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脑海里闪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要花钱,毕竟是穷人家庭的孩子。

  “这要花很多钱吧?嫂子。”

  “这个你不用担心,钱不是问题,关系到位了,钱不钱都无所谓。和钱比起来,你阳哥更重要,我这些年一直想办法,但是都失败了。”

  这说的确实正确,天朝社会,靠的就是关系,有了关系,啥都好办。我傻不拉唧的哦了一声,嫂子叫我考虑下,问我去哪个学校,说不行叫苏朵带我去几个高校转转。

  我一时间也犹豫不定,正好苏朵回来了,领着我就开车在绵阳转悠起来。城市很干净,地震后检修的相当不错。

  苏朵首先带我去了西科大,说里面也有音乐系,不过和绵阳师范比起来差了点。我看了下,学校还行,只是我觉得这是工科大学,里面全是一帮鲁管男,妹子都不好炮。

  于是我叫她带我去师院看看,师范学院嘛,以后毕业了至少可以当老师,同时我父母也比较喜欢正当行业。更重要的是读师范的基本都是女孩子,到时进去把妹,怎么不好呢?

  C3最;新=章节上酷48匠。网j4

  师院在音乐系坐落在郊区山上,校园环境还算不错,主要是树木丛生,后面还有个森林公园,适合谈恋爱打野战。

  苏朵很是娇气的说:“你不是不读大学吗,现在怎么又想了?对了,我姐姐跟你说什么了,还把我支走?”

  我微微一笑,开玩笑说:“不是说了的嘛,我流浪都要跟着你。嫂子没和我说什么,就问我阳哥在监狱里的情况。”

  “去你的,我才不和你这种就知道打架斗殴的人做同学,可别跟着我流浪。要你这样读大学还打架,结局迟早跟我哥一样。”

  三句话不离打架,我他们不就打了一次吗,留给她的影响就这么不好。再说了,大学又不是高中,学生心智都很成熟,怎么可能天天大家嘛。

  “呵呵,这个你可做不了住,我去哪里读书不用你批准。”

  漫步在校园里,夏日微醺的青阳散落在小妮子苏朵的脸蛋上,她是那样的白净,那样的青春。

  校园里偶尔会有三三两两的情侣牵手走过,亲密的程度比高中生尺度大的多,这完就是成人的世界。最关键的是,教学楼外面居然挂了个自动售套机,可想而知,能在这里读书,找一个妹子,该有多爽。

  看着那些小情侣,我感觉自己人生好操蛋,不过没关系,我个自己树立了一个目标,那就是如果我真的能上大学,那我第一学期必须告别处子之身,要做真正的男子汉。

  从师院出来,我没有跟苏朵一起回去,而是坐着公交车,去看了下老鬼的场子。场子在汉龙桥旁边,叫“啦啦啦”酒吧(真名不能说,绵阳的读者应该知道是哪个夜场了)。

  这场子外观看上去就很叼,门口站着两个穿黑衬衣,戴墨镜的男人,个头高高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当时也傻啊,直接就往里面走,想进去打探虚实。还没进去,就给拦下来了,。

  我当时慌了,难不成我的身份已经被发现了?我靠!

  “嘿,兄弟,酒吧白天不营业,你找谁?”

  原来是这样,我怎么就搞忘了呢。我连忙说走错地方了,然后装着傻不拉唧的样子,离开了。

  这就是我第一次和老鬼的人接触,虽然没有出什么大的意外,但还是让我感觉到相当的危险。不过这算不得什么,欧阳对我有恩情,我不能不报,再说了,我牢房都呆过,我怕毛啊?

  为了防止被老鬼的人认出来,嫂子没让我在她家里呆,而是叫我先回南城市,把一些档案资料发给她,帮尽快帮我搞定上学的事情。

  见我几天没有搭理,余佳佳那贱人就不停给我发短信,问我在哪里,还给我打电话,不过我都没有回复她。

  回到家,父亲臭骂我一顿,说我球事不做,正要就知道在外面瞎混,问我去哪里了。我没有反驳叛逆,而是说我要上学,要上大学。

  父亲听了愕然,问着:“要读书?那还不复习,准备明年高考。”

  “不是,我想今年就读大学,我在网上查了,我这情况可以读书,有些学校要招,所以我这几天都要忙,要重新找学校弄档案。”

  我只能这样说,总不能告诉他我在监狱里遇到了一个社会头子,读大学就是为了混社会。

  “啥?你说啥?”父亲不信。

  “真的,你给我拿点钱,我这明天要去教育局提档案,要送红包。”

  一听这话,父亲有些不乐意了,说我在乱搞,叫我别浪费钱。不过善良的母亲却很支持我,她说只要天娃子想读书,该拿钱就拿钱。

  就这样,我包好了红包,让堕姐陪着,就去到教育局。我按照嫂子教的东西,一步一步的和那些人交涉,好不容易终于把自己的档案取了出来。

  档案拿出来后就必须修改,好在有堕姐在,她在南城市社会关系比我广,花了点小钱,轻松帮我搞定了。

  随即,我把档案送到了绵阳,嫂子开始给我运作了。

  说实话,我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一天一天的等着,父母一天一天的问着,搞的我整个人都烦闷了。

  有时候在想,我自己的人生怎么就这么悲催呢?

  而就在这段时间,余佳佳居然上门来找我,那厚颜无耻的样子,让我作呕。我没有卵她,让母亲告诉她我去广州打工了。

  她听后故作吃惊,还给我QQ留言,说既然我都去了外地,那我和她就彻底算了。

  我看了,差点没笑出来。这显然是杨晨说的话,杨晨想着我人不在南城市,打我也没办法,只能作罢,但是丫等着我回来,回来必然还要收拾我。所以叫余佳佳在后面补了一句,提醒我过年记得回来参加高中同学会。

  参加,我一定要参加,只不过到时我会狠狠的羞辱丫,我要用半年的时间颠覆自己的人生,要来一场轰轰烈烈的逆袭。

  就这样,接连在家里呆了一周,人都快闷死了,一直等着嫂子那边的回信。八月底,我的录取通知书终于来了。

  拿着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紧绷的心彻底的释然了,一家人都没有想到这个操蛋的夏天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领风骚说:

  麻烦大家用qq或者贴吧账号登陆,点击右上角的追书和封面下的撸撸

  风骚努力给大家呈现一个精彩的故事,我qq是1551341663没事可以找我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