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落寞的我回到了场子里面,这个时候王珂正在和赵宇他们要骰子,闹的不亦乐乎。我坐在旁边,怎么都不得劲儿,郁闷的不得了。

  想着刚才唐朝说的那些话,我他妈真是憋屈,我做事情有他**事啊,丫的居然那学长的身份来压我。

  他如果喜欢苏朵没什么,但是这么说我,丫算个毛啊。

  摇晃着红酒杯,嘴唇如同染着鲜血的王珂成了交点,赵宇和张晓东都和她闹着,逼着丫喝酒。这小妮子也放得开,什么都敢来。

  赵宇那砸碎够贱的,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最后逼着王珂说自己的穿的是红色的内内,把我们弄的哄堂大笑。

  我们都在笑,唯独那老实巴交的张凯默不作声,这样的场合让他感到不适应,半天不说话,傻不拉唧的看着舞池里面的姑娘。

  “黑子(张凯),喝酒啊。”张晓东嚷着。

  “对对对,张凯,你别一个人只顾着玩手机啊,跟我已一起摇骰子啊。”王珂把骰子给了张凯。

  张凯羞涩的很呢,但是喝起就来,太他妈的厉害了。丫居然不和啤酒,也不喝洋酒,要白干。

  看着他喝酒的样子,完全和平时的唯唯诺诺不同,如同一个藏匿在深山老林中的猛士,只不过这个猛士还没有苏醒。

  赵宇悄悄跟我说,叫我使劲儿给王珂灌酒,说自己今晚上就准备开炮。这家伙说完,拍拍我,指着我的**,废话起来。

  “锋子,我觉得你应该兑现承诺了。啊哈哈哈!”

  他居然跟我说承诺,我快无语了,这承诺真的很操蛋啊。因为我们之前打赌说了的,谁先找到女朋友就算赢,输了的自己没个充气娃娃,在寝室里当着兄弟们**它。

  这龟儿子真够贱的,自己有肉吃,还跟我提这事儿。不过我可不想就这么认输,要知道**充气娃娃,万一把**炸到了怎么办?

  无奈,我只能帮他,不停的给王珂灌酒。很快,王珂就醉的一塌糊涂了,整个人都是摇摇晃晃的,趴在了赵宇的大腿上,感觉像是在给赵宇.....时间慢慢的就来到了凌晨一点多,场子里的人渐渐的稀少了,只是这鬼哥迟迟没有出现。赵宇的心思不在这里,他也不知道鬼哥这号人,丫想的是放炮,不停催着我们走人。

  但是我真不想走,我就想看看这个能颠覆欧阳,能叱咤风韵的人物到底长什么样,到底有多拽。

  最后没办法,我扯了个慌,说要等一个老乡一起回去,叫他们先走,赵宇就带着王珂,和张凯、张晓东走出了场子,我一个人坐在那里等待这鬼哥。

  酷:匠网d》正W、版.首发|

  临别前,我拍拍赵宇的肩膀,说了句经典的——哥们儿,兄弟只能帮你到这了。

  赵宇邪邪的一笑,给了我一拳,说:“自己买好充气娃娃,明天我等着看呢。”

  哎呀!寝室兄弟都这么开心,唯独我无比的落寞,这感觉让我不晓得说啥好。我没有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他们,因为我觉得大家相处的时间还不长,特别是杨晨那事,我说不出口。

  我一个人喝到凌晨两点钟,唱着家驹的《海阔天空》,体会着少年成长的痛。

  突然我觉得自己好傻,我何必等这鬼哥呢,真的是吃饱了撑着。现在见了又有个**用啊。

  想到这里,我立马起身走人。刚走出场子,就给服务生叫住了,跟我说还有一打啤酒的钱没有给,叫我给钱。

  我摸了摸口袋,身上只带了一百多,根本不够。这样一来,就操蛋了。服务生不听我解释,说我肯定是喝霸王酒,嚷着就喊领班过来。

  所谓的邻班,就是他娘一个戴墨镜的混子。走了过来,询问情况后,呵斥着我,嚷着:“你娃够牛啊,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场子?敢在这里喝霸王酒?”

  几个人围住了我,看样子我今天是倒霉到了极点,被杨晨唾弃,被唐朝责怪,现在极有可能要被这些社会混子暴打。

  正在这危机时刻,一个粗狂的声音传来,低沉的说:“侯三,你又要搞啥啊?”

  一看,从办公楼道里走出了一大波人,领头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这男人中等身材,穿着黑色的衬衣,手臂上纹着鬼武士的头像,嘴里叼着粗大的雪茄,留着一个半寸头,走起路来超有气势,他身后的人一步一步跟着他,俨然就是一个社会老大。

  “朱总,你怎么过来了啊?”那服务生狗一样的问着。

  朱总?是这里的老总啊,怪不得阵势这么大。

  “两个月没来了,我刚过来,就听见你娃在吼人,啥事情让你这么急躁?”话说的很是平和,但是蕴藏着力量。

  邻班侯三把我的事情说了下,朱总大声呵斥起来,说着:“你这是搞什么?做生意差这一两百块钱么?我给你们讲过多少次了,做人要大气,你们还给我像个混社会的一样。这都什么年头了,恶习改不了么?”

  这节奏,让我完全没想到。我本以为这老总会和电视里演的一样凶神恶煞,说一些道上的行话,没想到言语间居然像个地地道道的生意人。

  邻班侯三哈腰点头,说自己错了,叫朱总不要生气。这朱总不但没生气,反而走过来,跟我赔礼道歉,说:“兄弟,你走就是了,他们几个员工不懂礼貌,我给你道歉。”随手,他扯了一张吧台的VIP卡递给我。“来,送你张VIP,不要生气,以后长来耍。”

  这语气,真的好谦卑啊,感情比我们学校校长还要谦卑,完全不想夜场老总的样子。

  我连忙说谢谢,然后就往外面走。走在过道上,听见几个服务生在嬉笑,低语说着:“侯三那狗日的平时在我们面前吆五喝六的,今天好了,鬼哥来了,看他那样子。”

  我了个插!

  这什么话,难道刚才那人就是鬼哥么?这也太让我意外了吧!

  在我想象中,他应该是大胡渣子,长的邪邪的,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平易近人,这完全颠覆了我以往对社会老大的映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领风骚说:

  今天晚了点,追书快300了,大家去贴吧帮忙发下帖子宣传一下,涨一百追书我多更两章,每天是三更加两章就是五章!现在是289!

感谢Mliny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