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耐不住激动,我就给嫂子发了个短信,说我见到了鬼哥。坐在回学校的车上,我就在想,我要怎样才能接近他呢?

  照眼下的情况看,要像接触到了,那我必须经常带着酒吧里面。但是我不能以顾客的生分存在,这样没有说话的机会。不用说,那只有进去打工,做服务生,就像今天一样,碰巧会遇到他。

  想着后面的事情,我心都在跳,回到寝室一看,赵宇那色/狼居然躺在床上鲁管子,这是什么节奏?

  我狂笑起来,吼了一声,其他两个人都睡着了。

  “啊!”赵宇吓了一跳。

  “你妹,不打/炮在这里打手虫(鲁管),你要把我笑死么?”我走到了他床边上。

  于宇郁闷的要死,说着:“滚犊子,睡觉。”

  哈哈哈,这真要把我笑死了,直到第二天他才给我说出事情的原由。

  赵宇说本来自己都准备好开/房放炮的,没想到那王珂走出酒吧后,跟胖子张晓东坐到了一个的士上,嚷着要回寝室。

  张晓东刚来两天,还不明白真像啊,于是就打着把王珂送回了寝室,赵宇苦逼的只能默默鲁上一管。

  听了这话,我并不是太认同,我甚至有点觉得这张晓东是不是故意使坏,还是怎么的呢。但我不能断定,毕竟还不是很熟悉,况且丫帮我们处理了李萧那边的事情,照理说他是个懂规矩的人。

  我正取笑着赵宇,没想到走到军训的操场上,全班的女生鄙视的盯着我,窃窃私语起来。

  “来了,袁少天来了。”

  “嘻嘻,看他平时在班里那么厉害,没想到高中的时候居然......”

  几个女生说着,被我听到了,但我完全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更不知道自己的名声已经彻底的毁了。

  全然不明白的我走进了队列里面,一帮女生的声音就小了,但我仍旧能听见唧唧咋咋的议论,说的全是和我有关的东西。

  苏朵和那王珂时不时的看看我,搞的我很是不自在。

  这到底怎么了?我没有做什么啊,这些人再说啥呢?我正疑惑着,隔壁寝室那矮子屌丝悄悄站在我旁边,低声耳语起来。

  “你们居然不知道啊,袁少天那傻吊高中毕业就给人戴绿帽子了。”

  我一听,火了,根本没管教官什么的,走过去揪着那家伙的衣领,怒吼起来:“你在说啥?你再给我说一句试试啊?”

  场面一下就乱套起来,教官冲上来把我拉开了,苏朵也过来安抚我,叫我别闹事。我想闹事吗?只是我不明白这帮人是怎么知道的丑事的。

  那矮子屌丝还在喋喋不休,说我装什么装,大家有不是不知道。我捡起地上的钻头就想过去干他,赵宇抱住我,喊着:“你疯了,一个班的闹什么?到底什么情况,说清楚了在来啊。”

  我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内心却是难以平复啊,难不成有人把我和余佳佳的事情公之于众了?这是谁?说昨晚和我一起去参加老乡会的那个屌丝女吗?

  结果苏朵告诉了我真像,苏朵问我有没有看班里的QQ群消息,我说没有,昨晚我回来就睡了,没上QQ。

  “那你看下吧,看了知道了。”苏朵说着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我看着QQ群里的内容,整个人都快懵了,这打击真的太大,太大了,让十八岁的我难以自持啊。

  群里面有个家伙半夜加进来,把我高中生活的点点滴滴发在群里,诸如我跟着某某老大混,整天哈巴狗一样;诸如我父亲是开出租车的,我坐过牢;诸如我现在还是处,这样的事情全说出来了。最关键的是,那人把我和余佳佳的事情公之于众,说我给戴了绿/帽子,后面还留了句说大家不信明天可以去问袁少天。

  发完,这家伙就退出了QQ群,再也找不到了。

  愕然!愕然啊!我拿着手机,双手都在颤抖,脸上全是汗水。这不是因为我热,而是因为我感到了莫大的羞辱和恐惧。自己好不容易在班级里树立起来的威望,拥有的魄力,在这一瞬间化为乌有。

  就这么几行文字,把我彻底打回原形,让班里人对我的看法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童子鸡、绿/帽子、跟班小弟,这样的字眼要是寝室兄弟看见了,他们会怎么想呢?赵宇还会和我做兄弟么?我们的赌局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然而对于这罪魁祸首,我只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杨晨那砸碎。要么是他自己发的,要么就是他叫人发的。

  他好不阴险啊,用这种冷暴力的手段,来让我在大学举步维艰。相比于拳头打在身上的痛,这冷暴力,会让人内心蒙上莫大的阴影。

  杨晨这一搞,班里没有多少人看得起我了,而我很快就会被孤立,这样一样,他杨晨就算不出手伤我,也能让我颤抖。

  “袁少天,你怎么了?”苏朵问着,我的手在发抖,整个人像是被邪魔笼罩。

  “啊!”我怒吼一声,如同那被万人无辜诋毁的大英雄乔峰。“我不干你就不姓袁!”

  偌大的操场上我的声音不断的回荡,军训的新生都看着我,班里的人也看着我。我无地自容了,再也冷静不下来了,撒腿就要走,就要去找杨晨那杂毛。

  “袁少天,你干嘛啊。是不是又要去打架?”苏朵拦住了我,挺着小胸脯站在我前面,那样子,好生可爱啊。“你说下到底怎么回事嘛?”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能说吗?

  ☆;更新}最K快_上Z酷匠z网

  看着苏朵那清澈的眸子,我突然感到自己好失败,感到自己被坑的好深啊。我甚至不敢面对她,但我却不知道为啥我不敢,似乎支撑我在大学走下去的动力就此坍塌,我的世界一片灰暗。

  “少天,咋回事儿啊?”赵宇抱住了我。

  “袁少天,到底怎么了?”张凯问着。

  “兄弟伙,出啥事了?”张晓东说着。

  一双双眼睛,一张张嘴巴对着我,我感受到了无限的友情,只不过此刻这些友情让我感到恐惧,犹如无数的加农泡对准我的胸膛。

  “让开,让我走啊。”我怒发冲冠,甩开了赵宇的手臂。

  “我干!你丫的到底怎么了?”赵宇见还有人围着看,竖起手指,指着围观的人吼着:“看什么看?滚一边子去。”

  见我愤怒难平,苏朵走过去跟赵宇他们说了几句,然后就跑来追我,边追边喊:“袁少天哦,袁少天哦,你等等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领风骚说:

  大家加油啊,明后天周末,大家能不能让我爆更?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