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寝室,我的心都在跳,这可以说是我生怕第一次打群架,没想到打的还这么爽。而张凯呢,他又担心,又感谢我们。赵宇却是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叼着烟,又和班里妹子聊了起来。

  “宇,聊锤子,说正事呢。”我喊了他一声。

  “你没看我正在说正事吗,滚犊子。”赵宇很是不在乎的样子,不过还是把电话挂了。

  冷静之后,我好好分析了下,说我们今天确实打的是爽了,但看刚才体育系那几个人的口气,是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的。同时,这帮人还提到了一个叫晨哥的家伙,想必这家伙肯定很叼。

  我就问哥几个怎么办,总不能坐着死吧?

  张凯说不行就给他们道歉,陪医药费什么的。我听了差点没笑出来,大学生打架要你陪毛的医药费,都是成年人,要的是面子。

  “黑子,我不晓得你到底怕什么?我是你,早就干上去了。看你刚才握着拳头不敢上的样子,我他妈就火大。”赵宇吐了口烟丝说。

  “你火大几蛋啊,得想办法兄弟。”我说。

  “想毛,这么跟你说少天,别说刚才那胖子,就是他们寝室里四个人一起上,我都不在话下。”口气很叼,同时又不浮夸,听的出来,赵宇胸有成竹。

  一问,这家伙才说自己从一年级开始,一直到高二,都在文武学校念。他爹也是搞武术的,还拿过黑龙江的散打冠军。

  如此说来,怪不得赵宇刚才打的那么轻松,看来真的是有两把刷子。但这没用,一个人能打四个,能打十个,但能打一群人吗?显然是不能的,而赵宇脑子比较简单,根本没思考这些。

  大家商量了很久,都没有解决的办法,给整的焦头烂额的。

  你们可能要问了,问我为啥不去找欧阳的老婆,让她出面。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嫂子跟我讲了的,大学里所有的事情,都只能我自己操作,一点她帮忙了,后面被老鬼查出来,我会暴露身份的。

  想来想去,最后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这人就是在技院的堕姐苏灿。

  呼呼大睡,一觉醒来,发现寝室里面多了一个人,这人正在弄自己的床位,身上伴着一股香水味儿。

  我迷迷糊糊的看着他,他穿着白衬衣,梳着流行的绅士头,个子不高,但是长的胖胖的,手上带着一只浪琴的手表。他那样子,那应该比较有钱吧。只不过不算高富帅,胖的活像韩国歌手鸟叔。

  @|最^新章LX节{上酷匠sW网

  见我们睡醒了,这家伙笑了笑,就走过来,说着:“我叫张长东,也可以叫我冬瓜,今天才过来,多多关照。”说着,丫就给我和赵宇扔了根烟,一看,居然是苏烟。“对了,你们今天不去军训么?”

  这话一说,倒是提醒了我和赵宇,一看手机,都尼玛十点半了,手机上苏朵短信发了几个。

  “军训个锤子,睡觉。”赵宇蒙头又要睡,但是我睡不着了,我想必须处理昨天打架的事情,现在都十点过了,弄不好下午体育系那帮人就要来找麻烦。

  于是我就喊赵宇起来,叫他跟我一起去躺妓院找堕姐。赵宇很是不乐意,说没必要怕这些,还说论打架,那些体育生不是对手。

  听着这家伙的话,我快无语了。一旁的胖子张晓东却问了起来,问我们是不是和谁有矛盾。都是一个寝室的,我也不避讳,就告诉了他情况。

  张晓东一听,激动的说:“李萧我认识啊,高中跟我一个学校,我还有他电话呢。没想到你们连他都干打,知不知道他高中在我们德阳二中,是出名的堕爷。”

  “堕爷?什么是堕爷?”赵宇问着。

  “就相当于东北的大混子,四川叫堕爷、棒老二、。”冬瓜解释起来。“要不这样哥几个,我跟他熟悉,不行我帮你们解决如何?”

  我这家伙还真耿直啊,来了就要帮我们解决问题。看的出来,他是很懂社会规则的人,由于自己新来寝室,肯定想早点融入进来,而帮兄弟们处理烂摊子,这无疑能树立自己的地位。

  “你解决?你行不行哦,不行我还是找我朋友。”我问着。

  “嗨呀!放心兄弟,这事包在我身上,我现在就打电话联系他。”说着,张晓东摸出了手机,就和那李萧聊了起来。

  “萧哥,我是东少,忘了么?我已经来学校了。”他把手机免提打开了,让我们听。这举动,显然就是给我们看自己的实力。

  这个没有错,在大学里,你必须表现自己,不然没人搭理里。金子不发光太正常了,但是石头只要努力也可以被人赏识,这就是社会。

  “哎呀,我他妈遇到了点情况,要不这样子,我明天再会学校找你,到时请你耍。”李萧语气显得很狼狈,自然不好意思说自己被新生打了,听的我和赵宇差点没笑出来。

  “要的,你忙你的,我一会来找你,你在哪个位置啊?”

  “人民医院,你下五过来嘛。”

  吧唧,张晓东挂断了他的爱疯手机,眯眼睛一笑,说:“一会我去找他,这不是什么大事,放心哥几个。”

  放心,说真的,我还真有点不放心呢。他和那李萧虽然是老乡,但李萧被打了,这太丢面子了啊,李萧能同意吗?

  我本想跟着他一起去人民医院找李萧的,但赵宇拉住了我,喊我一起去军训看妹子,我只要起床去了操场。

  去到操场,全班的人都盯着我和赵宇看,议论着我们又迟到了。教官那傻吊让我和赵宇站在一边,我们也无所谓,反倒和享受这种被人瞩目的感觉。

  这不奇怪,年少轻狂,男孩子都想成为焦点,没有那个人愿意平庸,愿意被人群淹没。

  我和赵宇闲聊着,她智者班里一妹子,跟我说:“看那妞,那小胳膊,那小脸蛋儿,我草啊。”说着,这小子做了个下流的动作。

  那女生我认识,和苏朵关系不错,叫王珂来着,长的确实不错。她似乎对赵宇也有些感觉,时不时的看看我们,给赵宇抛媚眼。

  赵宇和我打赌,说着:“要不我们来赌一把,看谁现在大学找到姑娘。”

  这小子显然就是气我,明知道我现在没什么目标,而自己和那王珂已经算是板上钉钉了,想打击我。

  “赌就赌,四川崽儿不会输。”我底气实足,满不在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领风骚说:

  迷糊青年:瓜子,温文儒雅的闷骚男,讲义气,看见美女就腿软,你的角色 张晓东,东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