力。

  是的,过往的以前有什么不能面对的,发生了就发生了,而我现在要做的不是一味的冲,而是应该思考如何让杨晨这畜生跪在我脚下,打一场有准备的仗,做到万无一失,让他给我低头认错。

  现在冲过去,即便是找到了杨晨,想必也是会被一伙人群殴,这无疑是莽夫之勇,死无价值。

  只是我此刻回到班里面,我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想暂时的逃离这个纷繁复杂的大学牢笼。

  “我不会乱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让开。”

  “真的吗?要不我陪着你。”

  她居然说这话,莫名让我有些感动。反正也无聊,陪着也好。就这样,我和她往学校外面走,准备去森林公园散步。

  走着走着,又遇到了唐朝那叼毛,丫还是骑着一个小摩托车,嬉笑着堵在了我们前面说:“嘿,苏朵,今天我在二教办画展,你不是说要看吗?”

  苏朵迟疑了下,看了看我,说:“袁少天,要不我们一起去吧。”

  “对对对,袁少天,走一起去看看。”。

  我现在看到唐朝就是火,为啥火我也不明白,总觉得这家伙特烦人,每次我和苏朵在一起,这家伙都会出来插一棍子。

  ◇酷n{匠@,网首$发Ke

  我笑笑,说不用了,然后就要走人。苏朵真是挺好的,叫住了我,贴着我的耳朵说:“记住你刚才说的话,不能打架。”

  她这样做,是为了在唐朝面前给我留面子,只是唐朝看着这一幕,郁闷的要死。

  我一个人走出了熙熙攘攘的校园,耷拉着脑袋,开始思考要怎么对付杨晨,要怎么一雪前耻,让班里人改变对我的看法。

  苏格拉底说过,忧伤的人一旦独行就会迷失方向,而我确实迷失了方向,顺着森林公园不晓得走了多远。

  走着走着,突然听见有一个奇怪的声音,叫喊着:“嗯啊......啊.......”

  这是什么节奏?难不成有人在山里面打野战?

  “嘿嘿!来吧!”是一个男子的声音,邪邪的。

  这一下就把我吸引住了,我他妈必须去看看,这狗男女到底是谁,搞不好就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呢。

  寻着那女子惨叫的声音,我就往前冲,绕过一片树林,来到了农田的角落里面。只见稻草丛中,一个穿着轻纱的少女正被死死的按住,这女孩约莫十五岁儿,长的还算标志,是典型的农村姑娘。

  那男的呢,身高不足一米六,瘦瘦的,如同一根竹竿。丫正匍匐着要解开自己的裤腰带,那邪邪的一样,简直没法用文字形容。

  “叔叔,求求你别这样,啊.......救命啊......”女孩哀求着。

  “嘿!不怕妹儿,这很爽的。叔今天就给你上人生最重要的一颗,来哦。”

  猛的一下,那淫/兽就扑向了女孩。看着这一幕,我火冒三丈。

  坦诚的讲,我和所有大学生一样,是个色胚子,但是我一直秉承着色之有道的原则。男人想搞女人没有错,但是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在我看来是不耻的。

  我重了上去,扯起就是一脚爆在那砸碎的肚皮上。

  “啊哟!”那家伙吓了一跳。“你是哪个?你娃想搞啥?”说着,丫居然掏出了刀子。而那女孩呢,怯生生的,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胸口子。

  “我是你老汉(老爸)。”我扯起地上的石头,一下砸了过去,正中那家伙的眉梢,丫惨叫不止。

  这一叫,顿时吸引了附近的菜农,一帮留守寡妇拿着镰刀撵了过来。气氛的我冲上去揪着那家伙的头发,猛的暴打,发泄内心的郁闷。

  “我叫你学好,我就好坏。”我边打边说。

  “打的好,打的好啊。”

  “哎哟,今天多亏在小伙子在,要不然......”

  妇孺们对我拍手称赞,而我根本没兴趣听这些废话,我只想发泄,发泄在学校里遇到的种种不平。而那作恶的屌丝则是被我弄的昏死过去了,我踩着他的头说:“你问我是哪个?我告诉你,我他妈就在这后面的绵阳师院,你来砍我撒?”

  说完,我就要走人。一帮妇孺把我围住了,而那受到欺负的小姑娘弄好衣服,跟我说了声:“哥哥,谢谢你。”

  我根本不想听这些妇孺的表扬,我要的也不是这个,我这人直爽,推开人群就走了。她们则是在议论着我是谁,还有的人说不如把那恶贼送去派出所。

  我不关心这些,沮丧的我漫步在小溪边上,看着水里自由自在的鱼儿,我感觉自己一点都不自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领风骚说:

  说一下关于龙套的事情,龙套我会一点一点加进去,大家不要急。会有的,还有加我qq的朋友,给我发消息的书友比较多不能一一回复,多多理解。今天就三章,明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