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外面的哭闹声,小妮子苏朵一瘸一拐的就出来了,在门口傻傻的看着我,很是吃惊。堕姐是很会处理问题的人,不想让我丢面子,马上笑着说:“叔叔阿姨,你们别这样,今天是个好日子啊,少天都出来了,就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大家不要搞的这么悲伤嘛。”

  父亲叹息了一声,堕姐扶着我,继续讲:“少天,起来撒。一会给陪叔叔喝两杯,就当赔罪嘛。”

  不得不说堕姐的交际能力真的很强,这这种能力,正是我要学的。人活在社会上,靠的是关系,关系中,最重要的就是交际能力。

  堕姐发现了苏朵,笑着就问是谁,开玩笑说我找了女朋友。苏朵羞羞的,忙叫我叔叔阿姨,我最后介绍了下,说苏朵是我一高中同学。

  母亲弄了一桌子的菜,摆上了酒,一家人吃着喝着,母亲不停的夸赞堕姐,说她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贴心。

  苏朵话不多,悄悄的跟我讲,说我刚才那一幕太感人了。我就笑笑,内心的感觉只有自己才知道,这不是感人,是忏悔。

  正吃着聊着,苏朵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唐朝,怎么是你啊。”苏朵有些惊喜的说。

  她笑着聊着,言语间,好像对这个叫唐成的家伙很是在意。挂断电话,苏朵就说一会要去见一朋友,说就不陪我们吃饭了。

  见她脚一瘸一拐的,开车又没法,在南城市又不熟悉路,善良的母亲就叫我陪她一起去。

  没办法,我只好陪着,拉着她的手儿就往楼下走。边走,她就边跟我聊起了这个叫唐成的人,说是自己在东辰中学的一个师兄,把这家伙夸的很牛逼。

  我们打车到了西山下面的咖啡馆,走进去,只见一个烫着卷发,搞的像韩国棒子一样的男生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他的很是规矩。

  “师兄,居然能在南城市遇到你,太巧了,哈哈。”文静的苏朵变的活跃起来。女孩子活跃,不为别的,就是欣赏对方。

  “我过来写生,瞎打电话,没想到遇到你也在。”一看,这家伙确实拿着一个画夹,上面画着几根叼毛一样的青草。“这不会是你男朋友吧,好有个性,这发型儿?”

  酷9匠C!网LU正?版《M首发UP

  听着唐朝的话,我怎么感觉不爽呢,像是话里带刺一样。虽然我个苏朵没啥关系,不过看的出来,这家伙应该喜欢苏朵。

  “开什么玩笑啊,他跟我没关系。”苏朵突然觉得说错了话,迟疑片刻。“嗯,是我一朋友,叫袁少天,流浪歌手。”

  听着她的介绍,我有些无语,居然说跟我没关系。同样是男生,待遇却不一样。

  莫名,我有些失落,为什么失落,连我自己都不晓得。只是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纯真的爱吧。

  闲聊着,我手机突然来了条短信,一看居然是余佳佳那婊子发来的。

  她居然说要和我和我,说自己错了。

  和好?有着必要吗?

  看着这行文字,想着余佳佳这贱货跟杨晨啪啪啪的场景,我气的不得了。见我没有回复,余佳佳又补上了一句,说自己现在看透了杨晨,总算明白我才是最好的。

  哈哈哈!

  我快无语了,这贱货,上次不也说看透了我吗,现在又看透了杨晨,丫到底想闹什么?难不成杨晨那细小短满足不了她的欲望,这番是来找我送的么?

  只是这样的,又有什么意思的?

  粪池里被蛆虫啃噬过的黑木耳,洗的再干净,本质上也是臭的。

  我本想马上回绝余佳佳,但突然觉得这样太便宜了她。我为啥不找到她呢?我今天的地步,全是拜她所赐,我有羞辱她,狠狠的羞辱。

  不由得,我脑海中就有了一个注意,那就是给她拍摄一组艳照,然后爆到贴吧里面,让丫成为万人辱骂的狗屎。

  于是我果断回复她,说:“行啊,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吧。”

  “你现在有时间吗?我很想见你,我就在南艺外面的水吧。”

  她显得很是急切,这让我不免怀疑起来了。这婆娘显然不是发骚,很可能是给我设局,这局还是杨晨设的,故意用余佳佳引我出洞,逮着我,估计想知道我出狱背后的保护伞,以此为证据,来打击我。

  想到这里,我就和余佳佳那婊子周旋起来。见我不停的玩着手机,苏朵说着:“哎呀,别玩手机了,大家一起聊天吧,说说你以后的打算,准备去哪里流浪。”

  去哪里流浪?这话听起来好悲观啊,而我现在的生活,不正如同流浪吗?未来没有着落,大学不能上了,我何去何从。

  “去绵阳,跟着你。”我随口一句,也没经过脑子。

  听我这么一说,那唐朝马上就接话了,很是郑重的说绵阳城市小,不适合流浪歌手。丫还劝我去北京,说自己有几个朋友在北京,我要去可以帮我介绍认识。

  这家伙嘴上说的正派,其实听的出来,丫不怎么喜欢我,像是很看不起人一样。

  “北漂,呵呵。指定以后真能成歌手呢。”苏朵喝着咖啡说。

  “不,我就去绵阳。认定了的。”我故意气唐朝那家伙。

  本以为这小子会顶我,没想到丫很是平和的说去绵阳也可以,到时介绍几个酒吧给我唱歌,说自己认识的人多。

  我没有理会,想着余佳佳这边的事情,不由得担心起自己来。我现在呆在南城市很危险,杨晨那砸碎肯定会找我的,到时肯定很麻烦。

  正好现在出来了,欧阳的事情等着我去做,我马上就问苏朵要欧阳老婆的电话。苏朵把号码念给了我,我正准备打呢,唐朝突然问着,说:“这不是曦月姐的号么?”

  “啊?”苏朵有些惊讶。“你咋认识我姐呢?”

  “她是你姐姐啊?不会吧。”

  一番解释后,唐朝才说出了原因,说他之前在绵阳做广告,嫂子是负责招聘的,给她联系过,所以他记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领风骚说:

  麻烦大家用qq或者贴吧账号登陆,点击右上角的追书和封面下的撸撸,撸撸和签到每天都可以点。谢谢大家的支持,风骚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