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母亲把我送到车站,车子缓缓的使出站台,她老人家在后面追着,不停的喊着:“天娃子,去了一定要好好念书,要和同学搞好关系,要努力啊。”

  母亲挥舞的枯黄的手臂,羸弱的身子在夏日的晨曦中,显得无比的苍老,她如同一颗枯木,似乎不久就要死去。

  我离开家门多次,但唯独这一次,我流泪了。我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在大学里混出名堂来,要回报父母。

  怀揣着激动的心情,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我的眼里充满了希望,那是十八岁少年最阳光的一天。

  从南湖车站出来,我就准备着打的士去学校,一看,车站外面居然有负责接送新生的。我走了过去,只见一个身材丰满,不胖不瘦的女孩拿着绵师的牌子站在那里,她穿的很火辣,但不是风/骚,样子长的也不错,一看就是那种有故事的女同学。

  “学姐,我是南城市来的新生,你是绵阳师院的吗?”我笑着说,摘下了堕姐送我的墨镜。

  伴随着我摘下墨镜这一举动,周围几个屌丝女不由得发出感叹,说着好帅啊!其实我也不算特别帅吧,只是我有自信,有微笑,这样的状态下,给人的感觉很棒。

  最2新!f章#节上酷¤匠v网i!

  “是啊。”说着,她就帮我拿行李,叫我先等着,一会坐校车回去。

  学姐回眸一笑,一脸的香汗,问着:“你找我有事儿吗?”

  我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扯出纸巾递给她,说:“先擦擦汗吧。”这样一个简单的举动,在女孩子看来,确实非常的礼貌,女生就喜欢这样的男孩子。当然我并不是说想追求她。

  她结果纸巾,擦着汗水,说:“你是绵阳师院新人么?”说着她像是领导一样,叫旁边几个学生会的帮新人提箱子,俨然就是一个女强人。

  “是的,是的。我想问下我们多久能去学校,好热啊。”顺手,我就帮她拿着包,继续说:“学姐,你们是不是学生会的?”

  “校车马上就过来,接新生的当然是学生会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系的。”

  就这样,我和这丰满的学姐闲聊起来。她叫林冉冉,今年读大二,是校学生会外联部的部长,人很是精明,有组织领导能力。

  我说自己是音乐系的,她顿时就热情起来了,说自己特别喜欢钢琴,问我会不会弹钢琴。这一下把我难住了。原本这是和她搞好关系的桥梁,只是我高中最恶心的就是钢琴,出了《两只老虎》其他的我基本弹不了,整天玩吉他去了。

  “会啊,当然会。”我激动的说,也没管,先和她做朋友才是关键。

  “真的啊,那我有空来找你学琴,你电话多少,我存下。”学姐林冉冉甜甜的说。

  就这样,在我的聪明和机智下,轻松弄到了学姐的电话、微信、QQ什么的,而她对我影响也很好,还给我透露,说十月分会有学生会的选拔,叫我可以准备了,以便后面参加。

  这就是交际能力,交际能力强了,你得到的机会就会更多,认识的人也会更多,从而会为自己建立一个圈子。而读大学,正是需要锻炼这些东西,不是傻里吧唧的挑灯夜读,是要你通过四年的时间,去适应社会。

  一旁的几个屌丝学姐见我和林冉冉聊的开心,就开玩笑,说着:“冉冉,你可是有故事的女同学哦,怎么看见帅哥就乱来呢。”

  我擦!有故事的女同学,说的好JB洋气,这故事到底是啥意思呢?不用说,我懂,意思就是林冉冉有男朋友。

  “去,你们几个脑子里整天想的什么啊。”林冉冉里弄着头发说。“快点儿快点儿,校车来了,大家排好队,不要拥挤,上车了啊。”

  一大波傻吊学生如同恶狗一样的往里面挤着,而我却不为所动,我提着箱子,就站在林冉冉旁边,显得异常冷静。我之所以和那些屌丝学生不同,那是因为我知道什么叫风度,特别是在女生面前,这点很重要,别像恶了的狗一样,去抢屎吃。

  最后,我和林冉冉她们上车了。带着墨镜,车上的屌丝新生侧目看着我,居然管我叫师兄,以为我和林冉冉他们一样,是学生会的老大哥。

  这把我搞的轻飘飘的,感觉很成功,很舒服。有几个新生主动给我让座,我没有坐,就陪着林冉冉她们一起站着。

  然而,车子上的人太多,加上大家都带了行李,空间十分的狭小。我就站在林冉冉后面,她那柔软的香臀就正对着我的4K47,我低头看着,口水差点没流出来,真的太让人激动了。

  一路上,林冉冉都在和我聊天,她问我钢琴方面的知识,我则是向她打听学校的情况,问她要怎样才能进学生会,怎么才能入党什么的。

  她人很不错,一一给我解答,让我到时候不至于成那种无头苍蝇。

  正了着,车子猛的一个急刹,随着惯性,我向前顶了一下,而这一下,别提有多舒服了。真的好爽,我热血上涌,不停的提醒自己不要石更,不要石更。我担心怕林冉冉发现自己,就后撤了两步。

  我能石更,不是因为我起了色心,而是一个正常男孩子的生理反映。要是遇到这样的情况,不石更,那绝对是搞基的。

  ”对了袁少天,你看我手这么小,我能弹琴吗?”说着,她就摊开手,拿给我看。这可好,车子一摇,一个踉跄,直接扑到在我怀抱中。

  “啊!”她扑了过来,要不是我当着,估计会摔的很惨。而我呢,情急之下,正好抓着她最柔软的地方。

  羞涩,羞涩,她是无比的羞辱,脸蛋儿一下就红润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她弄了弄自己的衣服。

  好在没发现我身体的变化,要不然.....我正看着她的手指,故意装的很叼,说她手能弹琴,可把他高兴的。其实每个人的手都能弹琴,乐器这玩意儿主要是练习。

  正聊着,一个电话打来,她说着:“你是不是到学校了?我在校车上,一会你来接我。”

  言语间,不难听出,应该是她男朋友。好像这男朋友不给力,说了什么操蛋的话,林冉冉嘟哝着小嘴,说:“哼,什么人啊你,就知道打麻将。”

  看着她那样儿,让我好生羡慕,只是觉得这男朋友太操蛋了,这样一个女强人在丫面前变的无比温顺,他居然不知道珍惜。要是我绝对每天都和她过春节—炮声隆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领风骚说:

  感谢贴吧来的朋友,没登录的用扣扣登录追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