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着聊着,张凯回来了,拿着一本钢琴书,问我们吃饭没有,说自己一会要去吃饭,如果我们要吃就给我们带。

  我们叫他别去吃了,因为回来的时候赵宇顺手就给他打包了一盒盖浇饭。吃着盖浇饭,张凯很是感激,从兜里摸出五块钱,要给赵宇,赵宇说不用。

  看的出来,张凯这人还不错,但就是有些拘束,不像赵宇那样放得开。我们聊女生什么的,他基本不参与,还提醒我们早点休息,说过几天就要军训了。

  第二天我打了个电话给嫂子尹曦月,问她我下一步该怎么走,说我现在就想混进老鬼的场子。

  嫂子听了马上就否定了我,说我现在什么都不用做,该干嘛干嘛,在学校里规矩点,什么时候去老鬼场子上班,她会通知我。

  她再三提醒我,叫我不要暴露和欧阳的关系,也不要没事就去找她。总的说来,就是要我老老实实念书。

  接下来的三天,我过的是这样生活的。一觉睡到十二点,起来和赵宇吃午饭,下午去游泳池看美女,顺便在泳池里撒泡尿,晚上就去网吧里战斗。

  这样的生活,确实很自由,比高中那苦逼日子好多了,这起码不用整天呆在教室里面,也没有班主任管着。

  张凯基本不和我们玩,老实巴交的,我们不和他说话,他基本上就不会说话。

  三天后,操蛋无聊的军训就如火如荼的进行起来了,直到这个时候,寝室里另外一个新生都还没有来报道,我们三个都在猜那家伙到底是谁。

  军训第一天,我迷迷糊糊的还在床上睡觉,张凯已经走人了。正睡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居然是小妮子苏朵打来的。

  “喂,你怎么还不来军训,教官都快发火了。”小妮子甜甜的说。

  “啊?你说什么?”

  “我说军训都开始了,你们寝室的人怎么还不来呢?”

  一听这话,我才醒悟过来,原来苏朵和我一个班,估计点名的时候听到了我名字,所以才打电话叫我。

  我赶紧喊赵宇起床,那龟儿子迷迷糊糊的说:“不去。”

  无奈,我只好一个人去操场。我之所以过去,不是因为我害怕教官,而是我不想刚进大学就闹出事情来。

  衣衫不整的我还没走进队伍,就给教官呵斥住了,那砸碎喊我站着,问我怎么不穿好训练服。

  呵呵,穿,我穿那疮!

  我有时间穿么?

  那家伙喋喋不休的骂我,普通话都说不端正,我惹急了,甩头就想走人。无奈,被苏朵给拉住了。

  苏朵劝慰我,说:“你别这样,不搭理他就是了。”

  这么简单的一句,顿时把我燥热轻狂的内心抚平了,我就站在角落,看着他们训练。训练中间,那个叫唐朝的家伙来了,是来个苏朵送水的。

  那家伙很是殷勤,搞的班里人都以为他是苏朵的男朋友。看着这节奏,我内心莫名有些难受,为啥难受,我也说不清楚。

  下午军训赵宇总算来了,这小子拉风的很,根部不管我给他说的要穿制服,他就穿着短裤,搭配背心,大摇大摆的走进去。

  这一进去,引得女生侧目,同时被教官训斥了一顿。但赵宇根本没有在意这些,很是轻松的应对。

  晚上我问他为啥会这样,依照他的性格,应该暴躁起来啊。赵宇慢慢解释起来,说着:“一个人要想在群体里面不被埋没,只有两种法子。一是做出格的事情,这样立马被人记住;二是永远规规矩矩,一直不犯错,这样照样被人记住,只不过需要的时间很长。我今天就是故意的,这样一来,班里那个女生不认识我。”

  这叼毛还真有一套啊,怪不得丫回来就跟我们讲,说弄到了班里一美女的电话,就准备下手了。

  大家正说着闹着,寝室里突然进来几个人,脸上毫无表情,进来就问了句:“你们是不是大一的?”

  “是啊,怎么了?”我说着,看的出来,这几个叼毛应该是老生了。

  “你们寝室是不是住了个长个很黑的同学?”高个子问着,口气相当的叼。

  怎么?他们是来找张凯的吗?难不成张凯得罪人了?

  看样子,这几个人是想找张凯麻烦,我很是机灵,马上拿出烟,给他们分发,边发就边问到底什么事情。

  最新)i章t3节上E+酷◇匠网9D

  高个子叼着烟,吊吊的说:“也没什么事,等会他回来了,叫他来下115。”

  115?这是一楼的寝室啊,之前听人说了的,一楼住的都是些体育生,还是大二、大三的。

  “哦,那好的,师兄慢走哈。”我笑着说。

  几个人招摇着就走了下楼去,他们刚走出门,赵宇就跟班里的妹子吹起牛来,打着电话,很是暧昧。

  这小子确实厉害,就下去用了那一招,女生们基本都认识了他。而我呢,我一个人睡在床上,拿着手机,不晓得给谁说话。

  要以前,我会每天晚上下了晚自习,跟余佳佳那贱货聊到一两点,暧昧的不得了。但现在,我找谁暧昧去?

  淡淡的月关透过窗子撒在我的脸上,屋里黑黢黢的,十八岁的我莫名感到一丝丝孤寂。这种孤寂,是单身男孩都用的。

  赵宇打完电话,我就问他是谁,他说是班里一美女,叫王珂来着。他跟我扯淡起来,问我目标瞄准了哪个,叫我快点下手,还说出了最经典的一句——防火防盗防师兄。

  哎呀!说真的,我还真不晓得找哪个,班里妹子也不是很熟悉,除了苏朵我基本没和其他人交流过,都看不上眼。

  一直等到十一点半,张凯才回来,拿着一桶方便面,正在吃。问他去干啥了,他说在练琴。

  这家伙就知道弹琴,真是要成学霸的节奏。不过我知道,在大学里学霸没用,最主要的还是和辅导员搞好关系,搞好了关系,什么奖学金、助学金、当班长,这些都会很容易得到。而这些东西,高三毕业的时候班主任都会讲,这就是社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