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在意这事儿,走进厕所,打通了嫂子的电话,说着:“嫂子,我是少天。”

  “哦,就是你啊,不好意思,我这两天单位有事儿,在外面出差。”言语间很是随和,一点都不像和老大的马子。

  “没事儿,没事儿。我就想问下,你多久回来,我准备来绵阳找你,毕竟是阳哥把我弄出来的,我想做点事情。”

  “后天,后天你来绵阳就行。”突然,语气转变了,变的很是强硬爽朗,说着:“记住了,你的事情,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好了,我要忙,回来给你打电话。”

  吧唧,电话挂断了。

  我刚走出厕所,唐朝那龟儿子拿着手机正好进来,嘀嘀咕咕说着什么。撞见我,他笑了笑,也没说啥。

  出去后,苏朵拿着唐朝的素描在看,眼神里充满着膜拜。我走过去,她就问我嫂子说了什么,我随便扯了两句,也没多聊什么。

  整个下午都是他和唐朝的闲谈,聊的都是关于大学生活。唐朝在绵阳师范读大一,苏朵不停问着学校的情况,唐朝很是慷慨的说到时苏朵去了,一切找他就行。诸如什么进学生会,搞社团之类的玩意儿。

  他们的闲谈让我本消退了对大学的兴趣,又浓烈起来。说真的,我很想去大学,我想到了大学,应该会在寝室遇到一帮兄弟,赢了一起狂,输了一起扛。

  “对了,袁少天,你不也今年毕业么,怎么不读大学呢?”唐朝问了句。

  “读书有鸡吧用啊,没意思。”我很是不削的说。

  整个下午都显得极为无聊,直到他们两人聊完,我才回家。走在空旷的大街上,心里空空的,找不到方向和目标,这种空让我觉得奇怪,像是丢失了什么一样。

  或许是信仰丢失,或许是梦想丢失,或许是感情的寄托丢失。

  回到家里,堕姐居然帮着我母亲在打扫卫生,搞的像个家庭主妇一样。我回去后,跟她讲说余佳佳找我和好,堕姐听了当场就否定,说着:“这种女人你还想要?”突然发现我母亲就在后面,堕姐马上转换了语气。

  “哟呵呵,袁少天我们来帮我拖地。”

  边拖地,我就给堕姐分析情况,说余佳佳肯定是设局。堕姐听了点点头,说这个极有可能,问我打算怎么处理。

  处理,我现在还真没法处理,目前只身一人。堕姐问要不要她帮忙,不行她找道上的人摆平就是了。

  我断然回绝,说自己的事情自己弄,不麻烦她。

  傍晚的夕阳打在我脸上,我一个人蹲坐在窗台,看着落霞与孤鹜齐飞,不由得很是伤感。虽然走出了监狱,但仍旧无法展翅高飞。我突然觉得好孤单,好想有一群真正的朋友,和我一起战斗,一起笑,一起闹。

  哎呀!叹息一声,烟抽两根。

  父亲下班回来了,回来就跟我聊,问我以后怎么打算,是继续复读,还是说就出去打工。事情说的很是严肃,要我马上选择,说我整天呆在家里也不是办法。

  复读,不可能,我受不了高中那傻吊的生活,整天就读书,读就鸡吧蛋子啊;打工,那不是我的梦想,作为90后,整天呆在工厂里重复着机械的劳动,我想着就要疯。

  我半天不说话,爸爸惹火了,拍着桌子嚷着说:“你到底要做啥,说话啊。”

  “我不晓得,你闹个锤子啊。”我顶了起来,内心却是无比的懊悔,这和所有叛逆青年一样,明明知道不对,却还是要做。

  母亲在一旁劝导着爸爸,叫爸爸莫生气,说我还小。

  “小?他十八岁了,过去十八岁都当爹了。哎呀,他就是给你惯坏的。”

  我无语了,又扯这些没用的,最后我只好走进卧室,蒙头大睡。很颓废,相当的颓废,接连睡了梁天,脸上全是油腻,这状态,我从未有过。

  第三天中午,我正在拉屎,嫂子突然打来电话,跟我说自己已经回绵阳了,叫我空了就过去。

  我二话不说,裤子一提,坐上了去往绵阳的大巴。

  接我的还是小妮子苏朵,她今天打扮的很是淑女,俏皮可爱。我问她最近都在干啥,她说基本没做什么,就跟着唐朝那叼毛摄影什么的。

  又是唐朝,不提唐朝会死啊。

  我是在小岛花园里见到嫂子的,她约莫二十七八岁,穿着很是时髦,身材姣好,嘴角还长着一颗小痣,无比的性感。

  闲谈中,她把苏朵支走了,家里就我们两人,墙上还放着她和欧阳的结婚照。了解我的情况后,嫂子只问了一句,说:“你自己想好,欧阳让你出来是因为看的起你,你如果真要帮他,出了事情后果相当严重。”

  “嫂子,我袁少天年龄虽然不大,但是知恩图报我还是懂,特别是我敬重阳哥。帮他,我一定要帮他。”

  我的态度说服了她,只是她迟疑起来,问我现在是做什么工作。

  m酷2:匠H网永6久X☆免费y.看小m说:,

  工作,我工作个鸡吧啊。说明情况后,嫂子淡淡的说:“想要混进老鬼的圈子,就要做到隐秘,要让他百分之百的信任你,所以你必须读大学,就在绵阳读。”

  读大学,我也想啊,但这现实吗?

  我完全搞不懂了,就给嫂子说明了自己的情况,说我现在档案出了问题,估计没那个学校干要我。然后我又问他,为啥要读大学,不能直接在绵阳上班,混进老鬼的圈子么?

  “这个你就不懂了,老鬼是混社会的,他经历的事情多的很,防备意识很强。他在绵阳开了几个夜场,你想混进去,只能就得去这些地方找机会接近他。但是光接近了没用,他会考察你底子的,而作为大学生,是最不容易被怀疑的。”

  听了这番话,我突然觉得自己好稚嫩啊,社会经验确实不足。同时感到很苦难,也很危险,想想看,整天混在酒吧夜场里的都是什么人,而一旦我进入圈子,面对的就是刀光剑影。

  “但是我现在上不了大学啊,我档案有问题。”

  “这个我帮你想办法,如果去那种职业学校,很容易,但是去正规的学校,比如西科大、师院,这些要找人帮忙。”嫂子抽了口烟,显得很是妖娆,继续说:“你想去哪个大学,我帮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领风骚说:

  麻烦大家用qq或者贴吧账号登陆,点击右上角的追书和封面下的撸撸,让书冲上榜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