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是什么节奏?叫我过去一下,她可是在洗澡啊!是光着身子的哦。难不成她真的是想我过去和她啪啪啪,这也太直接了吧,不像是她的性格啊。

  不由得,我内心一阵激动,想着要真这样,那我袁少天可爽了。于是我走了过去,问着:“你怎么了?”

  “我......我......”她难受的说着,那声音听的我幻想起来。

  “你到底怎么了嘛?”

  说着,我就开了下门,嘎吱一声。好在门是反锁了的,不然就直接进去了。

  “别进来.....别进来。”苏朵又喊了起来。

  一会要我进去,一会又要我不进去,这到底是什么节奏?女神的世界屌丝真的捉摸不透啊。

  “你到底怎么了?”

  “我,我脚扭到了,好疼啊。”苏朵难受的说。

  居然是这节奏,我还以为她是想找我啪啪啪。不过这才对,如果苏朵真的是那种放荡的女孩,那太让我失望了。

  “那怎么办?要不你先把衣服穿上,我扶你出来。”

  “嗯嗯,但是你千万别进来。”小妮子吓的要死。

  听着她的声音,我真想笑,这样的女孩子确实不错。我等待着她出来,叼着烟,看着墙上一家人的合影,唏嘘不已。

  很快,苏朵就擦拭好自己的身体,开门要出来了。她湿漉漉的头发,全身散发着淡淡的幽香,穿着格子裙子,显得无比的娇媚。

  我瞟眼看着她半露的香肩,是那样的白嫩,如同出水芙蓉一般。

  “你扶我一下吧。”苏朵吃力的说。

  我傻不拉唧的走上前去,轻轻的扶起她,她的玉手就搭在我的肩膀上,这感觉如同夫妻双双把家还。

  我把她扶到了床上,看着她那难受的样子,有些心疼呢。不过我提醒自己,对女人不能这样,我以前对余佳佳就是百依百顺的,结果呢?

  我叫她别乱动,我去给她拿跌打药,她乖乖的坐在那里,就像幼儿园里的小公主一样,可爱的要死。

  拿着跌打药,我递给她,叫她自己擦。结果她手够不到,一弯腰脚就会疼,无奈,只好叫我帮她插!

  拿着她那玉足,我心都在跳,真的太棒了。我把精油弄在自己的手上,就擦了上去。可能是自己太紧张了,用力过猛,苏朵疼的叫了起来。

  “啊!疼啊。”伴随着这一声,她一把抓着我的脖子,差点没和我吻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憨憨的说着。

  “没事儿,你轻点嘛。”苏朵有些害怕,脚都在往后面缩着。这节奏,不由得让我联想起岛国爱情片里的桥段,当然,我不是那种色/狼,我有自己的节操和人格。

  我轻揉揉的擦着她的脚丫子,小妮子紧紧的皱着眉头,还是有些疼痛,不过比之前好多了。

  偶尔她会发出几声轻轻的喘息,声音听的我啊。哎呀,不想说.....“今天可算是倒霉大了,早知道就不该来南城市的。”

  “呵呵,我的错,我的错。”我赔礼着。

  她见我墙上贴着约翰列侬的海报,就问我是不是喜欢音乐。我说是,说自己高中就学音乐专业的,热爱摇滚乐。

  就这这个话题,她和我聊了起来,这小妮子也喜欢音乐,只不过偏爱那种乡村民谣。还好我经常听,和她聊的还算投机吧。

  只是聊到大学的问题上,我沉默了。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读大学,不过说真的,没有那个高中生不想念大学的,至少你在大学混见识也要广一点。

  “读大学多没意思啊,我理想是做一个流浪歌手。”我笑着说,其实内心是虚的。

  “看不出来嘛,你还有这气质。”

  “什么意思?难道我不行啊?”

  “你整天打架,一点都不像。”

  她再一次的否定了我,让我很是郁闷。打架,难道打架的人就全是没出息的吗?李嘉诚当年也打架,人家现在还不是成就了大业。

  正说着,门咣咣的敲了起来,外面喊着:“天娃子,天娃子。”

  是母亲,是母亲回来了。

  U看正F版au章☆节5上酷D匠_F网ma

  “妈啊!”我激动的站了起来,冲了出去,如同离别祖国的游子。

  门开来,母亲紧紧的拥抱着我,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父亲站在外面,表情严肃,他的额头上又多了几根皱纹。

  “天娃子,你给妈说,你是不是从监狱里面跑出来的?”母亲还是不信。

  “少天,到底咋回事?”堕姐苏灿问着。

  我让他们坐下,然后把监狱里的文件拿出来给父母看了,这番他们才相信我不是越狱出来的。

  但是所有的人都诧异我怎么能这么快出狱,特别是堕姐苏灿,她说自己找了很多路子,都不能救我,问我到底如何做到的。

  我没有说出实情,只是说自己在监狱里立了一等功,所以提前释放。堕姐听后愕然了,问着:“扯淡吧。”

  “不开玩笑,真的是这样,不信你可以看文件上写着的呢。”

  文件上确实是这么写的,事实上根本没这回事,这一切都是欧阳安排好了的。母亲听后终于笑了,那笑容如同绽放在悬崖上的秋菊,无比的温暖。

  看着她,我眼泪刷的流下来,再也抑制不住了。

  “娃儿,莫哭,莫哭。只要自己好好做什么,我们当父母的砸锅卖铁都支持你。你如果还想读书,我们就让你读。”

  父母的话是最温暖人心的,听的我好生惭愧啊。读书,我现在怎么读?读个锤子啊,如果不是杨晨,我现在也有该准备去川音了吧,但这一切都成了泡影。

  “妈、老汉(老爸),读书这个后面再说吧,我让你们受罪了,我该死。”我普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这是一个儿子对母亲最大的惭愧。

  “天娃子,起来。”母亲就要过来扶我。

  ”让他跪着,他就该这样,不懂事,把我们的脸都丢尽了。”严肃的父亲呵斥着,但我知道,他是为我好,并不是刻意伤害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领风骚说:

  大家雄起哦一天三更啊!